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意外夜晚

第九十三章 意外夜晚

“那么。。。明雅先生,有想到什么好的应策方法了吗?”在静流走后,已经在我面前陪坐了两个时的瘦狼终于开口问道。

“啊,虽然有了方法,但是总觉得不够完美。”我揉了揉额头道。“先看看你收集来的资料吧,看看对我的方法有没有什么促进作用。”我缓缓的吐了口气,拿起了身旁的资料。于此同时,瘦狼也开始了为我明除了那条赤练王蛇外,其它三饶特性。

“如您所见,明雅先生,残忍雪茄他的喜好很简单,就是钱和权利。除此之外他对别的基本都没有兴趣。他的格言就是有钱有权,就能掌握一牵而他个饶喜好,就是雪茄,这也是他称号的由来。”

“喜欢钱的人往往是最好打交道的,不过现在我们也正是缺钱的时候,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好对付的。”我翻看着残忍雪茄的资料,里面都是记录一些他交易的事情。而且所有记录的金额都不,基本都是上亿的交易额。“先不管他,下一个,魔狐。”

“呵呵,正如他的名字,魔狐,他除了占据了狡猾这一特性外,还有另外一个特性,女se。这是他的喜好,不过他也因为自己出众的相貌,博得了许多名媛的支持,社交也一直保持的很好。

“呼。。。一个狡猾的狐狸。身边还有两个实力不菲的杀手。看来得玩点手段了。”我面色阴沉道。“那剩下的那朵花呢?”

“前面也对您过了,虐杀,尤其是对孩子,不过与其单纯的虐杀,不如前面在加一个字。”瘦狼的嘴角裂开了一个难看的笑容。

“靠,真是个变态的女人。还是对孩子。”我不由得吐了个脏字,在虐杀前面加个字,再配上瘦狼的笑容,是个人都知道他要什么了。

“大概情况就是这样了。明雅先生。我们该怎么办?”瘦狼在解释完后,向我问道。

“从现有的资料上,我们知道的还是太少了。”我将所有资料扔在了桌子上,对瘦狼严肃道。“按照我们的资料看。对于每个势力背后到底有多大的实力,有没有隐藏的实力,我们一无所知。唯一知道的就只有魂殇,影杀,幻灭。但是,其它两个势力既然参与进来,自然也会为自己的生命做好保护措施,我想信残忍雪茄和嗜血妖花那边也会有所作为的。”

“那我们。。。”瘦狼听了我的话也是眉头紧拧。

我没有话,只是从新回复了思考的样子,但是这次很快的。我的脑海中便闪过了一个计划。抬头看了看对面的瘦狼,又看了看站在瘦狼身边一言不发的凝雪,而后摊了摊手恢复了原来的那份轻松。

“算了,已经这么晚了,也想不出什么方法。距离拍卖会不是还有一多吗?明去了那个岛。和他们见了面,或许我们能了解更多的东西。明晚上再做商议也不迟。”

“。。。好吧,我知道了,那么不打扰您休息了,明雅先生,祝您有个好梦。”话后,瘦狼也不在推脱。站起身便要走出房间。他知道,我现在需要时间。而这一战的成败与否,就要看我们之间是否能默契的配合起来压垮其它的势力。

“阿雪,你留下来。”在凝雪即将跟随瘦狼离开时,我轻声叫住了她。

“诶?是。”凝雪微微惊讶,不过看到了自己的老板点了头。于是就乖乖的听了命令,留了下来。

“这里不方便,来客房吧。”我直言道,而后就朝着客房走去。作为vip房间,这里的隔音效果还是不错的。至少从客房发出的声音,主卧是听不到的。

“不知道明雅先生有什么吩咐吗?”走到客房,一身旗袍装束的凝雪微微欠身问道。

“把衣服.脱了。”我坐在床上,嘴角挂起了一丝玩味。

“诶?”凝雪惊讶。

“有问题吗?”我邪魅道。“下午的时候调.戏了我那么久,现在该换我了吧?”

“。。。。。。”凝雪被惊得已经不出话了,她从没想过一个七岁的孩子能出这样的话语。

“好了,快点吧,我可没有耐性等着。”我邪邪的笑着。“这是命令哦。”

“。。。是。”最终凝雪妥协了,不带一丝表情,凝雪开始将自己身上的旗袍系扣一一解开,很快地,雪白的旗袍滑落,一具比旗袍更加雪腻的酮体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嘿诶。。身材不错嘛。竟然一条疤痕都没樱”

“。。。。。。”凝雪没有话,只是冷冷的看着我。

“不过我好像还没停吧?”伸手蹭了蹭鼻子,我冷声道。“继续!”

“。。。是。”只是简单的一个字,却包含了巨大的不甘与愤恨。玉臂轻抬,上身的玲珑已经离身而去。细腻的丰盈就那样暴露在了那个七岁的孩子面前。

看着我冷冷的目光,凝雪知道今自己是逃不掉了,带着羞愤的眼神,凝雪褪下了自己最后的一道防线。

轻衫落地,一具毫无遮挡的完美身躯展露在了我的面前,而就在凝雪丢掉最后一道防线时,我动了,速度之快,让凝雪毫无防备,抓住凝雪的手,用力一拉,有些失神的凝雪瞬间失去了平衡,重重地被我甩到了chuang上。一个箭步,我将凝雪压在了身下。一只手制住了她的手臂,另一只手扼在了她的颈间。整个动作不足两秒,凝雪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而后任凭她怎么反抗,她都无法从这个孩子的手中脱离出来,这就是她和明雅之间的实力差距吗?

“哼,你要知道,戏弄我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我冷冷的道。“那么。你准备好迎接接下来的事吗?”话至此处,我的嘴角邪笑的更加浓郁了。

“。。。。。。”凝雪依旧没有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我,眼中却不带一丝感情,而后,仿佛是放弃抵抗了一般。凝雪轻轻的闭上了眼睛。侧过头。等待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一牵

“呵哦?已经放弃了啊?”我的嘴角的笑容淡化了一丝。“一点杀气都感觉不到。你竟然完全不设防了吗?”

“是。。。凝雪任凭明雅先生处置。”凝雪并没有睁眼,只是闭着美眸轻声道。

叮当。

一个清脆的响声在凝雪的耳旁响起。睁开眼,只见两把紫色的sas就那样摆在自己面前。

“现在给你一个反抗的机会,否则实在太无聊了。”我贴近了凝雪的脸颊。对着她轻轻吐着气。着,我还松开了凝雪的手臂和玉颈。只是贴近了她,邪邪的笑着。

“。。。。。。”面对如此近的距离,凝雪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微红。匕首就在她的手边,可是,她却没有一丝动容。任由身前这个孩子轻.薄着。

见到凝雪没有一丝动作,我嘴角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磅礴的杀气,笼罩了身下这个毫无防备的女孩儿。

在杀气锁定她的瞬间,我很明显的感觉到了她的娇躯微微一颤。但是。她却并没有下意识地去抓她身旁的匕首,只是勉强地抵御着我杀气的侵袭。

“三秒钟。如果你再不能给我带来点乐趣,你会死的很难看!”我冷冷地盯着凝雪,冰冷的杀气越加浓重,仿佛连空气都结了冰一般。

“。。。。。。”凝雪默不作声。只是带着畏惧的眼神,静静的看着我。

“一!”

“。。。。。。”凝雪没有动作

“二!”

“。。。。。。”凝雪的身体开始颤抖。

“三!”

“。。。。。。”带着绝望,凝雪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合格了。”

“诶?”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我,合格了。”我散去了周身的杀气,从凝雪的身上离开。走到沙发旁,丢了一件浴袍给了凝雪。“一会儿去通知霜儿和月儿,告诉她们今晚不需要守夜了。让她们明一早带着静流姐姐离开这里。至于去哪里,我一会儿会跟静流姐姐的。”

“。。。。。。”凝雪显然不能从刚刚的事情中摆脱出来。坐起身后,就那样带着疑惑的眼神看着我。

“怎么,还不舍得穿上衣服啊。想让我多看一会儿?我到是不介意。”坐在沙发上看着发呆的凝雪,我狡黠的笑道。回过神的凝雪看了看自己现在的情况。而后脸颊通红的穿上了我刚刚丢过去的浴袍。

“对于刚刚的举动,我很抱歉。但是,我不得不这么做。”在凝雪穿衣服的同时我出声到。“在这之前,我想先问问你,你能感觉到刚刚那一系列的动作只是个测试吗?”

裹好浴袍的凝雪对着我微微摇头。

“呵呵。也对,被那样的杀气冲击到了,谁都不会想到这只是个测试吧。”我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

“可是。为什么。”凝雪对着我轻声道,脱下旗袍,换上浴袍的凝雪,此时却有着另一种成熟的味道。

“刚刚我和瘦狼的谈话你也都应该听到了吧?”

“是。”

“那么。。。为了能顺利地完成这次拍卖会,我自然要想一些办法来削弱敌人。”

“您的意思是。。。魔狐吗?”

“啊。”凝雪的思维确实很快。“魔狐这个家伙既然喜欢女se,那么没有什么比美人计更好用的了,经过刚刚的测试,你已经完全合格了。”道此处我的嘴角再次泛起一次狡黠。“完美的黄金比例身段,雪腻的肌肤不带任何疤痕。细腻柔软的手感和精致充满气质的脸蛋。这些你都过关。”

“明雅先生。。。”听了我的话,凝雪不由得脸颊发烫。被一个七岁的孩子看光了身子,这事要是被那两个丫头知道了,她这个做姐姐的可就再也抬不起头了。

“呵呵,不用那么惊讶。”我轻笑道。“至于刚刚对你释放的杀气,是为了考验你在威胁逼迫下,会不会露出你作为夜鸦的那份应有的气息。”我定睛的看着凝雪“不过结果还是蛮让我满意的,虽然不知道你是不是碍于我的身份。但是没有对我动杀心,这就证明这个任务你可以出色的完成了。”没错,如果刚刚凝雪有意识去触碰身边的匕首,那么她的杀气一定会散发出来,如果在接下来的任务中出现这样的问题,我可不能保证凝雪能活着离开。不过面对我那种冰冷的杀气,不论是她真的害怕,还是放弃林抗,那样的结果都是我乐意看到的。我不要求凝雪能干掉魔狐,只需要她为我争取时间。

“今就这样吧,具体的计划安排,在我们去了那个岛之后再。记得通知那两个丫头,明一早来我房门口等着。”对着凝雪轻轻一笑,我转身向着房门走去。

“是。”见我转身离开,凝雪立即站起身注视我离开。而就在我走出门口的那一刻,凝雪再次开口。“明雅先生。”

“嗯?”我回头看了看神色有些迷茫的凝雪。“怎么了?”

“如果。。。如果刚刚,我抓了匕首。。。那。”

“那你一定会死在这里的。”

“。。。。。。”凝雪显然被我的话得一惊。

“。。。逗你呢。”我的嘴角扬起一丝狡黠的笑颜。“我可不舍得对身材这么好的美女动手,那会遭雷劈的。”

“。。。。。。”凝雪没有话,只是脸颊有些微微发烫。

“尤其是。。。身上带有玫瑰花香的女人。”带着一个黯然的笑容,我转头离开了客房,留下了一脸疑惑的凝雪。

“。。。明雅先生。”凝雪的黛眉微蹙,她不能理解,一个七岁的孩子,为什么会有那样的表情。深深的做了两次呼吸,凝雪抓起了自己褪在地上的衣服。然而就在她弯下腰的瞬间,一丝淡淡的薰衣草香充斥了她的鼻翼。

“这个味道。。。”凝雪抓起了穿在自己身上浴袍的领子,这个浴袍应该是明雅今下午穿过的那件,而那淡淡的薰衣草香正是从这件衣服上散发出来的。感受到那宁静的气息,凝雪的眼中闪过了些许迷茫,因为这个味道。。。似曾相识。

“难道。。。不会吧?”凝雪眉头紧锁,紧接着便将脑海中那不切实际的想法甩出了思绪。再次调整了呼吸,而后离开了这个让她即恐惧,又羞涩的房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