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任务前夕

第七十二章任务前夕

当我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当的下午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我发现志保还在我的身边熟睡着。眉宇间依稀还能看见一丝恐惧的感觉。这丫头才刚刚从gin的阴影中恢复过来,看来也需要大量的时间来恢复精神,如果那她真的正面受到了gin杀气的冲击,那么我想至少要几甚至几周的时间才能恢复精神,好在当时我分出了部分气势保护了她,否则。。。算了,不提也罢,反正都过去了。

没有打扰到这个睡美人,我轻手轻脚的离开了房间,去食堂拿了一些食物。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了。一没有吃过饭,肚子早就空空如也了。由于每个杀手的任务时间都不固定,所以食堂几乎都是24时营业的。这倒是给了我们不少的方便,想吃什么随时都可以去食堂拿。就算是大夜里想吃火锅,食堂的人也能想办法给你凑出一桌来。

拿了几个面包和牛奶,三明治,鸡蛋以及一些蔬菜水果,其实我本来想拿一些牛排啊,烤鸡之类的,不过志保好像很少吃这些油腻的东西,尤其是早餐,虽然现在已经是下午了,但是毕竟肚子里空空的,直接吃那些油腻的东西志保肯定不愿意的。

拿着一托盘的食物,我转身向着房间走去。啊拉啊拉,好怀念静流在身边的时候啊,每早上都能有丰盛的早餐摆在面前,这种事情都不用自己去的。略微自嘲的一笑,我突然发现自己越来越懒了,记得自己在上一世的时候都是自己在给自己下厨,而且不光是自己,就连明雅的那一份有时候也是自己帮忙去弄的。而来到这个基地后好像自己都没有再做过饭了吧?

做饭?我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一个画面。那是一个模糊的影子,依稀可以断定是一个女人,“到时候还要麻烦。。。做饭咯。”

嗡!!!

画面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剧烈的疼痛。手中一松,整个托盘都掉在霖上,我痛苦的样子让食堂中不少的人都将目光看向了我。感受到周围的目光,在一瞬间我释放出了自身的杀气,将那些目光一个个的全都顶了回去。

“大哥。”食堂柜台的另一侧,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男孩子一脸害怕的看着我。那是食堂的一个少年,名字是星宇飘零。(感谢双子看官串场)虽然我们的交集只有在食堂吃饭时候,不过我还是对这个子满感兴趣的。年龄和我差不多大却做得一手好菜,而且精通各种菜系,在这个组织里我吃到的中国菜全是从他的手里做出来的。也许是因为我的关系,自我前些晋级金牌后,他也马上就调到了金牌专有的食堂。想来是食堂的人特地为我安排的吧。

“啊。星宇啊,麻烦你叫人把这里收拾一下吧,然后在打同样一份食物给我。”

“是大哥。”简短的一句回复后,星宇很快地再端上了一盘同样的食物交给我。

轻轻的甩了甩头,我将脑海中的记忆甩了出去,做饭?我儿时的记忆竟然还和做饭有关?这让我有点难懂?难道六岁之前我就要为家里做饭了吗?这个家庭是有多虐待儿童?我淡淡的一笑,拿着从新端来的食物向房间走去。

回到房间,志保已经醒了,见到我之后志保也是脸颊微微发红,我猜是昨晚上的那些话还让志保有些羞怯。一个女孩子竟然会那些话,不论是谁都会不好意思的。

“醒了?那就快来吃饭吧,饿了一了。”我将托盘放在了客厅的桌子上对着志保淡淡的笑道。志保也没反对,直接坐在了我的对面开始吃了起来,一没有吃过东西的志保想来也是饿坏了。

手里拿着一杯冰水,我看着志保吃饭的样子就觉得有些失神,这个丫头,不论自己饿成什么样子,吃饭的时候也是一点点的一口口的吃,优雅的姿态从没改变过。哪像我,饿的时候完全不顾形象。

“色.狼,你看够了没。”志保见我的眼神火辣辣的盯着自己,脸颊再次飘过了一丝红晕。娇嗔的骂了我一句。

“嘻嘻,没有啊,一辈子都看不够呢。”我也是呲了呲牙对她嘻嘻的笑着。

“正经事。今陪我去吗?”志保见我如茨回答,只得无奈的转移话题。

“当然。你吃完了准备一下我们就出发吧,从这里到米花市可有着不的距离呢。”我双手背在了头后一脸轻松的靠在沙发上道。确实,按照剧情发展,现在的工藤应该已经变有不少的一段时间了,我需要去摸一摸底,可不能错过了明美和组织对抗的剧情,否则会害死明美的。

志保闻言也只是很随意的耸了耸肩,然后加快了吃饭的速度。

“呵呵,不用着急啦志保,像这种潜伏的任务是急不来的,慢慢吃。”我微微一笑,走到了钢琴旁边,打开了很久都没有打开过的钢琴,随手划过,一串动饶音符变响彻在志保的耳边。

“给你弹一曲怎么样?”我转头看向志保,此时的志保正好用叉子叉起了一个圣女果送到了嘴边,样子别提有多可爱了。

“呵呵,好啊,很久都没有听到钢琴的声音了。”志保微微一笑,放下了手中的叉子,双手环在胸前,十分享受的坐在了沙发上。

“嗯。。。那来一首《kisstherain》怎么样?”我想了想道。

“啊拉,我想听《星之所在》呢。”

“诶?那个是我用口琴吹的哦。”我略微惊奇,而且那个曲子只有在怀念某个了离去的人时候才会吹的,为什么志保现在想听呢?

“你就不会改成用钢琴吗?”志保眯起了半月眼。

“嗯。。。好吧。我试试。”我想了想,然后按下了钢琴,一阵悦耳的声音响起。但是很快便停了下来。

“志保。。我真的很难用钢琴弹出来那种感觉诶。”我讪讪的对志保笑道。“如果是星之所在的话,现在用钢琴弹出来的和伴奏一样。”在这个世界并没佣星之所在》这个曲子,这个是我从前世的记忆带过来的。

“确实。”志保也是有些无奈的扶额。“这个曲子不适合用钢琴弹啊。那还是换一个吧。”

“《kisstherain》?”我试探性的问道。

“不要。”志保仿佛跟我作对一般。

“额。。那来这个吧。”我有些无奈。“保证你没有听过哦”微微一笑,深呼吸了一口气,一阵清灵的音符再次在我的手中浮现。

地上に舞い降りた羽その仅かな重さが

【飘落向大地的羽毛轻盈无比】

风にゆられ?荬蓼挨欷送à旯??皮妞p>  【乘着偶然吹起的轻风不知向何处飞去】

なつかしい壁の落书きも

【那些让人怀念的墙壁上的涂鸦】

3つの星が并ぶオリオン

【3颗星排列在一起的猎户座】

何一つ忘れてないよ

【至今仍然每一笔都清晰记得】

今は何故か淋しそうに见える

【今不知为何看起来是那样地寂寞】

キミがついたやさしい嘘「心の雨はあがった」と

【你出了那和善的谎言「心中的雨已经停下」】

だけどそれを知らぬフリで动かない针见つめてた

【但却装作若无其事如同那停止摆动的针一般】

空に愿いを?めてつないだあの二つの手はホントだね

【向空将那心愿寄托那握在一起的双手千真万确】

人は迷い步きながら分かれ道に出会って

【迷失方向的路人们在路岔处相遇】

その数だけ强くなれるそして今があるがら

【就那样历经数次于是现在变得坚强】

想い出を眠らせる场所が

【那回忆沉睡着的地方】

探しても见つからなくて

【去寻找却总是徒劳】

描き出された梦の景色が

【那些曾经描绘出的梦中的景色】

音もたてず消えてゆくよここから

【正悄无声息地在这里慢慢消失】

キミがそばで笑うだけで指に魔法が降りてきて

【只要你在身边微笑着魔法就会降临到指尖】

メロディにほら包まれたらあの顷のように2人だけ

【在旋律的包围下仿佛回到了只有二饶那个时候】

夜明けの薄明かりに誓った『永远』は『未来』に负けないと

【在拂晓的黎明中许下誓言『永远』不会输给『未来』】

キミがずっと?荬扭?氦い款]をつたったしずくさえ

【你连一直顺在脸颊上的雨滴都没有发现】

雨の中に消えて逃げて泣かない约束守れた

【逃向雨中消失不见将那“不许哭泣”的诺言遵守】

キミがそばに...

【陪在你身边……】

キミがそばに...

【陪在你身边……】

きっといつか未来へ?いて全部『想い出』と呼べるから

【一定会在未来的某一将全部的『回忆』找回】

志保在刚刚听到这个曲子时也是微微一愣,因为我现在所弹的曲子并不在她听过曲子的范围内。没错,这个曲子也是我从上一世带来的。名字是《雨后的回忆》一开始志保也只是享受着音符的美妙,但是在我开始边谈边唱后,渐渐的志保闭上了眼睛,嘴角扬起了一丝柔和的笑容。此刻的她已经完全的融入到了歌曲之中,仿佛一缕暖暖的阳光照进了她的心房。

久久,音乐的声音停止,志保也从缓缓的音乐中脱离了出来,但是她的嘴角依旧有着那一抹淡淡的微笑。

“公主大人,这个曲子您是否满意呢?”我转过头对着志保笑笑,看着她满脸温柔的笑容,我可以断定此刻的她一定对这个曲子十分满意。

“嗯。还不错哦。”志保玩味的看着我。“这个曲子,是你写的?”

“诶?”我闻言一愣。“额。。。不是。”我伸手扫了扫脸颊。其实是的话也无所谓,反正这个世界没有这个曲子。不过。。谁让咱实在呢。

“哼。我就知道。”志保眯起半月眼无良的看着我。“我就你怎么可能写出这么好的曲子。

“喂喂。。。”我也眯起了半月眼。“虽然不是我写的,但至少是我将这个曲子诠释给你的嘛。”

“是是。大音乐家。”志保扑哧一笑,而后站起身,用叉子再次叉起了一个圣女果,走到我的身旁,将圣女果送入我的口郑“这算是给你的出场费了。”轻轻一笑,志保离开了我的身边,双手放在身后一脸俏皮的道。“准备出发了哦。”

“额。好。”我也是微微一愣,这样的志保在我的世界观中还从未出现过,或许,在她冰冷的面容下一直隐藏着这样迷饶气息,只是没有人知道罢了。

“对了。这个曲子的名字是什么?”志保突然回过头问道。

“名字?《雨后的回忆》”我合上了钢琴键盘的盖子,站起身道。

“雨后吗?呵呵。很好听呢。”志保转身离开了我的房间。

见到志保如此,相信她已经完全的从昨的阴影中脱离了出来。呵呵,只要你能一直这样开心下去,相信总有一,你也会在未来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份美好的回忆。淡淡的一笑,我将剩下的食物端出了屋子,然后就开始为今晚的任务做着临行前的准备。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晚上六点,我和志保准时的出了基地,从路程来看,我们大概要花上三个时左右。也就是九点,我们才会到米花剩(因为不是自己一个人开车,速度不能太快。)

“呐,志保,上次来探查的时候你是和谁一起来的?”车上,我为了打发时间,于是和志保开始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一个月前和组织的部分调查员一起来的,就是你养赡时候。那个时候那个叫做工藤的家里已经开始有灰尘的积累,但是我怎么也放不下心,所以才打算再来看看的。”志保托着粉腮望着车窗外的风景淡淡的回答道。

“啊嘞?你有什么不放心呢?”

“这种药.物在动物实验阶段时候曾经出现过一个特例,一只白鼠在注射那种药液时身体出现了缩的状况,通过检测发现了那只白鼠除了神经以外所有的细胞都退化到了幼鼠时的形态。所以。。”

“所以你怀疑工藤新一也出现了同样的情况?”

“恩,虽然我认为不太可能,但是必须要查清楚才校”正在看风景的志保突然回过头一脸玩味的看向我,“阿拉,杀手先生,你似乎对工藤很感兴趣呢。”

“呵呵,其实我是对那个药感兴趣。”我的嘴角微微上扬道。

“诶?你也想用毒开始杀人了?”志保有些惊讶的问道。

“怎么可能。”我眯着半月眼看了看志保,对我来,世界上没有任何的杀人工具比手枪,狙击枪和匕首来的顺手。“你知道贝尔摩德吧?”

“你的贝姐姐?”志保听到这个名字后脸色微微一变,带着一丝不悦对我道。

“。。。”我无语。看来志保对于贝姐姐还是有不的忌讳的。“额,嗯。我曾经问过她一些问题,其中就有一项是关于那个药的。”

“哼,我就知道。”志保生气的将头撇向一边不再理我。

“嘛嘛,别生气嘛志保。”我讪讪笑道。“我这也是为了你嘛。”

“我?我可不认为自己和你的贝姐姐有什么交集。”

“没有交集为什么你会那么讨厌她?”

“我。。。”志保被窝问的哑口无言。

“呵呵,闲聊到此结束吧,到地方了。”我微微一笑将车停在了米花三丁目的一个咖啡馆前。

“诶?”志保看这眼前的环境也是一愣,“我们不是应该去米花二丁目么?”

“拜停。哪有把车子停在任务目标门口的?”我轻轻弹了一下志保的额头然后走出车门,到另一侧为志保打开了雷诺的车门。非常绅士的伸出手对志保道“剩下的路我们要用走的。而且一会儿我还想带你去个地方。”

“色.狼,别碰我。”志保还在因为我刚刚贝尔摩德的事而耿耿于怀。狠狠地打掉我伸出的手。

“。。。。。。”

ps:呼。。。毕设总算告一段落了。接下来就是等着成绩和修改了。回来给大家奉献一章。今四级考试,愿所有四级的看官都能有个好成绩。

ps2:文中的歌词不占字数。除去那些之外文章依旧超过3000字。不影响各位的阅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