第七十章 巅峰对决

第七十章巅峰对决

按照gin的要求,我来到了三层的后门,就是我原来的那个冷兵器投掷训练场,自从我单独出任务以来就很少在来这里了,如今再次进入这里。我的目的就是要和gin好好的算上一笔账,让他知道什么人可以惹,什么人不能惹!

迈步走出电梯,我的心就提了起来,全身的注意力都百分百的集中,谁知到gin会不会在电梯一开门的时候就放冷枪。转过两个箱子,我看到了gin正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嘴里咬着一根雪茄,即使有黑色的礼帽的遮挡,也遮挡不住gin那狰狞的脸。

“,没想到你真的有胆子过来这里。”见到我的到来,gin的脸更加的狰狞了。

“哼。难得你要给我做个死的教学,我怎会不来。”我邪邪的一笑,双臂微微弯曲,全身肌肉紧绷做好了在第一时间拔枪的准备。

“哼哼,算你有胆识!不过。我真的很奇怪。”gin带着一抹阴冷的笑容道。“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那么有胆子对我动手。”

“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你动了你不该动的人!”

“不该动的人?sherry?”gin的表情变得有些扭曲。“那个女人跟你又有什么关系?我动了又怎样!”

“哼。想要对我的女人动手动脚。gin,你还不够格!”

“你的女人!?”gin的眼中闪过一丝戾气。“你是sherry是你的女人?”

“哈哈。gin。看来你真的是孤陋寡闻了。”我见到gin那的样子,豪气的笑道。“没错。在几年前她就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所以,gin。你要为你今的行为付出代价!”

“哼。有意思。看来我出国这几年你在这个基地混的很好嘛。倒是我看走眼了,没想到在这个所有成员都如木偶般的基地中,你竟然能够跟一个女人走的那么近还没有被发现。哼哼。但是这都没有用!”gin的笑容变得阴冷起来。

“不论她是不是你的女人,现在她都已经被我看上了,以后她就是我的!”gin的表情变得狰狞无比。

“啧啧啧。。我gin啊,按照年龄来,今年你已经应该三十多岁了吧?”我带着嘲讽的笑道。“哼,老牛吃嫩草,你也不怕崩了牙!”

“哈哈哈。你这个鬼还真是牙尖嘴利!”gin狂妄的笑着。“我过,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管。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放弃那个女人给我磕头道歉。要么我会让你永远躺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着。gin释放了自己的杀气,整个训练场都仿佛因为gin那冰冷的杀气而挂上了一层冰霜。

“哼。”我不屑的冷哼一声。“少在那里吹破牛皮了。既然如此我只能选择我自己开辟的第三条路。干掉你!永绝后患!”话语结束。我自身的杀气混合着强大的气势喷涌而出。

没有在多余的话,我从项链中掏出了一枚烟雾弹,狠狠的甩向了gin,而gin也是反映极快。同样的掏出了一枚烟雾弹。两枚烟雾弹在空中碰撞,掉在了场地中央。

砰!!!

伴随着烟雾的喷出,两把不同的枪,两颗不同的子弹在同一时间喷出了枪膛。一左一右。我和gin同时跳开。两个金牌之间的巅峰对决。从这一刻起拉开了序幕!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砰!!!

伴随着同时开出的第二声枪响。我和gin的风衣都被子弹打穿了一个口子。如果放眼在五年前。我可能现在已经死在了gin的枪下,但是五年后,十七岁的我已经是一个黄金的时期。再加上前世那十多年的经验。活过两世的我现在的能力相比gin只高不低。

看了看风衣末赌弹孔我微微皱了皱眉。第一时间的攻击已经结束了,在烟雾弹的烟雾散开之前,我和gin都没有办法确定对方的位置。但是我有一点比gin厉害。就是听声术。经过几年的磨练,我的听声术已经可以做到虚拟化的地步,调整了一下呼吸。我闭上了眼睛。将听声术放大到了极致。脑海郑一个3d网格状的立体影像慢慢的浮现了出来。在这个影像中,我蹲在靠门的箱子后,而gin的大概位置在我右上45度角最远处的箱子后。虽然很微弱,同时还有着烟雾弹那嘶嘶的烟雾喷射声。但是我依旧能够感受到,gin那因为精神集中而加速不已的心跳。在感受到位置后。紧闭的双眼猛然睁开。向右边一个箭步,避开了箱子的死角。冲着gin所在的位置连开三枪。第一枪直奔gin的心脏。另外两枪一左一右两个方向的预牛不论gin往哪个方向闪躲。子弹都会命中他的心脏!以沙鹰子弹的穿透力,就算隔着箱子都不能有丝毫的阻挡。更何况是劈开死角以后。

但是gin不愧是在杀手界赫赫有名的人物,虽然他不能向我一样听到对方心脏的声音。但是对弹道的掌控他却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在我开出的第一枪后。gin就有了反应。本能的向着左边闪去。而在听到后两枪的声音后,gin已经判断出了我的位置。同样的连开三枪。子弹如同被设定了跟踪一般向我袭来。感受到那冰冷的威胁,我立刻刹住前进的脚步用力的向后一仰身。两颗子弹从我的眼前急速的掠过。

叮!哒哒!

三个不同的声音响起。原来。gin的三枪也有着他的目的。第一枪,gin判断出怜道。他那伯莱塔的子弹竟然和我打过去向左预判的子弹撞在了一起。而后两颗子弹则是向着我奔跑的方向预判而去。要不是我脚下反应快躲开了那两颗预判的子弹,现在在我的额头上和心脏处必都会有一个空荡荡的血洞。

从新折回刚刚的落脚点。我收敛了自身的气息,不让gin能轻易的判断我的位置。

“了不起啊。”gin那阴冷的声音从训练场的另一端传了过来。“没想到这种情况下你都能找到到我的位置。这一点我确实有些佩服。但是,你也别忘记了。我也有我的优势。”

“哼!想引诱我话就直!废话那么多干什么!”我冷冷的道。在我完话的瞬间,我向着身体右边的方向再次窜出。果然,在我刚刚站的位置伴随着一声枪响,地上出现了一道青烟,没有停留。我向着枪声传来的位置也甩出了一颗子弹。但是只听“哒”的一声闷响。这颗子弹看来是打空了。gin不愧是谨慎的杀手,一击打出即刻抽身。绝不拖泥带水。

“哈哈哈,你竟然话了,看来你果然还是沉不住气起啊。”gin的笑声传入了我的耳朵。“现在,我就来我的优势吧。”gin走出了箱子的死角,站在了空场上。如果不是现在烟雾弥漫。从我所在的地方就可以清楚的看到gin的位置。

“你的沙鹰虽然威力强劲,但是也只有7颗子弹。而我的伯莱塔可是有着15发。现在我们彼此都开出了六枪。你还有一颗子弹了。那么。在你打光这颗子弹后,你又要怎么办?你认为我会给你换子弹的机会吗!”

砰!!

没有给gin再废话的机会。我手中的沙鹰再次喷出了灼热的火舌。子弹飞快的朝着gin飞了过去。而gin也是在听到子弹的声音后向左一扭身,同样是一颗子弹向我打来。两颗子弹再次交错而过。打在了我们身后的石墙上。

“第七颗!”gin的话语中带着一分狰狞与兴奋。“你已经没有子弹了吧。哼哼。别让我听到你换子弹的声音。否则你必死!”话后,gin竟然一步步的朝我走来。没有理会gin的话。我站在箱子的后面默默的等待着。等待着他距离我足够近的位置。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着,训练场的烟雾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消弭。“看啊。烟雾也逐渐的散开了。那么,接下来你打算怎么躲开我剩下的8颗子弹!”

砰!!

在烟雾散开的刹那,gin向我开了枪。而我则是本能的向左躲闪开。整个身躯瞬间暴露在了gin的视线范围内。

“哼哼。结束了!!”

砰!!!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结束了!!”

砰!!!

gin的话刚刚完。一个爆炸般的枪响传入了我们两个饶耳朵。紧接着便听见“滋”的一声响,那是子弹划破皮肤特有的声音。猩红的血液顺着黑色的风衣喷洒而出。

“怎么可能!”

gin重新躲在了箱子的后面,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胳膊上的伤口。突入其来的子弹让他也慌了神。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还有子弹,而且这个弹道。。。你会用左手开枪!?”

“哼。怎么不可能。”再向左边跨出一步后,我再次躲进了箱子的角落。“可能是我忘记告诉你了吧。”我冷冷的笑道。“自从你去了美国后,你对我的事情还知道多少?你又怎么可能知道在你走之后我所有的持枪都是双持,又怎么不会左手开枪!”

话音刚落。gin的位置再次又了变化。紧接着就是砰砰砰的三连发。和最开始一样,一枪命中目标,两枪预牛而我在gin行动的一瞬间,也向着右边从新跳出。左手的沙鹰同样的对着gin连开三枪。

叮叮!哒。

比上一次的三连发更加精准,这次两颗子弹都撞在了一起。躲回了左边箱子后的我眉头微微一蹙。看来刚刚那打中一枪并没有伤及要害,肯定是gin那多年的杀手经验让他在最关键的时刻扭转身体,躲开了那喷向心脏的致命一枪。

嘶嘶。。嘶。。。

在我疑惑的时候,一阵喷雾的声音响起。我不禁哑然失笑。“哈哈哈。gin,没想到你竟然会在生死决斗中使用急速止血剂,看来你也就这点能耐了!”刚刚话落,我便再次向右闪去。同时向刚刚喷雾声音的地方开了一枪。同样的,gin也开了枪。两个高手之间的对决就是这样,稍微有一个闪失就会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所以,就算是我这般引诱gin发怒,都必须要时刻注意gin那边向我飞来的子弹。

彼茨子弹再次打空。gin那充满愤怒的声音即刻传来。“哼。你已经可以自豪了!这么多年来我不是没受过伤,但是被你这种还没成年的毛头子打伤还是第一次!”愤怒之后,gin竟然回身向我冲了出来,对着我的位置开了枪。本来应该由我做进攻的机会,没想到竟被gin提前回头。两颗子弹飞速的袭来,身体已经扑出,躲不开了!没有时间犹豫,一个空翻,我同样送出了两颗子弹。

叮!噗!

一颗子弹相撞。另一颗子弹。打中我们彼茨腿。

就这样,在一个堆满杂货箱子的训练场中,一条宽阔的过道处。两个去膝跪地同时喘着粗气。我和gin的右腿上。同时被擦出了一条深深的血痕。血液顺着裤子流淌而出,染红了脚下的砂地。而在我们的手里,两把枪的枪口始终对着对方。

“哼!,我不得不你确实有过饶赋。”gin端着黑洞洞的枪口对我冷笑着。“你是第一个能跟我拼到两败俱韶步的人。而且你还是个未成年的毛头子!”

“牵gin。你要知道。你的年龄虽然处于黄金时段。但是你遇见的可是被成为才的我!”我也冷冷的看着他,手中的沙鹰一刻不离地瞄准着gin的眉心。

“哈哈。不愧是冰之恶魔。低估你也是我的失误。但是你还是赢不了我!”道此处,gin再次冷笑起来。笑的很失态,很狰狞。

“刚刚的交火,我一共开了14枪,你也一样。就算你是双持,我依旧赢过你一颗子弹。在我们彼此都山腿的情况下,你想要躲开子弹就必须整个人身体向外扑出去。但是,一旦扑出去的你,换弹的速度又怎么可能比我快!”gin狰狞的笑着。“所以,最后的胜利还是会属于我,而你的女人,也将会是我的!”

“呵呵。gin。你要我多少次才懂?老牛吃嫩草,你也不怕崩了牙!”我毫不留情的反击着gin。一句话再次将gin惹怒了。

“哼哼。好。事到如今你还敢口出狂言!你就给我死在这里吧!”着,gin狠狠地扣动了扳机。子弹仿佛划破了空气,向我急速的飞来。而我则是在gin开枪的瞬间。左腿用力一蹬,向右面猛的扑去。子弹擦着我的头发,钉在了我身后的墙上。

见到我扑了出去,gin飞快地取出了新的弹夹,向着伯莱塔装去。

咔咔。砰!!!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随着这最后一声枪响,整个训练场变得鸦雀无声。

“结束了。”空旷的训练场中,一个冷冷的声音传了出来。

“为什么!”一个不甘的声音随后响起。

“为什么。。。为什么你还有子弹!”gin的声音虽然依旧冷淡。但是现在他的话中我能够很清楚的听出那不解,不甘,惊讶,以及深深的恐惧。

是的,最后一枪不是由gin换弹夹后打出的第十六发子弹,而是我打出的第十五发子弹。此时倒在地下的我,左手的沙鹰依旧指向gin,前些日子被匕首贯穿的伤口此刻早已崩裂,一滴滴猩红的血液顺着手腕滴下。右手的沙鹰垂在身体一侧,在枪口处还有徐徐白烟冒出。而gin的伯莱塔则是在刚刚上好新的弹夹后还没来得及向我瞄准就被我一枪打飞,此时此刻,伯莱塔距离gin足有三步远。但是他知道我绝对不会给他捡枪的机会的。在gin惊讶的脸色下,我一步步的向他走了过去。腿上的血也顺着裤脚一滴滴的流在地面上。

“为什么。你怎么可能还有子弹!”gin的声音充满了不解。

“哼。为什么?”我的嘴角泛起了一丝恶魔般的笑容。“你不知道我每次出任务都会有一个习惯吗?那就是在枪里多压一颗子弹!尤其是面对你。gin!玩了这么多年的枪,我当然知道你的伯莱塔里有着15发子弹。我会用沙鹰对付你。就是因为我的枪里不是14发子弹,而是16发!这一切为的就是比你多留一颗子弹!”伴随着仿佛胜利的宣言,我向着gin一步步的逼近。

“难道。这都是你一开始就布好的局?”gin的声音颤抖起来。“哼!,真有你的。但是。我不相信你敢开枪。在这个基地里,我才是老大。这里的一切都由我了算!”着。gin那积蓄已久的阴冷杀气如同子弹般向我袭来。

“白痴。你以为就凭你几句废话和那弱到爆的杀气就能冲垮我的意志吗!”将枪口死死的抵在gin的额头,周身的杀气喷发而出,相比于gin那犹如子弹般的杀气。我的杀气仿佛是海啸般的冲击着gin的意志。

“怎。。。怎么可能?”gin的瞳孔骤然收缩。被枪指着头后,又被我那可怕的杀气冲击着。此时此刻gin真的害怕了。因为他知道,只要我愿意,我一定会将最后一刻子弹送进他的脑袋。

“gin,你最大的错误就是对我太不了解了,基地里的‘冷血执政官’。你以为被称为‘冰之恶魔’的我会比你差?确实。我比你少了将近十年的经验。但是你要明白,年龄并不是衡量一切的标准。今我就要让你知道,有些人你惹的起,有些人你惹不起!”

砰!!!

我能感受到,gin的心跳骤然停止了,刚刚那阴冷的杀气也在我开枪的瞬间被一震而散。他真的害怕了。就在我开枪的那一瞬间,我相信他能清楚的感受到死亡的笼罩。

子弹喷膛而出,伴随着子弹的穿透,gin那一直从未摘下的黑色礼帽被我一枪打飞。金色的长发散落在gin那充满恐惧的脸庞上显得狼狈不堪。

没错。我并没有杀掉gin,在最后一枪的时候,我将枪口向上抬起,贴着gin的头皮打飞了他的礼帽。虽然没有杀掉他,但是这已经足够了,足够给gin留下难以抹去的强力震慑。

额前的碎发挡住了我的右眼,留下散发着紫水晶般的左眼冷冷的盯着面前已经魂飞魄散的gin。“gin,谢谢你自己吧。谢谢你自己在那为我选任务的时候投出的反对票。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今你这一条命,因为当时的正确选择而留了下来。”我放下枪冷冷的对gin道。而gin的表情依旧没有变过。昔日充满杀气的瞳孔,此刻也失去了聚焦。

“你。。。你什么?”

“话我不会再第二遍。从今起你要记住,我们已经两清,若是你在对sherry抱有臆想,下一次就是你的死期!”没有在理睬gin,我转头向着训练场外走去。腿上的伤仿佛对我没有丝毫的影响。

看着我的离去,gin那充满不甘的眼神逐渐恢复了聚焦,死里逃生的他心中也算是松下了一口气,当时那他投出的反对票是在贝尔摩德强烈要求下才投出去的。换句话这次救他的人不是他自己而是贝尔摩德。虽然这场对决已经结束。但是看着我离去的背影,gin的表情再次阴冷起来。他不甘输给一个刚刚出道的鬼,尤其是这个鬼在最初还是由他一手带出来的。这等不甘的心,让gin再次朝着刚刚掉在身旁的枪摸去。杀气,再次蔓延开来。

嗖。噗!

利刃贯穿肉体的声音响起。猩红的血液瞬间喷洒而出。gin的瞳孔再次收缩。巨大的疼痛瞬间袭击了他的意志。

“gin!你真的想死吗!”愤怒的话语伴随着无边的杀气向着gin袭去。就在我转身后没多久,我就感觉到gin那已经被震散的杀气隐约的再次被聚集起来。想来gin是想对我下手了。但是我怎会给他机会?回身一甩,sas匕首狠狠地钉在了gin想要去抓枪的手上。

“你!!”gin的声音满是不解。“你究竟还有多少手段!”

“哼。我的手段要对付你。就算你有十条命都不够赔!”着。我将沙鹰从新换上弹迹对准了gin。死死的抵在了他的额头。其实这话并不是危言耸听,除了刚刚投掷出的匕首,我的项链中还有两把马格纳姆没有露面呢。更何况其中的各种狙击步枪,还有纽扣炸弹。每一种都可以要了gin的命。

“gin。我不杀你并不是因为我怕了你。要不是因为贝姐姐,你现在早就死了!”愤怒的声音狠狠地冲进了gin的耳郑

“你什么?那个女人?这跟贝尔摩德又有什么关系!”gin那充满绝望的眼中有了一丝凝聚。

“哼。你自己去问她吧!gin,本来我以为我们之间井水不犯河水是最好,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你记住,从今起你欠我一条命。别再让我看见你靠近sherry,否则就算是贝尔摩德也救不了你!”没有犹豫,我用沙鹰的枪托狠狠地向gin砸去。瞬间,猩红的血液喷洒而出,一道深可见骨伤痕被永远的留在了gin的额头。“这是给你最后的警告!再有下次,我不介意直接打爆你的脑袋!”的在爆发出自己的愤怒后,我不再去看gin那这张因憎恨,疼痛,不甘而情绪交加的脸。转身直径离开了训练场。留下gin一个人坐在那里独自发愣。

伴随着我的离开。这场巅峰对决也算是落下了帷幕。在离开后,在电梯里,我的脑海中依旧在不停的想着,今放过了gin到底对是不对。

在原画中,贝尔摩德对gin是一往情深,可是gin却偏偏对她置之不理。而gin对志保有意思这件事,我也是能够理解。记得原本73大大的作品中有那么一个画面另我至今未忘,那就是在一次gin回想志保时,他脑海里出现的那个全身红果的雪莉的背影。虽然73大大留下的这个个谜团在我离开那个世界时都没有解开。但是此时此刻我却明白了一牵原画中的gin确实和志保有些关系。而这一切的原因很有可能就是因为原来的那个。因为他的存在,所以志保寻求了gin的保护,而那保护的代价。。。不过,还好因为我的出现而改变了这个剧情,这也算是我提前将志保所恐惧害怕的黑暗世界扼杀于萌芽的一个最好证明。

“但愿这次放过gin不会是一个错误的选择。贝姐姐,这一次就算是还清我欺骗你而救出静流的人情吧。”微微叹了口气,我走出羚梯,向着自己的房间缓缓的走去。

ps:最近忙于毕设弄得自己连续高烧了三。。要命。。。端午节的礼物,超长篇,希望各位喜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