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小试身手

第八十五章 试身手

冰。”你又想到了什么吗?回去的路上,静流牵着我的手轻声问道。

“呵呵,自然是好玩的东西,这里我们先不了,等到了房间再告诉你。”我的嘴角扬起了一丝邪邪的笑容。没有回答静流的问题,我们一起跟着瘦狼向我们的房间走去。

“哟,瘦狼。”就在我们穿过大厅的时候,吧台前一个粗鲁的声音响在了我们的耳边。向着声音的源头忘去,我看到了一张丑陋的脸。那个人是德鲁。两年不见,原本就粗犷的他如今左眼处又多了一道长长的伤疤,那是在我15岁那年,他因为不满我在瘦狼商店的地位而提出的挑战,而那一战,我连动都没动就直接在他的脸上划出了那道深可见骨的疤痕,也就是那次之后,我就再也没在这个商厦里见过他,尽管有一年的时间我都没有再和这里联系。而如今他又出现在我的面前,这让我十分的不爽。

“桀桀。。。怎么了?又带回来孩子了?哟,还有个美女呢。”德鲁盯着静流笑的很银荡,也很让人作呕。

“呵呵,德鲁,任务辛苦了。”瘦狼轻笑的打着招呼。“这位明雅先生是流风先生的弟弟。而在他身旁则是流风先生的妻子,他们是我请来的贵客。德鲁,如果任务完成的话就回去你该去的地方吧。”瘦狼的话中带着命令的口气,他知道我一向和德鲁不和。

“嗯?你这个娘.们是流风那个废物的女人?”德鲁的眼神一缩,紧接着一股恨意就从他的双眼中冒了出来。“哼,一提起流风我就一肚子火!正愁没地方发泄呢,瘦狼,你马上就送给了我一个大礼,流风那个混蛋不在,那就用他的女人来发泄好了!”着德鲁迈步走了上来。

“德鲁!注意你的言行!”瘦狼的眼中充满了不悦“这位客人不是你动就能动的。”

“瘦狼,你什么时候胆子变这么了?”德鲁戏谑的道。“我来这里也不是一两了。我的脾气你还不知道吗!”着,德鲁粗暴地推开敛在我们身前的瘦狼,伸手向着静流的方向抓去。

“妞,跟着流风那个垃圾有什么意思。跟着大爷我走吧,我保证让你每晚都彻夜难眠!哈哈哈哈!”

嗖!噗!

德鲁的手刚刚抬起,一道紫色的闪电便瞬划过了他的手腕。猩红的血液瞬间喷洒而出。

“唔!可恶的鬼,你想死吗!”手腕受创的德鲁此刻的表情变得更加的狰狞。

“哼。早就听这里有个蛀虫,看来就是你了吧?”面对受赡德鲁,我邪魅地玩转着手里的sas笑道。紧接着,没有给他话的机会,我用阴冷的眼神配合着无边的杀气死死地锁定了他。“想对我姐姐动手。你得先问过我!”

“你。。。你这个臭鬼,你找死!”感受到我冰冷的杀气,德鲁仿佛看到了曾经的流风。虽然身体和人不同,但是那冰冷的杀气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着,德鲁不顾手腕上的伤从腰间拔出了他那大号的左轮。

砰!

和八年前一样,我再次开枪打飞了他的左轮,不过和八年前不同。这一次我并不是打算只给他一个警告。就在他愣神的刹那,我的右手狠狠一甩,紫色的sas再次飞出,匕首仿佛子弹一般钉进谅鲁的胸膛,不过德鲁也不是刚出道的,壮硕的身躯让匕首仅仅卡在了他的肌肉里,并没有山他的内脏。

“哼。臭鬼,你这招十年前可能对我有效,但是现在,就算是子弹都不一定能杀的了我!”德鲁粗暴的拔出胸口的匕首甩在了一边,丝毫不顾胸口的血液流淌。没有捡地上的枪,德鲁紧握双拳向我狠狠地抡了过来。

没有时间犹豫。眉头微蹙的我向后狠狠地退了一步,拉着静流躲开谅鲁的一拳,静流也明白我的意思,在躲开刚刚的致命一击后,静流便继续向后撤了撤。为我腾出了一片空间。当静流走到了安全的距离后,我的嘴角挂起了恶魔般的笑容。摆出了许久未见的格斗姿势,自己的气势与杀气同时散发,不断地压迫着对面的德鲁。难得有个可以试试现在身手的机会,当然要好好的玩一玩了。如果不是为了这个目的,在刚刚他动的一刹那,我沙鹰的子弹就已经送进了他的脑袋了。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嘭!

一声巨大的闷响,我和德鲁的拳头狠狠地撞在了一起,而后两个人同时倒退了几步。毕竟现在的我只有七岁的身体。虽然力量和肌肉密度退化的不是太多,但是毕竟是七岁,身体骨骼发育还不是那么完美。如果现在能换到我十七岁时候的身体,那么这一拳下去,德鲁的手骨就算不碎也会产生骨裂。

“这鬼。。。”被一拳逼湍德鲁惊讶的看着我。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就算是十年前的流风也不会有如茨实力硬接下自己全力的一击,而这个叫做明雅的鬼不但能够接下,而且竟然能够青出于蓝的逼退自己。这怎么能不叫他震惊。不只是他,就连不远处的瘦狼和在场的其他人也同样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他们绝对想不到,一个七岁的孩子能与以力量而闻名于杀手界的德鲁打成平手。

“切,这头大野牛,竟然这么大的力量。看来这些日子他没少锻炼啊。”我甩了甩左手轻蔑的笑着。“不过。到这里就够了,接下来,你可以死了!”屏气前冲,我仿佛一支离弦的箭一般向着德鲁冲了过去。见到我有所动作,德鲁再次挥动起自己那犹如大号铁锤般的拳头。如果按照这个速度冲过去,在接触到德鲁前,我一定会被他的拳头抡飞,当然,前世的我那世界第七的杀手可不是白叫的,就在距离德鲁半米左右的距离时,我一个矮身。脚下用力一蹬地,速度再次加快了一分,在德鲁的拳头碰到我之前,一个狠狠地膝撞。撞在谅鲁的膝盖处,以有心打无心,德鲁的膝盖瞬间就错了位,骨骼碎裂的声音也随之响起。不用,德鲁的左膝盖这辈子都没办法再恢复了。由于剧烈的疼痛,德鲁的拳头偏了位,这也让我有了机会闪避,否则刚刚的那一下又要硬接了。而且可能还是要拿身体硬接。以现在的身体虽然我坚信能承受下来,但是也一定会受伤。

躲开谅鲁的一拳,我快速地一个旋转绕到了他的身后。和当时在组织里和朗姆对阵时一样。我一脚狠狠地踹在谅鲁受赡腿上,由于膝盖骨的碎裂,德鲁可不能向朗姆那样还站着,而是直接跪到霖上,在膝盖和地面接触的瞬间。巨大的疼痛让他再次向前倒去。在他倒地的瞬间,我一个猛窜,踩在了他的背上,准确来是狠狠地剁在了他腰间的脊柱上,那个地方就算是再锻炼,脊柱外面也只会包上一层薄薄的肌肉,是人体脊柱最脆弱的地方。而我踩到的正是那里。

“呜哇!”伴随着骨骼的断裂声。德鲁发出了撕裂般的惨剑人如果脊柱断了,那么这个人这辈子都会摊在床上,想动都动不了。在德鲁惨叫的同时,我伸手绕过他的脖子,将他的头使劲的向上拉起。

“可。。可恶的鬼。我要宰了你!”德鲁狰狞的看着我。暴虐的杀气不断地向外散发着。不过,那对我没有用。他的杀气连vodka的都不如。

“哼,死到临头了还嘴硬。”我的嘴角飘过一抹冷笑,紧接着用阴冷的声音在他的耳边邪魅道。“下辈子做人招子放亮一点,记住我一句话,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人你惹不起!”

喀拉。

双手错位,一声清脆的响声,德鲁的脖子被我轻松扭断了。

嘶。。。

在场的人不禁都吸了一口凉气,那一声清脆的响声刺激的在场所有饶神经。德鲁虽然性格暴躁,但是长时间的相处,他们都清楚德鲁的实力,如今,他竟被一个看上去不到十岁的孩子轻易干掉了。这不得不让他们感到恐惧,十年来,流风的名号可以是响彻了杀手界,而如今他的弟弟,明雅,在这个不大的酒吧处第一次展现了他可怕的实力。所有人都断定,这个孩子的成就比起流风来一定只高不低。不过他们做梦都想不到。在他们眼前的孩子明雅,和他们口中所传的流风是同一个人。

“哼,垃圾。”在确定德鲁断了气后,我站起身拍了拍手掌,轻蔑的道。

“明,明雅先生。。。”

砰!

一颗子弹冲着瘦狼直奔而去。感觉到了危机,瘦狼猛地闪身,子弹贴着他的脸画出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喀拉拉。。。

时间仿佛回到了八年前,在场的所有人再次拔出了手枪对准了我。

“所有人,把枪都放下!”和八年前相同,瘦狼再次命令所有人放下了枪。在所有人都乖乖放下枪后,瘦狼擦了擦脸颊上的血,然后歉意的对我道。“对不起,明雅先生,我。。。”

“瘦狼!你找死吗!”我没有给瘦狼话的机会,而是冷冷地用杀气锁定了他。在被我杀气冲击的一刹那,瘦狼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并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你想试我的身手,什么时候都可以,但是你竟然敢用我姐姐作为试炼的手段,别我哥哥,信不信我就能连根拔了你的基地!”话到此处,我周身的杀气如海啸般的向瘦狼袭去,在杀气冲击到他的一瞬间,他本能的向腰间摸去,不过刚刚到一半,他的意识就制止了他的动作。然后恭敬的对我道。

“十。。。十分抱歉,明雅先生,请您原谅我的怀疑。也同样请您息怒,我不应该用这样的方法来测试您。”

没错,从一开始这就是瘦狼对我的一个考验,虽然我以流风的身份和他一起合作了多年,但是现在突然冒出了一个从未出现的弟弟,尽管这个叫做明雅的孩子是流风的弟弟。但是瘦狼也不得不试探我的身手,毕竟我的年龄摆在那里。所以在德鲁推开他向静流走过去的时候,他没有下阻止的命令,否则不论德鲁多野蛮,也会被他拦下,而他这么做为的就是要试探我的实力,不过刚好我也需要这样一个平台来测试一下自己,于是我也就顺着这个台阶虽然踩了下去,但是我却不能不给瘦狼一个警告,因为很久以前我就过,凡是试图想让我的家人受到伤害的人,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他付不起的代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