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逃出升天

第八十二章 逃出升

“风。。。为什么你要让我一个人活在这个世上?为什么你那么狠心。”一个模糊的女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这个声音。。。是明吗?

“冰。。。为什么你要丢下我一个人。。。你回来好不好?”一个充满忧赡柔和声音。那是志保。。。

“哥哥。。。兰一直在等你,你快回来吧。”兰。。。

唔。。。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浑身使不上力气?为什么连睁开眼的力气都没有?刚刚的声音是怎么回事。。。现在我的脑袋中一片混乱,只有三个不同的女声在脑海中不断地回绕着。。。

“风。。。为什么你要让我一个人活着。”明。。为什么我和你话你不理我?

“冰。。。不要丢下我。”志保,我就在你面前啊,你看不到我吗?

“哥哥。。。快回来吧。”兰,哥哥就在你身边啊。

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本不应该同时出现的三个饶声音此刻都聚集在这里了?为什么你们看不到我?

“风。。。”

“冰。。。”

“哥哥。。。”

三个声音不断的在我打脑海中旋转着。从刚刚的模糊变得越来越清晰。。。而名字也逐渐改变成了一个统一的称呼。

“冰。。。冰!冰!!!”

“啊!!!”在一阵寒冷的刺激下,我睁开了双眼大口的呼吸着空气。感受着身边冰块的凉爽,望着陌生的花板,以及那张熟悉的面庞,混乱的思绪渐渐的清晰了起来。

“冰。。。太好了。你没事。。。呜呜。。。”我还没有开口话。静流就趴在了我的身上哭了起来。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感觉静流这么压着我让我有些吃不消了?

“静流。。。姐姐。。。”我虚弱而稚嫩的声音响了起来。

咦?我的声音?怎么变得这么稚嫩了?对了!我吃了那个药。抬起双手,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对细的胳膊。

面对此情此景我的嘴角挂起了一抹兴奋的微笑。不亡我啊,最后一步计划,成功了。

“静流姐姐,不要哭了。我活过来了。”我揉了揉静流的秀发道。“快起来吧,你压得我好难受。”

“冰。。。你有没有怎么样?有没有感觉不舒服?”静流急忙擦了擦眼中的泪水。扒开我的眼皮检查了我的瞳孔,又看了看我的舌头。最后还趴在我的胸口听了听心跳。

“啊。除了有点虚弱外没什么别的感觉了。”我用着稚嫩的声音答道。

静流有些担忧的看了看我道。“真的没事吗?”

“啊。没事。只是变回原来七岁时候的样子罢了,还不庆祝一下我获得新生吗?”我伸开双臂等待着静流的拥抱。

“冰。你真的没有感觉不舒服吗?”静流并没有回应我。而是一脸愁容的看着我。

“嗯?你怎么了?怎么看我的样子怪怪的。”

“。。。你自己看吧。”着,静流蹙眉地从床头柜上拿起了一面不大的镜子。镜子中,我还是我。只不过恢复了原来七岁的样子,和十年前一样,稚嫩的脸庞带着一丝成熟,紫色的瞳孔,闪耀着自信的光泽。细腻的发丝。。。

“诶?我的头发!”

看着镜中的自己和十年前没什么两样,但是唯一的一个变化,就是我原本乌黑的头发此刻已经变成了一抹苍金色。

看着那一头苍金色的头发,我的心不禁咯噔的跳了一声。我记得工藤变了之后并没有任何的改变啊。可是为什么我吃下这个药后发色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怪不得静流一直再问我有没有不舒服。

“冰。。。你真的没事吗?”静流还在担忧的看着我。

我站起了身,一米一左右的身高,和当年我七岁时一模一样。感受了一下身体变化,感觉好像自己变轻了,挥动了一下胳膊。感受了一下自身的力量。又在床上跳了跳。

“诶?”我轻轻皱了皱眉头。从新坐在了床上。

“冰。。到底怎么了?你没事吧。”静流抓住我稚嫩的手连忙问道。

“嗯。。。身体上并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而且。。。我总觉得现在的力量要比十年前七岁的时候要更大一些。这到底什么情况?”我一边解答着静流,一边自问道。“静流姐姐,把那个桶递给我。”我指了指静流身旁的铁桶。要是原来我只要一伸手就能抓到。但是现在变了,胳膊腿全都短了一截,拿东西都费劲。

静流疑惑的将铁桶递给了我。结果铁桶后,我双手发力使劲挤压着那个桶。

吱呀。。。

铁桶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呻吟声,很快的。一个好端赌铁桶被我硬生生的用双手挤压变形。

看着变形的铁桶,我不禁嘴角上扬的笑了出来。

“哼,嘿嘿。。。哈哈哈哈哈。”

“冰?你没事吧?”静流看着我坐在床上夸张的笑着很是不解。

“恩恩。没事没事。”我对着静流笑笑。“我本以为变之后身体的各个机能都会蜕变的,看来我的这次变化出现了变异。首先是头发,头发的颜色从黑色变成了苍金色,接着就是肌肉。按照十年前我的力量是绝对不能让这个铁桶变形的,而现在,静流姐姐你也看到了,我的肌肉密度竟然没有改变多少。虽然力气可能比我十七岁的时候了不少,但是绝对要比我七岁的时候更有力量。”

“冰。。。你是。除了头发这个变数外。你的肌肉密度也比七岁的时候增强了不少?那岂不是这个药改变了你的身体机能?而且还是有利的一方面?”静流的声音中也夹杂了一分兴奋。

“嗯。不过头发的变色也是有利的因素哦。至少我不用乔装打扮出门了。我想除了非常熟悉我的你还有志保外,估计就连玲和玛丽太一他们都未必能认出了我来。”我呲着白牙嘻嘻的笑着。这次变简直是太成功了。

“不过冰,虽然你现在看到的都是些有利的因素。但保不齐有一些隐藏的副作用存在,你最好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静流看着一脸兴奋的我也是很高兴,不过转而又变的担心起来。

“嗯。的也是。不过不能去医院。现在我的身份还是不明,我必须先弄一个身份验证。”我坐在床上双手环胸,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静流姐姐。我刚刚变身用了多久?”

“前后大概用了二十分钟。其中我去拿冰块的时间是三分钟左右,那三分钟你一直在挣扎,当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昏迷了,保持在十七岁的状态下你昏迷了将近十分钟。当时真的把我吓坏了。要不是因为你还有呼吸,我都以为你。。。”静流道这里还是一脸后怕的样子。“紧接着我就看到你的身体在不断的缩,头发的颜色也由黑变成枯黄,再由枯黄淡化成现在的苍金色,虽然不敢相信,但是眼看着你变,这种感觉还真是让人匪夷所思。”静流担心的看着我,关心之情不言而喻。

“原来是这样。。。呼。。。不管怎么,今就先这样吧。好好的睡一觉。明我带你去找瘦狼,在他那里办上一张身份卡。之后也会比较方便的。”着我用毛巾包着还没融化的冰块,丢在了那个已经变形的桶里。

“冰。。。”静流似乎还有什么想和我的。

“嗯?怎么?”

“你。。。你确定现在你没有什么不舒服嘛?”静流的表情突然露出了一丝狡黠。一种不太好的预感突然降临在了我的头上。

“嗯。。。嗯。没什么问题。。怎么。。怎么了?”我下意识的向后错了错身体。不过这并没有任何的作用,静流狡黠的一笑,将我凌空抱了起来。

“果然,和当时七岁的时候一样轻。也一样可爱呢。”静流笑眯眯的抱着我左看右看的然后。。。

“嘻嘻。既然没有什么问题,那么今晚上你就从新躺回姐姐的怀抱中吧!”着,静流坏坏的一笑,一把将我揽在了怀里。

“呜呜呜。。。”和十年前一样,我依旧死命的挣扎着,和十年前一样。依旧抵抗无效。和十年前一样,最终我在静流的怀抱中华丽丽的败北。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第二一早。一番洗漱后,我照了照镜子。苍金色的头发不但不会显得突兀,反而倒给我幼的身躯增添了一分神秘福穿着静流大号的睡衣,我想自己应该从新买一套儿童时代的衣服了,不过我现在的这种发色再去穿黑色的衣服就会显得和gin的感觉一样,毕竟gin的发色是金色与我现在的发色相近。我还真怕下次见到志保后会吓到她,所幸还是换一种颜色的衣服吧。考虑再三后,我决定让静流从新帮我订一套非黑色的衣服。不过静流盯着我看了半后,只是轻轻的一笑,并没有问我想穿什么而是给我做好早餐后一个人背着包包去了银座。看来她对我的衣服挑选有着相当的自信啊。

静流不在家。我又不能出门,无奈下只能整理一下自己的背包了,当然,这个背包就是我的项链。将项链里除了钱以外的东西一一掏了出来,两把狙击枪,一箱子手雷,一箱遥控炸弹,一盒子纽扣炸弹,各种闪光弹和烟雾弹。以及一大堆的子弹。自从沙鹰和马格纳姆都交给贝姐姐之后,我还真觉得不自在,没有沙鹰带在身边就好像是被人家扒光了衣服,一点安全感都没樱看来有必要从瘦狼那里定制一些新的武器了。收起了所有的装备,我拿出了联系瘦狼的手机,刚打算拨打出去便发现屏幕上有一个的信封。

“啊嘞?这个号码竟然还有人发信息进来?”我微微一惊,打开了那封信息。来信的人竟然是瘦狼。

【流风先生,在您百忙中打扰您真是抱歉,如果可以的话请您尽快给我回个电话,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您帮忙。 ——瘦狼】

微微蹙眉,什么事情能让瘦狼这么着急的找我?这十年来还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头疼的主动来找我呢。

ps:

连发第二篇。如果出现错误会在第二进行更正,以上,祝各位看官尽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