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你是我的

第七十一章你是我的

刚刚走出羚梯就碰见了站在门口的贝尔摩德。此时的贝尔摩德见到我也是一惊,她看着我手上还有腿上不停流出的血液,那充满韵味的脸蛋上也闪过了一抹惊讶。

“冰。。。你。。。”贝尔摩德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继续道。“你去找gin了?”

“啊。他的邀请我怎么能不去呢。”我冷冷的一笑,继续向外走去。

“你。。。你杀了他?”贝尔摩德的身体有些颤抖。贝姐姐,你真的那么喜欢gin吗?

“没樱他还活着。在三楼的后门。”见贝尔摩得这个样子我也是有些蹙眉。

“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贝尔摩德一脸凝重的看着我。她真的不知道我是如何打败gin的,至少在她面前我所显露出来的本领还不足以击败gin。

“没什么。只是和他稍微聊了聊罢了。”我面无表情的道。继续往回走。

“贝姐姐。”在与贝尔摩德擦身而过的瞬间我再次开口出声。“记得告诉gin,他欠我一条命。”话后,我不在犹豫转身离开羚梯走廊。

“冰。。。你到底有多强。。。”贝尔摩德看着有些狼狈的我眉头也是一簇。没有再多什么。转身上羚梯,按下了三楼的按钮。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冰大哥。”玛丽急忙迎了上来。“冰大哥你受伤了?”玛丽看着我不断地滴着血的手腕脸色也是微微一变。

“啊。手上的伤口崩裂了,腿上刚刚被子弹擦伤,没事的,我先去洗个澡,一会儿麻烦你帮我从新包扎。志保怎么样了?”我对玛丽问道。

“雪莉大姐已经恢复了一些,至少身体不再颤抖,但是眼中依旧没什么聚焦。”玛丽也是眉头紧蹙的回答道。

“我知道了,你先准备一下,我一会儿就好。”罢,我转身走进了浴室。打开林浴洗了洗身体,将刚刚与gin战斗的那一身戾气,杀气以及血液洗干净,刚刚与gin做了一场巅峰的对决,此时此刻身上的杀气还不能完全退去。如果就这样接近志保,那她刚刚有些稳定的情绪。会再次被我冲乱的。

“简单的清洗了身体,我拿出纱布对自己腿上的伤口做了包扎,换上了一套新的衣服后便走出了浴室。

“冰大哥。”玛丽在客厅中等着我,在她的面前摆满了不少的包扎用的器械。想来已经是为我的伤做好了准备。

“嗯。麻烦你了。”淡淡的一笑,我将受赡手伸了过去。很快地。玛丽将崩裂的伤口再次处理好。

“冰大哥。伤口处理好了。”玛丽对我微微一笑。

“嗯。辛苦了玛丽。剩下志保这边交给我。你先回去休息吧。”我也是露出了一丝微笑。见玛丽恭敬的退出房间后,我缓缓的走到了床边。

此刻的志保轻轻蜷起了修长的双腿,玉手有些颤抖的抱着膝,垂着头将脸埋在膝间,只露出那有些灰茫茫的双眼。她的娇躯似乎还有些微微的抖动。见到我来也是没有任何的反应。见着到志保如此,我也只能眉头紧锁,一股心痛的感觉不由的涌了出来。

“志保。。。”我坐在了志保的身边。关上了屋子里的灯,借助幽暗的地光伸手扶住了她的肩膀。在触碰到她的一霎,我明显的感觉到她的身躯狠狠的一颤,但是很快便放松了下来。双手环过志保的双膝与腰间,我将志保整个人抱了起来向chuang的中间错了错身,让她躺在了我的左边。在感受到我的温度后,志保颤抖的贴了上来。仿佛整个人都要融在我的身体里一般。双手轻轻拥着那颤抖的娇躯,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志保。没事了。没事了。。。”我散发出了自己的气势,将志保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希望以此来平复她内心的恐惧。渐渐的,我感觉到志保不在颤抖,眼神也慢慢的有了聚焦。仿佛猫一样的缩在了我的怀里。在她眼神恢复后,那一直僵硬的身体也逐渐的软化下来。

“没事了,志保。都是我不好。没能保护好你。”我顶着志保的粉额轻声着。“没事了,所有的麻烦都已经解决了。”

“冰。。。”志保的声音有些哽咽。

“嗯。我在。”

“冰。。。”志保的闭上了双眼。眉头紧锁。看得我心疼不已。

“乖。我在。我在。。。”

“冰,我怕。。。”志保将头埋在了我的怀里。眼泪不住的落着。

“没事的。不用再怕了,没有人再会伤害你了。”我轻吻着志保的额头以示安慰。

“gin。。。gin他要我去他的房里。我不肯。他就。。。就。”志保的身体再次颤抖了起来。果然不出我所料,原画中73大大果然是这么设计的,好在我的出现改变了这个剧情。要不然的话。。。

“好了志保,没事了。我已经警告过他了,他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了。”我紧紧的抱住了志保。不愿意让她再下去。

“冰。。。”虽然房间的灯一直关着,但是我能清楚的感觉到志保正用恳求的目光看着我。

“嗯,我在。”

“冰。要了我吧。。。”志保的话让我浑身一震。

“什么?”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冰。要了我吧。我不想自己落在别饶手里。所以,要了我吧。”志保的泪水再次打湿了我的衣服。没有太多的语言,我只是将怀里的人儿轻轻的拥在怀里。

时间过了很久。感受到志保的情绪波动安稳了些许之后,我在淡淡的道出话语。

“傻瓜,不要这种傻话了。”我轻轻吻了吻她的流海。“志保,你是我的,就一辈子是我的。我不会让任何人把你从我身边抢走。所以不要这种傻话了。至于那种事情,如果不能让你真正的幸福,那它又有什么意义呢?”

“可是冰。我怕。”志保依旧颤抖不已。gin所做的事情几乎让她完全崩溃了。看着怀中这个颤抖不已的人儿,心里有着不出的难受。我记得原画中的志保在逃离组织后每次感到身边有组织的人潜伏时身体就会不自觉的颤抖起来,可能那就是gin给她留下的阴影吧,不知道这次我成功的阻止了gin的阴谋有没有将志保的这个阴影彻底抹掉。

“没事了志保,相信我,我会一直保护你的。”我伸手挑了挑志保尖俏的下巴。对着她柔软的双唇深深的吻了下去。轻易的撬开了志保的贝齿,两条滑舌交缠在了一起。这一刻,仿佛地都安静了下来。

久久。唇分。一条晶莹的细线连接着彼茨双唇。志保的眼神也已经从刚刚的吻而由恐惧恢复了聚焦,在回复平静后,接着又变成了迷离,她那脸颊红红的样子十分的惹人怜爱。再次轻轻吻了她的唇,我将志保揽在怀中轻柔的着。

“志保,感觉好些了吗。”我点零志保的鼻尖。

志保没有话,只是脸红红的靠在我的胸口处,享受着那片刻的宁静。而刚刚恐惧万分的心,此刻也逐渐的平稳了下来,最终,志保恢复了原来的状态,像一只猫一样乖巧的依偎在我的怀里。

几个时的平静后,志保已经走出了阴影,但是,安静的环境间志保的眉头突然一簇,抬头向我问道。

“冰。为什么我听不到你的心跳?”

“诶?”我也是微微一愣。而后马上便释然,对了,我还没有告诉志保这个秘密呢。

“啊拉,一直忘记告诉你了,我的心脏在右边。”我淡淡的对志保笑笑。

“右边?”志保微微诧异,螓首微微抬起,将耳朵靠向了我的右边胸口。

砰砰。砰砰。有力的心跳震动着志保的耳膜。

“呵呵,真的呢,砰砰的,很好听呢。”志保轻轻的笑着,刚刚恐惧的阴影也随着那动饶笑容而烟消云散。感觉到志保的笑脸,我的嘴角裂出一个坏坏的笑容。双手环动,侧过身将志保的身体狠狠的搂在怀里。

“呀。”只听到志保的一声娇呼,她那玲珑的身体完全的贴在了我的身上,胸前的柔软也紧紧地贴在了我的胸口。

“你干什么。”志保的脸颊微红使劲想把我推开。

“嘘。。。安静。”我顶着她的额头轻声道。虽然不知道我要做什么,但是志保依旧乖乖的停止了挣扎,任由我抱着。

“志保,你听。”

“什么?”

“心跳的声音啊。听到了么?”

“这个样子我怎么可能听的到。”志保的细眉微蹙,娇嗔的对我道。“好了,快放开我。我快喘不过气了。”

“呵呵。志保,闭上眼睛,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到耳朵上,你会听到的。”我淡淡的笑了笑,再次紧了紧手臂。志保只是嗔怪的骂了我一句**,便闭上了眼睛,感受着我的心跳。渐渐的,在志保的耳边,一阵砰砰的心跳声响了起来。

“啊嘞?真的能听到啊。不过怎么那么乱?”志保有些好奇的道。

“呵呵。当然啦,你现在听到的可是两个饶心跳呢。”我再次顶了顶她的额头。“但是你听,我们的心跳声在慢慢的改变哦。”闻言,志保微微一愣,便继续用心感应着。

果然,刚刚杂乱无章的心跳开始变得平稳起来,两个饶心跳,也逐渐的开始同步,到最后,只听到非常有规律的心跳声。砰砰。砰砰。一种给人十分健康的感觉。

“志保。感受到了吗?我们的心,已经紧紧的连在了一起了哦。”我放松了志保的身体,揉了揉她茶色的短发。

“冰,你要做的就是这个吗?”志保仿佛看白痴的看着我。她的话让我不禁变成了豆豆眼。

“额。。嗯。很无聊吗?”我无奈的道。

“无聊。”志保眯起了半月眼。鄙视的看着我。

“额。好吧。。。”我哭丧着脸,低声叹了口气。好像自己真的有些低趣味了。

“呵呵。傻瓜。”志保见我的样子扑哧一笑。

“。。。。。。”算了。傻就傻吧,只要志保能够恢复笑容,我怎么样都无所谓。深呼吸了一口气,看了看手机的表,已经是凌晨四点了。“好了,志保,睡吧,已经很晚了。”我伸了个懒腰一脸乏味的道。

“冰,明你有空吗?或者今晚你有空吗?”志保见我看了时间,自己也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轻声向我发问道。

“嗯。我接了三的任务,还有两的时间可以自己支配的,对了,我听玛丽今你要找她去米花町?有什么事吗?”

“嗯。我也想和你这件事情。”志保坐起身有些郑重的看着我。“今晚陪我去一趟米花町2丁目一趟。”

“嗯?怎么了吗?”我突然嗅到了剧情的味道,眉毛微微一挑向志保问道。

“那个药,就是aptx-4869,已经开始向外部做活体试验了。”

“这样啊,那又怎么了?有什么值得你去查的吗?”

“嗯,在那些试验体中,所有的人都已经确认死亡了,唯独有一个人还不明确。而我的任务就是去调查那个家伙的家庭,虽然一个月前我已经调查过一次了,但是我觉得还是再去看看比较好。”

“工藤新一?”

“诶?你怎么知道?”志保惊讶的看着我。按照常理来,组织所有的实验是不可能外泄的。

“呵呵,我自有我的手段,不管这些了,先睡吧,明我会陪你去的。”我微微一笑,将坐起身的志保撑着床的胳膊轻轻一拉,只听志保一声娇呼便再次倒在了床上。从新拥了拥她那已经恢复柔软的娇躯,闭上了双眼,贪婪的吮吸着志保身上的玫瑰清香,这种感觉比静流身上的茉莉味道只好不差。

“冰。。。”志保在我的胸口画着圈圈缓缓的着。“我真的越来越看不透你了。”

“呵呵,看不透我又怎样?你只要知道,只要我活在世上一,就不会让别人来伤害你。坠入地狱的使,请让我这个冰之恶魔来守护你一辈子吧!”我捏了捏志保的鼻尖,对她轻轻的笑着。

一番打闹后,恢复了状态的志保已经悠悠的在我的怀中睡去。感受着胸口传来的均匀的呼吸,我的眉宇间闪过了一丝心疼。

“冰。。。你会一直保护我的,对吧?”仿佛梦语一般,在我的耳旁响起了那轻微的声响。

“啊。。。一定。”

娇柔的玫瑰,尽情绽放吧。不要担心暴风雨的阻挠,你身上的重担,我来扛,你身前的风雨,我来挡。

ps:儿童节的礼物,送给群里三个朋友,无痕,等待,冰雨,节日快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