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记忆重现

第七十五章记忆重现

“呐。亲爱的。我们的孩子叫什么好呢?”

“啊。女孩子就按照和工藤家的约定,用兰花来命名吧。毛利兰。你看怎么样?”

“嗯。很好啊。那么这个呢?男孩子要怎么办?”

“男孩的话。用你喜欢的薰衣草来命名好了。薰。毛利薰。可以吗?”

“薰,兰。呵呵,很好听呢。就这么决定吧。”

薰?这是我的名字吗?毛利薰。这是。。。我刚刚出生的时候吧?我能清晰的记起那些话语,毛利五郎,妃英理,那时候的他们都还年轻呢,但是老爸那爽朗的笑声,妈妈那甜美的声音,我想此生我都不会再忘记了。

“呐。哥哥。等等我嘛。”

“真是的。兰。已经这么久了。怎么就没有稍微变快一点啊。”

“是。。是哥哥你。。你的速度又变快了啦。”

呵呵,这是和兰一起跑步时候的事情了,我记得那年,我们六岁。

“喂喂。你们好慢啊。”

“嘿嘿。抱歉抱歉。我们多跑零路。”

这个声音。。。

“真是的。薰。你是不是怪物啊。先是跑了那么远的步。又踢了那么久的球居然还那么好的精神。”

“嘿嘿。如果你像我那么跑步,你也可以哦。”

“我可比不了你。我老爸。孩子每踢球两个时就已经是足够的运动量了。可你却永远都那么有精神。”

“嘻嘻。可能因为我老爸是警察的缘故吧。遗传了他的赋。”

是啊,我想起来了,这个声音是时候的工藤啊,对了,我们很的时候就认识了。

“妈妈。老爸呢?”

“你爸爸今加班。可能要很晚才会回来。晚上可能我还要送饭过去。到时候还要麻烦薰你做饭咯。”

这是。。。是和老妈的对话啊,怪不得做饭也会让我有些回忆呢,原来。。。

“嘿嘿。不愧是老爸的好儿子。回去后老爸奖励你一千元的零花钱。”

“算了吧,老爸。多少次你给我的零花钱是让我替你去买啤酒了。”

老爸吗?呵呵,毛利五郎,你竟然是我的老爸啊。

“哥哥。。。”

“嗯?”

“你背我好不好。。。”

“。。。上来吧。”

“嗯。哥哥最好了~”

“兰。还会怕吗?”

“不哦。完全不怕。”

“嗯?兰好勇敢啊。”

“嘻嘻。因为趴在哥哥的背上好安全,兰不会怕的。”

“呵呵。嗯。放心吧兰,哥哥会一直保护你的。”

“嘻嘻。哥哥最好了~”

“啊。兰。松开一点啦。我快喘不过气了。”

“不要。兰要紧紧地抓住哥哥~”

“呵呵。是是~公主~”

“兰。。。”我转身看向正在熟睡的兰,眼泪不知不觉间已经如同泉涌。是的,六岁之前的记忆,一切的一切我全都回忆起来了,包括给老爸送饭当晚车祸的事情,以及车祸之后被gin带进组织的事情,所有的记忆已经全部连接了起来。

我慢慢的走近了兰,带着一丝怀念的笑容坐在了她的身边,看着她有些蹙眉的睡脸,心疼的感觉瞬间涌了出来,伸手擦了擦她眼角的泪水,又抚平了她眉宇间的那一抹忧伤,静静的看着这个十年都没有再见的妹妹。心里有着不出的滋味。

我要和她相认吗?不行,现在身处组织的我不能和她相认,这样会连累她的,还有老爸老妈。在组织没有被消灭前,我还不能以毛利薰的身份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定睛的看着面前的熟睡的女孩儿,忍不住伸手去触摸她的脸颊,在不经意间,一颗晶莹的泪珠,掉在了兰如玉的面庞上。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嘤。”

一声嘤咛后,兰刚刚被我抚平的黛眉再次微蹙起来,紧接着,她那紫色的双瞳,带着一丝朦胧睁开了。

见到兰醒了过来,我却没有半点动作,就这么静静的充满爱怜的看着她,看着她温柔的淡紫色瞳孔。

“哥哥。。。你是。。薰哥哥吗?”兰轻柔的话语响在了我的耳边,令同样拥有紫色的瞳孔的我眼睛微微一缩,这个傻丫头,见到一个陌生人在自己睡着时坐在自己的身边,她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大剑

“你。。。你是薰哥哥吧?”兰抓住了我黑色的风衣坐起了身,不过她的眼中依旧还有着一丝迷茫。应该是催眠瓦斯还有着作用。而她醒过来,可能是因为我的泪水滴落在她脸上的缘故。

“兰。。。”我没有回避她那充满期待的眼光,。带着六岁时对她的那份温柔淡淡的开口。“兰。。。对不起,让你久等了,我回来了。”

“哥哥。。哥哥!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回来了吗?”兰的眼中已经布满了水雾,她在期待我的答案,呵呵,我又何尝不是呢。

“啊。兰。我回来了。”轻轻擦掉了兰眼角再次流出的泪水。我淡淡的笑道。“抱歉,兰。哥哥回来晚了。”

“哥哥。。。哥哥!呜哇!!!!”兰没有再多什么,直接向我扑了过来,双手环过我的脖子紧紧地抱住了我。十年来都没有在别人面前表现出的柔弱,如今一股脑的全部爆发了出来,泪水一滴滴的打湿了我的风衣。

“太好了。薰哥哥回来了。太好了。。”

“呵呵,十年没见了,你真的这么确定我就是你的哥哥吗?”我伸手揉了揉兰的头发,微微笑道。

“不会错的,哥哥身上的薰衣草味道还是那样的温暖,兰绝对不会认错的!”着,兰再次紧了紧抱住我的手臂。

“呵呵,兰,松开一点吧,我快喘不过气了。”反手拥了拥兰颤抖的娇躯,我轻轻的一笑,出了曾经和兰记忆最深的对白。

“不要!兰再也不要放开哥哥了!兰要紧紧的抓住哥哥,再也不放开了!”兰大声的哭着,激动的泪水不断的涌出眼眶。

“呵呵,是是。公主。”我反手揉了揉兰细腻的头发,对她温柔的笑着。“哥哥不会再离开你了。”

“哥哥,你真的是哥哥,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哥哥回来了。”兰松开了手看了看我的脸,仿佛想把我现在的样子牢牢的记在心里,黑色的头发,长长的刘海,俊逸的面庞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有些模糊,但却依旧那样的熟悉无比。

“呵呵,不要看了,兰,去告诉爸爸吧。”我轻轻的刮了一下兰的鼻子,对她温柔的道。

“嗯。爸爸还不知道你回来的消息,我这就去告诉他。”兰从被窝里飞快的站起来,向着房门跑去。

嘭~

在兰转过身的一刹那,我一个手刀轻轻的劈在了兰的颈间,只是一声轻柔的闷哼,兰便软软的倒在我的怀里。

“。。。抱歉,兰,我现在还不能和你们正式相认。”我带着一丝歉意抱起了晕倒的兰。“刚刚的那一幕就当是一个美好的梦吧。”我将兰抱回了床上,替她掖好了被子,最后一次擦掉了她眼眶中的泪水。吻了吻她的额头,带着一抹悲赡笑容,我打开窗户跳了出去。站在外面的顶棚处从新将窗户关好。

这一切刚刚做完,兰的门就被毛利五郎,也就是我的老爸敲响了。没错,就在兰喊出声的那一刻,我清楚的听到了隔壁的房间中有了动静,相信他们已经被兰的哭声所惊醒,所以我才没有敢过多停留。

“喂,兰。你没事吧?”门口,毛利五郎焦急的向里面的兰喊着。

“兰姐姐,你在里面吗?”一个稚嫩的童声,那是柯南的声音。

见到里面没有任何回应,五郎当机立断的用钥匙打开了房门,打开灯,他们看到了还在榻榻米上熟睡的兰。刚刚紧张的心也随即放了下来。

五郎走进了兰,轻轻摇了摇她的肩膀。“喂,兰。醒醒。”

经过五郎一番推弄,兰再次醒了过来,强烈的灯光刺入了她的眼睛让她眉头微蹙。

“爸爸,怎么了?”兰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迷茫。

“啊,刚刚在听到了你大喊大叫的声音,所以就来看看,不过看样子是你做恶梦了,现在没事了。”着五郎对着站在门口的柯南示意让他将灯关上。房间从新变得黑暗起来,只有外面路灯那一缕缕的光线透着窗帘照了进来。随后自己打开了墙上的壁灯,让这个房间中充满了一丝柔和的光线。

“恶梦?”兰晃了晃有些疼痛的头,随即回想着刚刚的事情。慢慢的刚刚和哥哥拥抱的一幕浮现在了她的脑海郑看着屋里的人,除了她自己外只有自家老爸和柯南,哪里还有有哥哥半点的影子。

“啊。爸爸,哥哥呢?哥哥去哪里了?”兰坐起身向着毛利五郎询问道。

“哥哥?”毛利五郎听了也是一惊,“原来你是梦到了你哥哥啊,难怪。。。”五郎那不大的眼睛,此时此刻也因为自己的长子失踪而变得暗淡下来。

“兰,没事了,那只是梦而已。”毛利五郎安慰道。

“不是的爸爸,那不是梦,我真的见到哥哥了。我清楚的闻到了哥哥身上薰衣草的味道,还有他对我的话,他他回来晚了,而且以后不会在离开我了!”兰情绪激动的看着毛利五郎。她希望自己的爸爸相信自己,但是。。。

“好了,兰。不要想了,你哥哥在十年前就已经失踪了。”毛利五郎的声音也变得哽咽起来,自从十年前在海里捞出的尸体被鉴定后,五郎和英理的心就一直被悬在高空,那个死掉的孩子的心脏确实在左边,而自家的薰心脏则是在右边,但是,十年来不论他们怎么寻找,也得不到任何关于薰哪怕一丁点的消息。

“好了兰,睡吧,那只是一个梦而已。”着,五郎将自己的女儿扶好躺下,亲手替她掖了掖被子。而后带着柯南回去了自己的房间,临走前,柯南深深的看了一眼还在流着眼泪的兰,而后又一副凝重的表情看了看窗户的位置,带着一抹疑云离开了兰的房间。

房间再次安静了下来。经过一番周折的兰再也睡不着,于是她从新回到了窗前,打开了窗户看着空,此时已经看不到月亮,于是,兰就借助微弱的路灯,拿出了自己从未摘下过的兰花胸针,静静的发着呆。她在回忆刚刚的那一幕,那真的是梦吗?如果是梦,为什么哥哥的样子是那么真实?如果不是梦,为什么再次醒来时哥哥又不见了,良久,兰的眉头微微一挑,抓住了自己的衣领使劲的嗅了嗅,转而刚刚的愁容变成了一丝淡淡的微笑,紧紧地攥住了手中的胸针,将胸针贴近了自己的胸口。

“哥哥,我相信那不是梦,因为哥哥身上那淡淡的薰衣草味道兰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我知道哥哥你有你的苦衷所以不能来见我,但是我相信总有一你会回来的。哥哥,我等你。等你再一次回来兰的身边。”兰对着上的繁星默默的诉讼着。此情此景不由得让人心生爱怜。

“啊。我一定会回来的,兰,你等我。”在兰窗前的路灯后,我听清了兰的每一句话,心中轻轻的的念道。“总有一,我会以毛利薰的身份站在你的面前。一定!”随后,没有停留,我的身影消失在了街道的一角,向着志保所在的咖啡厅走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