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放松的一天

第九十一章 放松的一

咔嚓,咔嚓咔嚓。

接下来的二十多分钟里,我几乎成了一个布娃娃,被静流来回来去的拍着照片,企鹅装,兔子装,还有熊宝宝装。一个都没落下,全都被拍了下来,当然,里面不乏我的半月眼加嘴角抽搐加吐白沫的形象。不过静流很显然地乐在其郑用她的话讲,难得恢复了七岁的样子。不好好捉弄一下是不行的。而且在我的头发变成了苍金色后,曾经成熟的指数有些许的下降,但是可爱的指数却直线飙升,这倒是让静流爱不释手。

“静。。静流姐姐。你已经拍了三十多分钟了,饶了我吧。”又过了十几分钟,我穿着雪白的兔宝宝装从静流的怀里挣扎出来,用泪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她求饶道。“我的光辉形象啊,全都毁了。”看着静流身后的凝雪她们正轻掩红唇嗤嗤的娇笑着,这让我瞬间觉得自己刚刚在瘦狼和她们面前建立的完美杀手形象瞬间崩溃了。这哪里还是刚刚杀气肆虐的杀手啊,明明就是在姐姐怀里撒娇的孩子嘛。

“嘻嘻,看在你今那么配合的份上就先放过你好了。”静流捏了捏我稚嫩的脸蛋狡黠道。

“呜呜。。谢。谢谢。”对此,我泪流满面。

“扑哧。”在静流的身后,凝雪轻声的笑了出来。

“。。。。。。”我眯着半月眼气鼓鼓地看着凝雪她们。而她们也在感受到我幽怨的眼神后,稍微收敛了脸上的笑意。但是脸上的那份强忍却依旧明显。

“玩了这么久。。。你们的正事没忘吧。”我转移话题道。

“是的,明雅先生。”凝雪微微正色道。“我已经吩咐凝霜去办理了,白河姐为您挑选的两套特制的服装正在我们的加工厂制作。请您放心。”

“两件?”我挑了挑眉。抬头向静流看去。“静流姐姐,你不会是把银座买的两套衣服又从新定做了一次吧?”

“当然啦,因为我认为那两套衣服是最完美也是最适合你的了。”静流对我俏皮地眨了眨眼道。“这样一来一年四季都可以有衣服穿啦。”

“恩。。也对,别的款式我也穿不惯。”我耸耸肩。其实对于衣服这种东西来。我就是为了保暖,至于穿出来后到底好看不好看,那是静流的事情。静流和我一起生活了十年。我的喜好她自然一清二楚。

“嘻嘻,距离晚饭还有一点时间,冰,我们去哪里好呢?”在解决了衣服的问题后。静流向我询问着。

“别问我啊,问凝雪。这里是她们的地盘。”我指了指静流身后的凝雪。

“呵呵,明雅先生哪里的话。”凝雪礼貌的笑道。“这个商厦的六层是专门供娱乐的场所。那边有不少的电子娱乐设施,如果打发时间的话,相信那里是最合适的地方。

“好啊,冰,我们就去那里吧。”静流戳了戳我的脸蛋甜甜的笑着。

“是。是。。今你最大,都听你的。”现在这个情况。不论静流想去哪里我都不会反对的,因为我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快一点脱掉这一身兔宝宝的衣服。尤其是在凝雪她们的面前穿成这个样子实在是太丢人了。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换回自己的衣服后,我和静流她们一起来到了六楼。刚走进大厅。电玩城特有的活力气息就扑面而来。

“啊嘞?蛮热闹的嘛。”我微笑道。我以为邻近搬迁,瘦狼会陆续关闭商厦的各个项目,看来他对这次拍卖会还是有些拿不定注意啊,不过也对,毕竟这是一步险棋。赢了皆大欢喜,输了就是一切成空。瘦狼多为自己留一步后手也是应该的。

“是的,在群马县只有这里的娱乐厅是最顶级的,各种娱乐设施您都可以在这里找到。”凝雪欠身道。“听美国正在研制一种新的游戏设施,是一种坐进游戏舱内与人工智能系统进行语音识别的电子游戏产品,如果真的发行的话,那么这个娱乐商厦应该是第一批进货的。”

“嘿诶~听上去好像挺有意思的。”我耸了耸肩道。“不过。这个商厦应该再过不久就要拆了吧?在我们拿下那个岛之后。”

“呵呵,如果是那样的话,真的是再好不过了。”凝雪笑道。“如果真的如明雅先生所,那对于我们可是一个大的福音呢。”

“安心吧,这是早晚的事情。”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邪魅的笑容。不过这份邪魅在下一秒就转变成了邻家男孩的面容。“那,静流姐姐。你想玩什么呢?”

“嗯。。。去抓娃娃好不好?”

“好啊,听你的。”毕竟是女孩子。总是对娃娃感兴趣,要不然,我也不可能被静流换了那么多衣服,还拍了那么多照片。对了。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以后我一定得告诉静流这些照片不能外传,如果要是被志保看到了,我估计这辈子我都抬不起头了。这可是一件比拿枪顶着我的脑袋还要难受的事情。

“跟着静流来到娃娃机前,凝雪也从前台提来了一盒代币。一个代币一次,静流开始了她抓娃娃的艰苦路程。

“恩。。右边,右边一点。再往前一些。下手。嘿诶!又偏了,呜呜呜。。。”静流看着娃娃机里再次落空的铁爪。不由得摆出了一副委屈的样子。

“哧。。。”看着静流委屈的模样,我不禁笑出了声。明明已经是26岁的大姑娘了,还像个孩子一样。

“冰。。。你在笑什么。”静流眯着半月眼气鼓鼓的看着我。

“不,没什么。”我嘻嘻的笑着。“只是觉得静流姐姐你越来越像孩子了。”

“是吗?”静流的头上顶起了一个“井”字。而后缓缓地蹲下来,双手放在我的脸颊上,使劲的揉捏着。嘴角还透出了一丝狡黠的笑容。“我们现在到底谁是孩子啊。冰~”

“唔唔唔。。。我,我撒时少哈纸。”我被静流狠狠地揉捏着脸颊,连话都不清楚了。只能含含糊糊的求饶。好像我变的这两。静流捉弄我的次数明显增加了。到底是因为头发颜色的变化让我看上去更q了。还是静流的年龄到了,开始喜欢孩子了?当然,这种想法我可不敢出来,否则今一定会被静流打死的。

“嗯嗯。乖~乖~”静流摸着我的头嘻嘻地笑着,完全不理会我的半月眼和被她捏的通红的脸颊。轻轻地伸手再次把我抱了起来。

“啊嘞?静流姐姐,你这是干什么?”我疑惑道。

“既然冰你那么有自信,那你就来玩玩看啊。我就不信你能那么容易就抓上来。”静流甜甜的笑着。

“这个东西哪有你的那么难。”我微微叹口气道。而后就把手放在了操纵杆上。而一旁的凝雪也很淡然的向娃娃机里面投了硬币。

“只要把铁爪对准娃娃。然后等稳定之后,按下按钮,不就好了吗。”着,我已经调整好了铁爪的位置,按下了按钮。只见铁爪缓缓的下降,正好抓住了一只娃娃。

“你看,我很简。。。嘿诶?!”我的话还没完,只见娃娃仿佛是抹了油一般,三只铁爪从娃娃的身上一划而过。刚要被抓起的娃娃就这样掉了下去。

“看吧。。我就没那么容易嘛。”静流眯着半月眼一副藐视的看着我。

“额。。。这个,这个是意外。”我脸红着辩解道。“凝雪再来一次。”

“是。”凝雪再次投了一枚硬币进去。

整个操作娃娃机的过程不足30秒。铁爪再次向下抓去,不过和上一次一样,明明对准了,但是抓上来的结果依旧是一团看不见的空气。

“。。。我,这个机器不会是坏了吧?”面对嬉笑的静流。我有些无语道。从来没有像今这么丢人啊,而且还是一两次。

“呵呵,明雅先生,这里的机器肯定都不会出问题的,这点请您放心。”凝雪欠身道。

“是吗?那阿雪你来抓一个我看看吧。”我眯着半月眼,一副不信任的样子看着她。

“诶?”凝雪显然被我的称呼叫的一愣,不过很快她就反应过来。考虑到我的身份,我这么称呼她确实不会过分,不过一想到年龄就。。。

“呵呵,不瞒明雅先生,这个东西我不擅长,到是霜儿很喜欢。或许应该让她来试试。”着。凝雪微微侧身,将凝霜让了出来。

“这个被叫做凝霜的女孩确实有着些冰冷的特征,可能是因为狙击的关系,让她漂亮的的大眼睛中时而闪过几缕精光。不同于凝雪的成熟气质,也不同于凝月的羞涩气息。那是一种干净利落的眼神。

凝霜也没有多什么。只是对着我和静流礼貌的一欠身而后便投了一枚代币在机器里,移动铁爪,定位,按下按钮。整个动作不足十秒,但是就这短短的时间,一个娃娃就被抓了起来。被铁爪送到了取物口里。

凝霜很从下面的取物口中拿出了一个企鹅的公仔,交到了我的手里。再次一欠身,然后便回到了凝雪的身后。留下了盯着豆豆眼的我在那里发呆。

“嗤嗤。。。哈哈哈哈。”静流看着一脸窘态的我不由得笑开了花,“嘻嘻嘻,冰,看来你对抓娃娃一点赋都没有嘛。”

“。。。。。。”对于静流的调戏,我只能气鼓鼓的承受了。“好吧,我承认我对这个东西一点赋都没樱”

“哈哈,冰,你生气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静流见我气鼓鼓的样子,又是一阵嬉笑。

“可恶,我还就不信了。”对于静流的嬉笑,我总觉得有些不甘,于是抓过了凝雪手里的一些硬币后,我开始了一段超长时间的挑战。

下手,落空。下手,落空。而每失败一次,静流都会伸手戳戳我气鼓鼓的脸蛋。弄得我只能郁闷的继续投币,继续抓。

“呵。。”在我们的身后,凝雪见到我和静流的嬉闹。嘴角也是泛起了一丝淡淡的笑容。而后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

“姐姐,很少见你在任务的时候放松呢。”凝雪的身后,凝霜轻声道。

“恩?嗯。是呢。”凝雪轻声道。“或许,我们眼前的这个任务目标是个特例吧。”没错。对于“袭夜”来,我和静流就是她们这次的任务目标,不过这次并不是铲除,而是保护。虽然内容截然相反,但是任务就是任务,只要是任务,作为袭夜的指挥者就应该要时刻的警惕,这是杀手的一种习惯素养。因为稍微一个不留神,就有可能露出致命的破绽。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而这种损失。多半是自己的性命。

“嘿诶?为什么是特例呢?”凝月不解道。

凝雪听后也是轻轻一笑。而后对着我的位置轻轻挑了挑尖翘的下巴“你们看。”顺着凝学的指引,凝月和凝霜同时看向了我。此时的我还正在眯着半月眼接受着静流的调戏,而后很快就转战了身边的娃娃机。

“我和他第一次接触的时候是在任务酒吧。当时你们两个去收拾装备所以不在,而那个孩子。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冰冷。尤其是在他杀掉德鲁的时候,虽然当时我们距离很远,但是我依旧能感受那冰冷的杀气向我阵阵袭来。当他对老板开枪的时候,虽然本能的我向他拔了枪,但是真的,那个时候我持枪的手真的在颤抖,而老板的一声命令。让我仿佛见到了八年前的那个传。”

“传?你是,一直流传在老板杀手阵营里面的,明雅先生的哥哥,流风先生的传?”凝霜接问道。

“没错。”凝雪的脸上挂起了一丝淡淡的笑颜,“那个时候,已经十一二岁的我们还在训练营里面哭哭啼啼。可那个年仅九岁的流风,他所拥有的杀气已经让包括老板在内的所有人都留下了可怕的记忆。而就在刚刚,那阵冰冷的气息席卷了我之后。我才发现,在流风的面前,我们真的只可能是个笑话而已。不别人,光从明雅先生的身上我就能感觉到,当年的流风,一定比现在的明雅只强不弱。更不用现在了。”

“怪不得,老板那么尊敬他。”凝月专注道。而后脸上便露出一丝狡黠。“我记得姐姐好像一直很憧憬流风先生吧?”

“呵呵,是啊。”凝雪并没有回避这个话题。“那个在杀手界年仅17岁就成为了传的存在。虽然他一直都在老板的基地接任务,但是我一直都想看一看,想看一看在他那张银色的面具之下,到底拥有着一张什么样的冰冷面孔。”

“不过那似乎和我们的话题没有太大关系吧?”凝霜继续问道。

“呵呵,本来是的,但是,在见过明雅先生之后我发现似乎盼望的感觉没有那么大了。”凝雪轻轻耸了耸肩道。

“嘿诶?难道。。难道姐姐喜欢上明雅先生了吗?”凝月惊讶道,不过很快地凝雪就回身抬手给了她一个爆栗。

“死丫头,瞎什么呢。”凝雪的俏脸微微一红。“我是,看到了他,我似乎就能明白流风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了。”

“诶?这是为什么呢?”凝月揉了揉被打的地方。吐了吐舌头继续问道。

“你们看。”凝雪再次扬了扬下巴。“现在的明雅,哪里还有杀手的样子,像我们这样的,不论什么时候,身边都会有淡淡的杀气,那是因为长期的杀人让我们不由自主的沾染上了这种气息。就算是我这种擅长潜伏的人都不能完全收敛气息,但是现在的明雅呢,如果不知情的话,你们能看出他是一个杀手吗?”

听了姐姐的话,凝月和凝霜都看了看还在与静流嬉闹的明雅,然后摇了摇头。

“感觉,那就是一个在姐姐怀里撒娇的孩子一样。”

“嗯。。完全没有感觉到他是一个危险的存在。”两个女孩如是道。

“呵呵,所以,我似乎能够感觉到,流风应该也是这样的一个人。”凝雪的眼中闪过一丝憧憬。“一个对待敌人冰冷如恶魔的人,同时对待自己家人又像阳光般温柔的存在。所以白河姐这样几乎对杀气抵抗力为零的人才会愿意陪在流风先生的身边吧?”凝雪向往的道不过紧接着她的眉宇见就出现了一丝疑惑。“但是。。。”

“但是?”

“啊。。不,没什么。”凝雪摇了摇头道。“可能是我想太多了吧。”

“嘿诶~姐姐,你好像吃醋了哦。”凝月调笑道。

“死丫头,就你嘴快。”凝雪佯怒道。“快去准备今晚的守夜工作吧,今你是第一个。”

“嘻嘻,是。”凝月再次吐了吐舌头。然后转身向着电玩城的大门跑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