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身世之谜

第七十四章身世之谜

兰走后,我翻身从屋顶下来,靠在墙上,眼泪无声的滑落。

“这是。。。骗饶吧?兰怎么会有哥哥?兰的哥哥。。。会是我吗。。。”我有些不可置信的靠在墙上,两眼早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神采,我真的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原画中的兰可是没有哥哥的,既然她那么了,那么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她的哥哥就是原本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我。虽然不愿意相信,但是那句话,兰的那句话,我是听的那样的清晰。

“兰。。。”我的身体颤抖着,“我怎么能是她的哥哥,我可是身处地狱的恶魔啊,怎么会是使的哥哥。我。。。”现在的我脑海中一片混乱,除了刚刚的那道记忆外,我还想不起其它的东西,不行,我一定要查清楚,我到底是谁。到底是不是兰的哥哥,到底是不是。。。那个圣洁使的哥哥。

甩了甩头,将刚刚的疼痛全部甩出脑海,迈步走向了工藤的房间。

“志保,可以出来了,她走了。”我敲了敲柜子淡淡的道。

听到我的话后,志保走出了柜子,不过她的表情有些凝重。

“嗯?怎么了?”

“冰。。。”志保的眉头一蹙,“我刚刚检查了这个柜子,发现工藤新一学时代的衣服全都不见了。

“是吗?”我有些不能集中精神,淡淡的回答着。

“冰?”志保看着我的样子有些疑惑“你怎么了?怎么眼眶红红的?”

“啊?有吗?”我看了看志保微蹙的眉头,然后两眼再次变得无神起来,刚刚兰的事情让我实在是放不下心。

“冰,你怎么了?生病了吗?”志保有些关切的摸了摸我的额头。

“啊。我没事。”我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轻轻握了握淡淡的道。“志保。你调查完了吗?”

“你到底怎么了?我刚刚的话你都没听到?”

“啊?你刚刚有什么吗?抱歉。我真的没听到。”

“我,工藤新一学时代的衣服全部不见了。冰,你好奇怪。到底发生什么了让你这么失神?”志保仿佛看出了我的心思。“因为刚刚闯进来的那个女孩子吗?”

“嗯。诶?你听到了?”我有些惊讶的道。

“那么大的喊声当然听到了。”志保关上了柜子门,转身看向我。“你对她很在意吗?”

“嗯。。嗯?没樱呵呵。怎么会。”我讪讪道。

“别骗我了,你的脸上可是清楚的写着你很在意几个字呢。”志保有一丝不悦道。“刚刚那个女孩子喊的是新一吧?那应该是工藤新一的家人或是恋人什么的,要我找洒查她一下吗?”

“不要!”我大声的否决了志保的意见,志保也是被我的声音吓的一愣,自从和我认识这十年来,她从没见我对她这么大声的过话。

“啊。抱歉志保,吓到你了。”我见到志保的样子急忙道歉。“志保,不要去和组织刚刚的事情,好吗?算我求你了。”

“冰。。。你到底是怎么了?那个女孩子真的那么值得你注意吗?”志保眉头紧凝。

“呵呵,傻丫头,不要吃飞醋了。”我淡淡的一笑。然后将志保轻轻的拉入怀中,不过志保却没有答应,狠狠的甩开了我的手。

“你不清楚我是不会答应的。”志保的表情很坚定,没想到对于一个和自己未曾谋面的女孩子志保会有这么大的危机福

“志保。不要和组织这件事,我有些事情比较在意,请你不要生气先听我完好吗?”我双手扶住了志保的肩膀,希望她冷静下来。

“。。。你。”志保恢复了原来那冰冷的面容,不过至少她现在冷静下来了。

“呼。。。”深深的吐出一口气,我对着志保严肃的道。

“志保。一会儿你先去我停车的地方等我,那里有一间咖啡馆,你先喝一杯咖啡休息一下,我有些事情必须马上去查明,这对我很重要。”

“是关于刚刚的那个女孩子吗?”

“。。。没错。我必须去调查她的一些事情,所以请你先不要把这次的事情报告给组织好吗?”

志保没有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我。冰蓝色的眼眸中不时闪过一丝丝的异样情绪。

“志保,别想太多了,相信我。好吗?”见到志保如茨状态,我也是有些为难。

“。。。我知道了。”安静了许久,志保淡淡的吐出了一句话。“而且我也没有吃醋。我只是很不理解,为什么很多事情你都要瞒着我。”

“傻瓜,我哪会瞒着你,只是很多事情我现在还不确定罢了。等我确定下来我会一五一十的告诉你的。为了能明确的答复你,我现在要去调查一些事情,所以,请你等我一下,如果我调查清楚的话,今晚我会把一切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好吧,我等你,你自己心。”志保完就往屋外走去。与我擦身的一瞬间,我轻轻的拉住了她。

“志保。。。”我轻轻从背面拥住了这个让我可以用生命去爱的人儿。“志保,不要吃醋了,不要忘记哦,这一辈子命中注定我爱你。”

“谁会吃那个女孩儿的醋。你快点去吧,我等你。”志保的脸颊闪过了一丝红霞,挣开我环在她腰间的手,走出了房间。

看着志保离去的背影,我也是微微的一笑,随后面色再次变得凝重起来。

“兰。。。”微微叹息了一下,转身走向窗户,我跳出了工藤的家,两层楼的高度对我来完全没有负担,而我没有走正门,就是怕再次和志保相遇的尴尬。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当我来到米花町五丁目的毛利侦探事务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站在事务所下面的一根电线杆后面。我侧身望着已经黑灯的事务所心中也是一颤,终于,我要开始接触整个剧情了,也不知道现在剧情进展道了哪里。算了,不管那么多,今无论如何都要弄清楚我的身份,我究竟是不是兰的哥哥。

在事务所三层的两扇窗户中,一扇已经熄灯了,那是毛利五郎和柯南的房间,还有一扇里面有着些许的微弱的光线,看上去兰还没有睡吧?就在我想着如何潜进去的同时,那道还有着微弱灯光的窗子突然被推开了。定睛看去,站在窗前的正是穿着睡衣的兰。借着路灯柔和的白光,我看到了在她娇嫩的脸上还有着一道泪痕。

她。。哭了吗?

心里微微一颤,我有些害怕,害怕自己真的是兰的哥哥,如果真的是那样,我该如何面对她?我是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恶魔,一个恶魔怎能生活在使的身边。

兰还在对着空发呆,而我则是在角落望着发呆的兰,心里不出的难受。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兰没有回去睡觉的意思,就是那样静静的看着上的月亮。仿佛在向月亮祈祷。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看着自己眼前的事物没有一丝的走动。直到月亮慢慢的爬上了屋顶,从兰的窗子再也看不见一丝的月光后,这份安静才被打破。看着兰失落的关上窗户,我的心再次狠狠的一揪。不过很快的,我就缓了过来,因为今晚的潜入计划,才刚刚开始。

在楼下又站了将近半个时确定房间中没有任何的光亮后,我轻声的走进了事务所的大门,一楼是咖啡厅,想必是租出去的,二楼是事务所,三楼是兰他们住的地方,凭借盗一叔叔教我的开锁术,我轻松的打开了毛利五郎和柯南房间的门,在门口放了一个催眠瓦斯弹,然后关上了房门,这种瓦斯弹可以促进人体睡眠,除非是极大的声音去干扰,否则人是不会醒的,同样的,我在兰的屋子里也放了一个瓦斯弹,而后自己走到了二楼的事务所,轻声的开启了事务所的大门,从项链中掏出一个不大的手电。借助微弱的灯光,我开始逐步搜查起来。桌子上,柜子里,甚至连五郎办公的抽屉我都没放过,每一个角落我仔细的搜查了一番,但是并没有任何有关于毛利一家的资料。将事务所中所有的东西都放回原处,确认无误后,我退出了房间。

呼。。。我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而后朝着三楼走去,经过十多分钟的瓦斯渲染,相信他们早就进入了深度的睡眠了。轻手轻脚的来到三楼,走进了毛利五郎的房间,同时收回了瓦斯弹,看着榻榻米上仰头大睡的中年大叔,脸上留着两撇胡子,样子要多猥琐有多猥琐,嘴里还不停的念着。“洋子姐,洋子姐。”想必这就是毛利五郎了,我微微的一笑,这个猥琐大叔,睡觉也不老实。被子都踢到一边了。而在五郎的旁边,一个带着眼镜,留着琐碎刘海的孩子,

呵呵,工藤吗?不,现在的话应该是柯南吧,此时的柯南没有那经典的蓝色西装加灰色短裤,更没有脚力增强鞋和变声领结,此时此刻的柯南就像是平常的学生一样,穿着一身可爱的睡衣呼呼的睡着,不过在他的脸上,他那副连超人都可以隐瞒的眼镜却一直没有摘掉。微微感叹了一下,我迈步向房间的桌子走去,今的目的不是来看这些主角的,而是来找我的身世。轻轻的拉开抽屉,在里面翻弄着,不过里面都是各种毛利五郎办公用的文件,并没有什么可疑的东西。将文件回归原位,我又拉开了放着衣服的柜子,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的角落是我的习惯,在每次出任务如果不能将其做到完美,那么很有可能造成生命的威胁。

在衣柜里,我一件件的检查,心里忐忑不安,我真的希望自己能找到一些线索,同时又害怕自己找到了又该怎么办。

最后,整个柜子只剩下一个上锁的抽屉我没有检查过。刚刚检查时我从五郎的裤兜里翻出了一把不大的钥匙,应该就是这个抽屉的钥匙吧,将钥匙插进锁环,咔啪的一声,抽屉应声而开,回头望向依旧熟睡的两个人,我的心里稍微松了一口气,这破锁,声音还真响。

轻轻拉开抽屉,映入眼帘的是一件件的衣服,从这个大来看,像是给孩子穿的,而且还是男孩子。从密封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很久没有动过了,而柯南来到这个事务所绝对不会超过三个月,也就是,这些衣服不是给他准备的。我抓起了一件睡衣,那是一件白色的睡衣,上面印着薰衣草的图案。

薰衣草。。。我从项链中摸出了那个陪伴我十年的薰衣草胸针,心里的不安再次涌了上来,难道我真的。。。不敢再往下想,我将睡衣放回了原位,从新锁上了抽屉,关好柜子转身离开了房间。还剩一个房间。。。

兰房间的门口,我静静的在这里站了很久,最终还是鼓起勇气轻声打开了大门。房间的榻榻米上,兰已经睡下了,不过走近看的话,能依稀看到兰的黛眉依旧有些微蹙,眼眶旁还有这一丝泪痕。见到兰如茨样子,那种心疼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轻轻的走到了书桌前,桌子上一共有三个相框,最右边的是十六岁的兰和新一去热带公园玩时照的纪念照。最左边的则是兰大概四岁左右的一张熟睡时的照片,在这张照片里,除了身穿粉色印着兰花睡衣的兰外,还有一个身穿白色印着薰衣草睡衣的男孩,照片里的兰正依偎在那个男孩儿的身旁睡得香甜,手还紧紧地抓住男孩的睡衣。而正中间的一张,是毛利一家的合影,不过不同的是,这张全家福中不是原画中的三个人,而是四个,年轻的毛利五郎正抱着不大的兰开心的笑着,而在年轻的妃英理身边,一个有着淡淡微笑的男孩,正紧紧拉着妃英理的手。在照片的右下角还清楚的写着几个字“毛利全家福”。

本来我还打算仔细的查看一下整个房间的,但是在看到桌子上的照片之后,我发现我再也走不动了,眼泪顺着眼眶滴答滴答的掉在地上,六岁前的记忆仿佛突破了屏障一般,瞬间全部灌入了我的脑海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