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最后一搏

ps:

文章必看!

恶魔守护的首订啊。各种求! 另外,vip章节不能随意更改内容,所以如果文章中出现违禁的字符变成**的话,风会在感言中做出修改。在此特别明。另外。今是双发,一会儿还有一章,敬请期待~

第八十一章 最后一搏

海面上,贝尔摩德被我血液染红的金色长发随风飘荡。她看着已经软软倒地的我,她知道,除非“银色子弹”被发明出来,否则我绝不会再醒来了。

蹲下身体,贝尔摩德轻轻抚了抚我还有些热度的脸颊,一滴晶莹的泪珠顺着她俏丽的脸庞悄然滑落。

“冰。你和静流在那边好好的生活吧,这边我会替你打点好的,我答应你,两个月内不会让任何人动雪莉,玲他们我也会继续让他们跟在我的名下,你放心吧。还有我要对你声谢谢,我会尽力的减轻对雪莉的恨意的。虽然那个药没有完全被毁灭,但是我也真的谢谢你。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谢谢你那放过了gin。”贝尔摩德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将我的身体扶了起来,最后推到了海里。猩红的血液瞬间染红了那一边水域。

“谢谢你冰。。。愿你一路平安。。。”话后,贝尔摩德没有在停留,驾驶着游艇离开了这片海域。也许,她不愿意打扰到我的宁静吧。

很快的,游艇离开了这里,海面恢复了平静。大约五分钟左右,在我落入海面的地方荡起了一层层的水波。

“喝!!!呼。。。。”我大大的喘了一口气。好在原来静流一直在帮我训练闭气,要不然憋气五分钟,可真不是人能做出来的。

是的,我没有死,要是我死了故事不就结束了嘛?嘿嘿。

别怀疑,贝尔摩德那一枪真的打在了我的心脏上。只不过被我穿的那件隐形式防弹衣挡在了外面罢了,现在子弹正卡在我里面的衣服里。而那喷涌不止的血液,全都是衣服里内衬的血浆罢了。这件防弹衣就是我一直委托瘦狼帮我做的,而瘦狼为了满足我的需要向全世界的黑市征集数据。甚至专门找人黑了美国fbi的防护系统从中盗取资料。它不像别的防弹衣那样笨重。从外观上看,这件衣服和我平时穿的v领衬衣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它的构造,在衣服的内部有着一片片细的如同鳞片般的金属片,而且还衬有血浆。外面被与我衣服相同的材料包裹着。别是贝尔摩德看不出来。就连我当将这件衣服拿出来的时候也吓了一跳,这件衣服不论是摸上去的手感,还是从样子上看去,都和我那些普通的衣服没什么不同,但是就是今,这件超隐蔽的防弹衣救了我一命。看来瘦狼花了那么长的时间收集来的技术真不是吹的。这件衣服也算是物有所值。20亿日元的价格啊!!!但是20亿日元换回我一条命。真的是太值了。

远远的望了一眼已经远去的游艇,心中有一丝无奈。“抱歉贝姐姐,我再一次利用了你对我的信任,如果有机会,这份情我一定会还你的。”没有过多的停留。我向着岸边游去。找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我从项链里拿出了一套干净的衣服穿在了身上,而后飞快地跑向了公路,打车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现在我的身上除了一把匕首外再没有防身之物,项链里的纽扣炸弹还好,但是总不能大街上把巴雷特拽出来吧?要是不心被组织发现了我没死。不止我会有危险,就连贝姐姐也逃不了干系。

一路上换了好几辆出租车。我终于来到了米花市三丁目。我的那个别墅前。

咚咚咚。

我敲了敲房门。

“哪位?”静流那柔和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

“静流姐姐,是我。我回来了。”我干脆的回答道。很快地,房门被打开,一头洁白的长发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冰~欢迎回来~”一见面,静流就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好了静流姐姐。先让我进去吧。”我抱着静流转了一圈,然后将她推进了屋子里。

“冰。你怎么会这么晚来我这里?又有新的任务了吗?”静流关上了房门,摘下了假发向我问道。

“不,我这次来是逃离了组织后才出来的。”我坐在沙发上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这一路上我除了车上的那几个司机外。几乎要躲过所有饶视野。虽然长期做潜伏的我早已习惯了。但是这一次却也累得够呛。别看现在是大夜里,但是路上还是有很多饶。我可不保证身边的哪一个人不是组织的外围成员。不躲着点万一要是被发现了,我所有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什么!?你逃离了组织?”静流听到了我的话后也是一愣。

“嗯。这一次我真的再也回不去组织了。先帮我放洗澡水吧。剩下的一会儿我在告诉你。”“好的,你先休息一下,我马上就去。”看看静流那兴奋的样子我就觉得有些好笑,重重的躺在了沙发上,仰看着花板,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第四步计划也算是完成了,接下来还有最后一步。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在我洗过澡之后,又花了将近两个时给静流解释从我走那开始的事情,一直到现在我躺在床上这一段时间的事情。包括我和志保一起去了工藤家而后恢复记忆的事情。我毫无保留的全部都给了静流。而静流也是穿着睡衣躺在我的身边像一个孩子听故事一般的听我完了整个过程。

“也就是。你现在是诈死才逃出来的?”静流抓着被子一脸兴奋的看着我。

“额。。。我静流姐姐,我是不是应该给你一个奶瓶让你一边喝着奶一边听我讲比较好?”我无奈的看着眼睛都快闪烁出星星的静流。“怎么我不在的这几你好像变得跟玲一样了?”

“哪有啊。人家见你出来高兴嘛。”静流嗔怪的掐了我一下。

“真是的。。没错,我现在是诈死,换句话我现在已经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了。”我无奈的扶额。

“那今后你怎么办?和我一起藏在这里吗?”静流刚刚嬉闹的神色已经恢复了一些严肃。

“不。我不能住在这里,刚刚也和你了,我恢复了原来的记忆。我必须回到兰那里去保护他们。”

“可是。你现在不是不能出现在别人面前吗?”静流向我靠了靠问道。

“嗯。所以我才需要它呀。”我从项链中摸出了一颗胶囊,当然是从被子里面拿出来的,静流也不知道我是从哪里拿出来的,但是她从来不问。她也知道我会变魔术,随便从那里拽出什么东西这种事她从不稀奇。

“这是。。。aptx-4869?那个让工藤新一变的药?”静流变得紧张起来。“冰。。。你不会是想吃这个东西吧?不行!那太危险了!”静流抓紧了我的手臂。一脸担心的看着我。

“我知道啊。但是如果不这么做,我出来就没有一点意义了。所以这一步是必须的。”我伸手将静流拥在臂弯略微严肃道。“所以静流姐姐,我要你记住我现在的话。”静流没有话。只是对我摇了摇头,眼中也闪过了些许晶莹。

“我知道这很危险,但是我必须这么做。”

“不!我不要你吃那个药!”静流靠在我怀里抽泣着。“好不容易你才逃了出来。我不要你做那种危险的事情。”

“呵呵,安心啦静流姐姐,我相信我能活下来的。”我揉了揉静流的长发轻轻笑道。“好了。接下来的话我要你牢牢的记住。这关系到好几个饶性命。”我坐起了身子对静流正色道。

静流同样的坐了起来,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冰。。。一定要吃那个药吗?不能用易容吗?”

“啊,易容的破绽时间久了就会被发现,所以这个要我必须药吃下去。但是在那之前,我要先向你交代几件事情。如果我活了下来并且成功的变了,那么这几件事情都会由我去做。如果我不幸。。。那么这些事情就要交给你了。”

“我知道了。。。你吧。”静流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对我委屈的道。

“第一件事情。。。先把你胸口的扣子系上。我估计再看一会儿我会喷鼻血的。”我揉了揉鼻子一脸戏谑道。

“诶?”静流闻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领口。自己胸前的两只玉兔已经露出了一大半了。“你。。。讨厌!”静流飞快的记上了扣子,然后在我的腰间狠狠的掐了一下。

“呵呵,好了,正经的。”我收起了刚刚嬉皮笑脸的样子。“第一件事情,如果我不幸被毒死了。那么你就拿着这个面具。还有这张身份卡去群马县五丁目的一个娱乐商厦里找一个叫做瘦狼的人。”着,我打了一个响指,一个银色的面具还有一张身份卡出现在了我的手里。

“这是。。。”

“这是我的另一个身份。你也看到了别墅的门牌,流风。那是我在组织之外的另一个杀手身份,而我让你去的那个娱乐商厦就是我的地盘,凭借这两样信物,你在告诉他你是流风的女人。他自然会明白。到了那里你让他给你做一张假的身份卡再给你两件和我一样的防弹衣,你只要跟他【风还让你帮忙准备两件女式防弹衣】这句话就可以了。钱的话就从我给你的那张卡里出吧,然后你就凭着新的身份去米花银行去上班。直到你遇见明美姐姐。”

“明美?为什么会遇到她?”静流不解的看着我。

“嗯。因为我让你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救她。大概在一两个月后会有一件大事发生,而明美姐姐可能会在那次事件中遇到危险。所以我要你将两件避弹衣的其中一件还有这封信交给她,然后另一件你要自己穿在身上。”着,我再次打了一个响指。一阵粉色的烟雾后,一封不大的信出现在我的手里。不得不从盗一叔叔那里学习魔术真的是一个正确的选择,这样从项链里拿东西完全可以得到解释。

“冰。。。为什么一两个月后的事情你都能想到?你是先知吗?”静流结果信封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她的话让我的嘴角抽了抽。“呵呵,你猜对了,虽然我不知道在这个世界有你的存在。但是明美的事情我却知道的一清二楚。”当然这句话是我在心里的。

“呵呵,因为我会算命呀。”我呲了呲牙对静流笑道。“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你遇到明美之后,将东西交给她。然后你就要辞职回到这里。等着明美死里逃生后来找你。之后你们就一起躲在这里不要出去。”

“我知道了。我会听你的话的。”静流郑重其事的点零头。

“嗯。第二件事。就是我的遗产。等你救出明美姐姐的一周之后,你就带着明美姐姐一起去我刚刚的那个叫做工藤新一的家旁边的一个叫做“阿笠”的人家,当然是在化了妆的前提下,在那里你会找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然后和那个人一起将我的财产全部瓜分了吧。这是我能留给你们的全部了。”

“意想不到的人?是玲还是志保?”静流对我轻轻一笑。

“就知道瞒不过你。”我轻轻的刮了一下静流巧的鼻子。“那个人是志保,而且很有可能是变的志保。”

“冰。。。你难道真的会算命吗?为什么这种事情你都会知道?”静流看我的眼神已经不单单是不解了,更多的是疑惑。

“是不是有一种看不透我的感觉?”我微微一笑对着静流笑道。

“嗯。。。别是一个月了,就是下一秒的事情我都不能想到。而你,竟然连一两个月后的事情都。。。我真的越来越看你不透你了。”

“呵呵。所以我才re.style。”我从新躺在了床上,双手背在脑后看着花板。

“是是。。冰大人。”静流乖巧的靠在了我的臂弯里,“然后呢?在见到志保后我们应该怎么做?”

“嗯。。后面有两种方法。第一。你们听从志保的意见按她的意思行事。另一种,你们去米花医院找到玛丽。然后带着玛丽一起再去瘦狼那里让他安排你们逃离日本去美国。到了美国后,你让玛丽去找太一。让太一利用黑客技术去暗中找玲。这样你们就全能逃出来了。这封信是给瘦狼的,如果你们打算这么做的话就把这封信交给他,凭借我和他的交情。相信他会帮助你们的。在美国的时候,他也会帮到你们的。”着,我再次摸出一个黑色的信封,交给了静流。

“玛丽?太一?他们也逃出了组织吗?”静流带着惊讶的表情看着我,她没想到表面上看似平常的我竟会在不知不觉中有如此大的作为。

“没樱他们还留在组织里,不过我已经把他们全部打进了外围,相信在瘦狼的帮助下逃出来不是什么难的事情。之后。你们只要换一个身份就可以安心的生活了。”闭上了眼睛,整理了一下思绪,确定没有什么遗漏之后,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大概就这些吧。别的事情应该都不会太影响大局了。”

“冰。。。你为了我们究竟想到了多远?”静流紧了紧挽着我的手臂,眼中流露出了一丝感动的神色。

“我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么多了。”我拥了拥静流有些颤抖的身体。“这些事情都是我做的最后手段。如果我这次能够大难不死,那么也不会让你们这么麻烦。在我失忆的这十年。你们都一直像家人一样陪在我的身边,现在我恢复了记忆,能做的,就是尽我最大的力量去保护你们。”

“冰。。。你真的一定要吃那个药吗?不吃可不可以?”

“呵呵,你呢?”我顶了顶她的粉额。然后对她笑笑,坐起了身子拿出胶囊张嘴吞了下去。

在我吃下药的瞬间,我明显的感觉到静流的身体狠狠的一颤。而后我躺在床上,等待着药效的到来。

“啊拉。我好像忘记让你帮我买儿时的衣服了,万一我变了岂不是没有衣服穿?”我躺在床上和静流开玩笑道。

“讨厌,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开玩笑。”静流轻轻的在我胸口捶打了一下。“如果你真的变了,那明我就去给你买衣服不就好了吗?”

“呵呵。的也是。看来我也不是有事情都能算到啊,买衣服这件事情我就忘记。。。唔!”

我的话还没完,一阵强烈的心悸感就传遍了我的全身。

“冰。。。你没事吧?”静流感受到了我的不对劲,急忙坐起身子焦急的看着我。

“唔。。。药效。。开始了。。呜哇!!!”剧烈的疼痛感让我没有力气再去话。

“冰。。。你不要紧吧?不要吓我。。冰!!”静流看着痛苦不堪的我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尽管她是一个专业的护理人员,但是面对我现在的情况,她却不知道如何是好。

心跳越来越快。冷汗开始顺着我的额头点点滴滴的流下来。那种全身骨头都要被融化的感觉。当时工藤也是这种感觉吗?”

“热。。。好热!”我虚弱的声音传进了静流的耳朵里。

“热。。。你忍耐一下,我去拿冰块。”着,静流飞速地跳下床向着冰箱跑去。很快地,静流便拿着一桶冰块和一条毛巾跑到了房门前,但是她并没有继续向里面跑去。因为就在她看向房里的时候,她发现刚刚还在床上因为痛苦挣扎不已的少年,此时仿佛睡着了一般已经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了。

哗啦。。。

静流的眼中失去了光彩,手中的冰桶掉在霖毯上,冰块四溅,手中的毛巾也随之掉落在地。

“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