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离去

第七十七章离去

“冰。。。不要。。。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呀啊!”志保的一声轻哼,打破了卧室的宁静。感受着身旁的黑暗。然后微微的舒了一口气。“是梦吗?”志保自嘲的一笑,刚刚的梦中,那个一直保护自己的少年被gin一枪打死,而罪魁祸首就是自己,因为gin的争风吃醋让冰和gin大打出手,导致最后冰惨死在了gin的枪下。

第二,当志保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当下午了,不过房间没有开灯,卧室的门也一直关着,所以屋里依然犹如黑夜一般。

缓了缓神,恶梦初醒的志保再次闭上了眼睛,突然,她感觉到空气中有一丝甜甜的味道,习惯性的向自己身旁靠了靠,她发现那个让自己经常吃飞醋的少年已经不在了,心里微微一颤,志保睁开眼睛,打开灯后,映入眼帘的是一朵艳红的玫瑰放在自己的身边。回想刚刚的梦,在冰临走之前,也是留了一朵同样绽红的玫瑰。

“冰。。。”志保的瞳孔一缩。急忙从床上站起身向着外面走去。刚刚走到大厅,一个熟悉无比的声音便响在了耳边。

“啊拉,志保你醒了啊。”一个黑发少年正坐在客厅,嘴里叼着一块牛排咯吱咯吱的嚼着。看着一脸笑容的少年,志保刚刚起伏的心稍稍的放下了。紧接着便竖起了眉头对着那个少年喊着。“混蛋,走了也不一声。”

我有些好笑的看着志保。“我只是出去拿吃的罢了,有没有那么紧张啊?”

“你。。。哼。”志保无言以对只好岔开话题。“干嘛放朵玫瑰在边上。”

“嗯。。。”我没有正面回答她,而是定睛的看着她。“83。。。”

“诶?”志保疑惑的看着我。

“嘛。。虽然差静流姐姐一点。不过现在这个年龄已经是个不错的规模了。”我呲着白牙笑嘻嘻的道。

志保的眉头一挑,急忙低头看去,瞬间好像自己的脸庞如同煮开水的热壶一般,向外哧哧的冒着蒸汽。原来,她发现自己身上的粉色睡衣胸前的扣子,已经开了一颗,半的丰盈都已经露在了外面。

急忙转身系好扣子,然后一脸杀气的向我看了过来。“冰。。。你今会死的很惨!”

“哇啊。。救命啊!!!饶了我吧女王大人。。”我大声的求饶着。果然不应该跟志保开这种玩笑。生气起来的志保简直太可怕了。

两个时后,终于我以跪搓衣板,下不为例,以及一颗价值几千万的红宝石的代价得到了志保的原谅。悻悻的叹了口气,好在我身上历次任务都有不少的油水可刮,要不这宝石可真不是拿出来就能拿出来的。

等待志保吃过饭后,再次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冰,你措辞措的怎么样了?”志保用纸巾擦了擦嘴角,然后向我问道。

“嗯。差不多了,不过还有一些地方还不能很好的表达,这样吧,志保你先去帮我几个忙。然后等你回来我就把一切全都告诉你。”我拿过一杯冰水,一饮而尽。

“好吧,你让我做什么?”志保有些正色的看着我。

“嗯。你听好,接下来我的事情,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哪怕是明美姐姐也不行,明白吗?”

“。。。嗯。”志保蹙了蹙眉,不过还是答应了我。虽然明美被打进了外围,但是不管怎志保现在也是组织里的核心研究员,总是有机会见到自己的姐姐的,所以我这么并不突兀。

“那,第一件事情,我想问你,工藤新一的资料现在记录的还是“不明”对吗?”

“没错。怎么了?”

“嗯,这就是我要你做的第一件事,将他的信息改为“死亡”。而且最好不要被其他人发现。”

“为什么?”

“呵呵。我有我的理由,而且你不是也对他很感兴趣吗?”

“确实。。。好吧。我答应你。”志保想了想对我点零头。

“第二。关于那个细胞退化的白鼠实验案例,有多少人知道?”

“应该没有,当这个实验案例出现时只有我一个人在场,而且出于好奇,我也仅仅是将这个资料记录在了我个饶资料档案里。”

“呵呵。志保,你真是我的好志保~”我开心的对着志保一笑。

“少废话,你到底要我做什么?”志保看着我开心的样子,不屑地撇了撇嘴。

“嘻嘻。将这份资料抹掉,你可以做到吧?”

“当然。不过这么重要的资料。。。”

“不要惋惜了,抹掉就是了。”

“。。。好吧。不过你到底要做什么?”

“等你回来就告诉你。最后一件。和工藤新一同期制作的药还有吗?”

“应该还有,就在我的实验室里。因为组织擅自做主用了那个药让我很反感,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已经将剩余的药收回了。你问这个干什么?”志保有些疑惑,从刚刚开始我所的一切都跟aptx-4869有关。

“嗯。一会儿你就去实验室,将我刚刚的两件事做到。然后将和工藤同期的药物偷偷带出来,如果没有剩余的,那就把在和那次药物近期的药带出来。”道此时,我的表情已经变得严肃了起来。

“带出来。。。难道你想。。。”志保灵敏的感觉仿佛嗅到了我的想法。

“志保。我知道你有很多东西想问。但是先不要问好吗?请你相信我。”我抓住志保的双肩,十分严肃的看着她。

“。。。我知道了,我马上去办,但是。冰。。。你要答应我,不要做危险的事情。。。”志保的眼中闪过一丝担忧。

“嗯。放心吧,你还不了解我吗?没有把握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好吧,你等我,我就回来。”志保得到了我肯定的答复后,带着一抹担忧之色离开了我的房间。

待志保离开后,我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简单的了几句后便挂掉羚话。而后拿起刚刚志保放在桌子上的玫瑰淡淡的笑了笑。“抱歉志保,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们就在一两个月之后再见吧。以学生的身份。”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当志保完成我的要求回来后,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其实这也不能怪志保的动作太慢,而是这次工作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去完成,一方面消除资料,一方面还要注意不被身边的工作人员发现。所以要等待所有人都离开的机会是很难的。

“冰。。。”志保微微喘着粗气回到了我的房间。

“欢迎回来志保。”我微笑的看着她。“东西带回来了吗?”

“嗯,和工藤新一所吃下同期的药还剩下两颗,这够吗?”志保递给了我一个不大的盒子然后平复了一下呼吸道。

“嗯。足够了,辛苦你了志保。”我接过盒子后,上前轻轻的环抱起了她。

“呀啊。。你干什么?”志保对我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双手环过了我的脖子。

“你不是要我告诉你一切吗?去我的卧室吧,我会告诉你一切的。”我淡淡的笑了笑,抱着志保走向了卧室。

将志保放在床上后,我坐在了她的身边,轻轻揉了揉她茶色的刘海笑道。“志保,在我出一切之前,你先告诉我,你相信我吗?”

“嗯。。。”志保想都没想就给出了我答案。

“呵呵,那我的话你也都会听的对吧?”

“我不是已经听你的话去做了你想做的事情了吗?”志保有些幽怨的看着我。

“嘻嘻,的也是。那你就在听我一句话吧。。。就算我不在了,你也要一个人好好的活下去。”

“冰。。。你到底想什么?”志保的眼中此时充满了不安,她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

“志保。你应该知道我让你帮我做的这几件事的意义吧?”我伸手拥了拥她的娇躯道。

“虽然不太确定,但是我多少能猜出来一点。。。但是我还是想听你亲口出来。而且我希望我的猜测是错的。”志保有些担心的看着我。

“嗯。我想你猜的没错。我要逃离组织。”我有些严肃的看着志保。听了我的话后志保的娇躯微微一颤。

“不可以!你是组织里的金牌,你应该知道的。要想脱离组织,唯一的方法就是死,否则不论你逃到涯海角,组织都会一直追杀你的!”志保紧紧的抓住我的衣服大声的道。

“没错。所以我才让你帮我做这些事情。”

“你是。。你想。。”

“嘘。。。”我再一次打断了志保的话。不让她继续下去。

“不可能的。那样做太危险了!冰。我不允许你那么做!”志保的眼角闪出了一丝泪花。

“呵呵。志保,最一开始我也不想这么做。但是。。。我现在有必须这么做的理由。”我擦了擦志保眼角的泪水轻声道。“志保。我现在只想对你一句话。”我伸手穿过志保的脖颈,将她的头向自己拉了过来。最后额头轻轻的顶在了志保的粉额上。

“志保。你要记住,我,一直都深深的爱着你。”

“冰。。不要。。。”志保眼中的泪水再次涌了出来。“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傻瓜。。。我怎么舍得让你一个人。。。”不在多什么,我对着志保柔软的双唇轻轻的吻了下去,这一吻,仿佛时间静止,这一吻,仿佛地永恒。

“。。。嗯。”伴随着志保的一声闷哼。我一个手刀轻轻的劈在了志保的颈间。志保的眼神逐渐失去了聚焦,最后软软的倒在了我的怀里。伸手将志保抱回床上,为她掖了掖被子。看着她恬静的睡脸,一股心痛之情不由得散发而出。

“抱歉志保,眼下我已经为你铺下了最平整的道路。接下来的一两个月,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了。”在她的额头轻轻一吻,我转身走出了房间,将一纸信条放在了桌子上,用一把短款的马格纳姆压在右下角,用一只玫瑰压在了左上角。从志保给我的盒子中取出了一粒胶囊放在了一个装有戒指的盒子里,而后将盒子收进了项链。同样将另一颗胶囊放在了一个略的盒子压在了信条上。最后深情的看了看我的房间,淡淡的一笑,伴随着房门的开启声,我不带一丝遗憾的离开了这个久居十年的房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