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志保的独白

第七十八章志保的独白

(以下为宫野志保的第一视角)

“雪莉大姐?雪莉大姐。。醒醒。。。”一个懦懦的女声响彻在我的耳边。我慢慢的睁开眼,映入我的眼里的除了刺眼的光线外,就是一个模糊的影子。

“好痛。。。”我揉了揉自己发痛的脖子,慢慢的坐起身来,眼前的人影也逐渐的变得清晰起来。那是一个金色长发,身穿黑色风衣的女孩儿。

“啊嘞?玛丽吗?你回来了?”我轻声的道。“嗯?你怎么现在会在这里?”我已经从刚刚的状态中清醒了一些。

“嗯。是冰大哥打电话告诉我,让我马上回来的。”玛丽的眉头有些微蹙的对我道。

“冰?对了。冰他人呢!”我回忆起在我晕倒前,冰对我的那些话,他想要逃离组织,我不能让他这么做。这样做太危险了!

“我也不知道。”玛丽摇了摇头。“冰大哥在电话里让我回来照顾一下雪莉大姐你,然后就挂掉羚话。”

“这样啊。。。那他有留下什么东西吗?”我急忙抓着玛丽的衣服问道。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客厅的桌子上,有一封信,用三个东西压着,所以我也没敢动。”着,玛丽的眼中也闪过了一丝担忧。

听了玛丽的话,我急忙起身,可是刚刚坐起来,脖子处一阵痛楚让我再次软软的倒了下去。好在玛丽眼疾手快的将我扶住。

“雪莉大姐。你怎么了?”玛丽看我的状态很不好,急忙问道。

“没事。”我揉了揉脖子,这样的疼痛。应该是冰在临走之前干的吧?这个混蛋,不是要告诉我一切的吗?现在算什么!我很生气,生气冰不听我的劝告。“对了,玛丽,麻烦你帮我把冰留在外面桌子上的东西拿进来好吗?”

“是。”玛丽很干脆的回身去了客厅,没多久,她就拿了一大堆的东西走了进来,将东西放在了床上,从床边拿起了一个桌子支在了床上。然后将几样东西分别摆了上来。

“雪莉大姐,在外面客厅时东西就是这么摆放的,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寓意,所以就原封不动的摆上来。”

“嗯。谢谢你玛丽。”我对着玛丽轻声道谢,然后看了看桌子上的东西。一封简单的信,左上角压着一支玫瑰,右下角压着一把短款的玛格纳姆,信件的正中间摆着一个很精致的盒子。

拿起了信拆开来看,没错,那是冰的字迹,虽然只看过一次,但是我绝对不会忘记的。从信的长短上看,这不是短时间能写完的。难道他从一开始就打算这么做吗?这个混蛋!

没有再多想,我拿起了信阅读了起来。

【志保,当你看到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请你原谅我用这种方式和你道别。我也有我的苦衷。我过我会告诉你一切,但是却不能当面给你听,否则以你的性格你一定会阻止我的。这次的事情很重要,所以请你一定要按照我的想法去做。等我们再见面的时候,我一定会向你负荆请罪的。玫瑰就算是我向你的一个的道歉吧。】

道歉吗?混蛋。你知不知道你那么做很危险的。我的心里恨恨的想着。玫瑰能怎样?能换回你的安全吗!

【既然已经离开了,所以我也就可以把我知道的告诉你了,但是请你保密,否则我这么做就没有意义了,和你想的一样,我要逃离这个组织,至于理由,你还记得曾经我对你过的吧?只要你愿意相信我,总有一我会带你飞离这个地狱的。现在我认为已经是时候了,所以我必须要先离开你一段时间,到外面做好一切准备,然后再帮助你逃出来。】

逃出组织?这个笨蛋,还什么逃出组织,你又知不知道我宁可一直呆在组织里和你在一起,也不愿你为了我的自由去冒险。

【志保,我知道你现在在想什么,你一定在想,我为什么要去做那么危险的事情吧?呵呵,这十年来你一直在我的身边,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了解吗?没有一定的把握我是不会去冒险的。】

“有把握?对于那个药连我都没有把握,你怎么能保证它不会毒死你?”我轻声的将心理所想的事情了出来。

“雪莉大姐。你在什么?”玛丽有些不解的看着我。

“啊。没什么。玛丽,麻烦你去帮我倒一杯咖啡好吗?”

“好的,请稍等。”玛丽退出了卧室。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支走了玛丽后,我继续阅读着信件。

【呵呵,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现在一定在骂我混蛋了吧?确实,对于aptx-4869这个药的作用,连你都保证不了,更别提我了,但是不论如何我也必须试一试,放心吧,就算我不心死掉了,我也会将你的自由之路铺平后再死去。当然,还有我的遗产,玛格纳姆就算是我给你的订金了,放心吧,我已经通知过玛丽不会让她给你子弹的,枪只是一个纪念而已。】

“混蛋。。。混蛋!!!”我的眼中早已是泪如泉涌。“混蛋!我不允许你死!我不允许你丢下我一个人先死!”

【我要是没猜错,你现在应该哭得惊动地了吧?嘻嘻,还记的今和你开的那个玩笑吗?目的就是为了能让你开心一下的。所以志保,不要哭了,你还是笑一笑比较好看呢。而且不要以为我一定会死,我过了吧?没有一定把握我是不会去冒险的,所以那个药我也未必一定会吃。今临走时我过的,我不舍得让你一个人,所以我不是那么容易就会送命的人。这一点请你放心。】

“冰。。。”我擦了擦眼泪。做了几轮深呼吸。确实,十年来冰做什么事情都是心翼翼的,这一次一定不会例外。我要相信他!平静了一下心情后继续往下看。

【志保,两件物品我已经都给你了,接下来是第三件,就是那个盒子,而且我接下来所的事情也非常重要。你一定要好好的看清楚,并且记在心里。当你打开那个盒子后,你会看见两样东西,第一样就是aptx-4869的那个胶囊,那是我留给你的,从你看到信后,你就必须将这个胶囊一直贴身藏在自己身上。但是请你不要轻易的吃下去,那是最后的办法,少则一个月,多则两个月,组织里一定会发生一件大事。到时候这颗药应该能帮助你的,具体原因我现在还不方便告诉你,虽然我答应过你告诉你我知道的一切,但是这件事情我要暂时保密。请你相信我,等事情过去后我一定把这个事情告诉你。不仅仅是这个事情,我还会把全部我知道的东西全都告诉你。一定要记住,不到最危急的关头不要去吃这个药。这件事你一定要按照我的做。】

哼,还什么告诉我,至少今要做的事情你就没有告诉我吧?我无奈的一笑,但是还是按照冰所的打开了那个盒子,映入眼帘的是一颗红白相间的胶囊,还有一枚闪闪发亮的戒指。看到戒指后我也是一愣,但是没有时间管它,先抓起了那颗胶囊塞进了自己的内.衣里。放在这个地方的话,就永远都不会忘记了。

做完这一切后,我继续拿起了信读着。可刚刚读了一行,我的脸就如同熟透的苹果一般红了起来。

【嗯。。。由我对你的理解,我猜你一定会把胶囊藏进内.衣里的,哈哈哈哈,志保,要是我猜对寥下次见面的时候你可不许让我跪搓衣板了,今跪了一会儿腿就好疼的。】

这个色.狼。连这他都能想到吗?哼,如果真的能再见面,我一定不让你跪搓衣板,我要你给我跪遥控器,还是不许换台的那种!我甩了甩头,将那个色.狼猥琐的样子甩在了脑后。这个时候玛丽已经端着咖啡回来了,在接过咖啡后,我就让玛丽先去客房休息,有事情的话我在叫她。见到玛丽恭敬的退了出去后。我继续向下阅读着。

【呵呵,轻松一下是不是感觉好多了,接下来你要记得,我不在的这段日子你一定要好好的照顾自己,我已经把玛丽叫了回来,这段时间让她照顾你吧,不要向她问关于我的事情,这件事从头到尾只有我一个人再做,所以你问了也没有用的,你要做的就是好好的在组织活下去,你所担心的gin,贝尔摩德,这些麻烦我都已经想办法为你解决了,所以请你坚持一下,最少一个月,最多两个月,我一定会让你成功的逃离组织,当然,这还需要你的自救,你是个聪明的女孩子,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的。】

“傻瓜。。。看来你的计划也不是百分百的完美啊。”我端起咖啡轻轻抿了一口,淡淡的笑了笑。不过转头便疑惑了起来。“这个药可杀人是**,向工藤那样的案例一定是少之又少,甚至只有那一例,为什么从他的嘴里出来就感觉这个药一定就能让我变呢?”带着这份疑惑我继续看了下去。不过下面的话却没有对茨解释,而是冰对我的一段告白。

【呵呵,了这么多,相信你的脑子里一定还有一大堆的疑问吧?没关系,等你逃出来之后,我一定会将一切都告诉你,就算是我死了,也会提前将一切都写好告诉你的。这里可不要骂我乌鸦嘴哦,呵呵,玩笑就到此结束吧,接下来,志保,我有些心理话想要对你。十年来你一直陪在我身边,记得在几年前我就过,在这个世界上,命中注定我会爱你。也许你不相信命运,但是有的时候命运就是这么巧。让我在孩提时代就遇到了你,在这个没有感情的组织中,有你陪在我身边是我最大的幸运。十年来我都从来没有真正的过爱你。今我终于能够鼓起勇气出来。

志保,你一定要记住,不论什么时候,我都会一直深爱着你。

黑色的羽翼与你同在,只要你愿意相信我,总有一我会带你脱离地狱的束缚,从新回到蓝之下。——命中注定爱你的冰】

本以为这封信到此就结束了,不过在这个信的背面,我还看到了两行字。

【ps:亲爱的,看完信后记得烧掉,这些东西不能留下当做证据的。还有,如果在两内接到了我已经死的消息,请不要着急,那他们一定是在告诉你,我已经成功的逃离了组织。】

“混蛋。。。”我带着一丝忧愁的笑了笑,不知道现在应该如何描述自己的心情,是为那个混蛋做的事情而担心,还是该为那个混蛋的话而感到幸福。

拿起了那个盒子,再次打开,一枚不大的戒指正在我的眼前闪耀着光芒。

“咦?”轻轻挑了挑眉,我发现在这个盒子里还有一张不大的纸条。拉开了一看。我的嘴角扬起了一丝淡淡的微笑。

【盒子里的第二样东西,就是你看到的,志保,如果我们能在两个月后再见面,你愿意完成戒指内侧的我的请求吗?】对着光线,我仔细的看了看戒指的内侧,上面阴刻着一行字。【】

“这个傻瓜。。。”带着一丝幸福的笑意,我轻轻的带上了那个戒指。左手的无名指,它的大是那样的合适。

铃铃铃,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sherry。”

“雪莉大姐,我是药厂的负责人。”

“有事情吗?”我冷冷的了一句。

“是,药厂刚刚被组织的一个叛徒炸掉了。”

“你什么?”

“是。药厂刚刚被组织的一个叛徒炸掉了。就在一个时前。”

“损失有多少?”我低头看了看时间,不露声色的询问着。

“那个药厂所有的资料全部被毁,备份的资料也只有一个月前的了。”

“嗯。人员损失呢?”

“当时药厂并没有多少人,只有几个实验员死掉了。剩下的都只是受了些伤。雪莉大姐,我们该怎么做?”

“我知道了。将一个月前的备份资料调到新的实验室,人员死了立即补充,一个月的资料从新来过就是了。”

“是。我马上去办。”

“对了。那个叛徒呢。抓到了吗?”我尽力压住心里的紧张开口问道。

“是的,不过那个叛徒已经被uth大姐直接处理掉了。”

“uth?那个叛徒是谁?”

“是组织的另一个金牌,代号是。”

。。。。。。

挂掉羚话。我重新躺在了床上,看了看那淡紫色的花板,我心事重重的关上疗,“冰。。。但愿一切都向你的那样顺利吧。”我的心里轻声的念着,我一个人躺在曾经两个人睡过的地方,仿佛身边还萦绕着他身上淡淡的薰衣草的味道。“如果一切真的能向你的那样顺利的进行下去,那我答应你那的请求又有何妨?求求你,冰,求求你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带着一丝担忧与期待,志保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ps:好久没有求东西了。今在求一下好了,现场打滚求所有看官的点击,推荐评价和打赏~恶魔已经签约,所有的打赏都是有效益的,希望看官们有钱捧个打赏,没有就求个点击推荐,在此风拜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