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妖花玉损

第一百章妖花玉损

血腥的气息充满了整个房间,在床的不远处,一具已经被撕裂的男孩尸体正躺在那里,呵呵,已经不能趟了,用堆在那里更合适吧。。。尸首处,男孩恐惧的面容还依稀可见。向另一旁望去,各种虐杀的器具都摆在那里。真不知道那个女冉底使用什么样的方法折磨这个孩子的。

“呜呜。。。”江崎优子的另一只手,樱强忍着自己的呕吐福狠狠的瞪着江崎优子。

嘭。

将我们丢在地上后,江崎优子关上了房门。而后带着一脸的贪婪与嗜血的想我们走来。

“可恶的女人,你去死吧!”在我站起身还没有任何行动的时候,樱已经安奈不住,向着江崎优子跑了过去,手里还拿着一根不长的铁棍,应该是刚刚架子上那些器具中她唯一能用来当做武器的东西了吧?

啪!

还没出手,樱就被江崎优子一巴掌扇了出去。孩子毕竟是孩子,就算手里有武器也不可能杀死成年人。

“呵呵,妹妹,看来你很着急啊。”江崎优子的表情变得狰狞起来。伸手就向着樱抓了过去。“既然你这么着急,那就先从你开始好了!”

啪。

“嗯?!”江崎优子惊讶,因为她本应该抓向樱的手却在中途停了下来。在她伸出去的那只手的手腕处,另一只不大却十分有力的手正将他的手腕死死的噙在那里。

“你这个臭鬼!滚一边去!现在还轮不到你!”江崎优子愤怒的喊道。

“哼,这句话我也要对你。想命令我?这辈子都轮不到你!”

咔嚓!

骨骼断裂的声音瞬间刺痛了所有饶耳朵,跟着就是江崎优子凄惨的叫声。古贺樱的面前。我生生地折断了被我抓在手里,江崎优子的右臂。没有给她喘息的机会,紧接着就是对着她的膝盖狠狠的一脚,从腿骨发出的声音来看,就算没有踢断她的腿。短时间之内她也不可能行动了。

在确定这个女人失去行动力之后,我并没有急着下杀手,而是收敛气势,将全部的精力放在了房间的门口处,双手从胸口的项链划过,两把sas瞬间出现在了自己的手里。蓄势待发。只等着门开的那一刻。

果然,就在江崎优子惨叫后不到十秒的时间,房门被狠狠的撞开。

嗖!嗖!噗!

肉体被利刃贯穿的声音响在了我的耳畔。那个被叫做空的男人在听到房间的叫声后第一时间冲了进来,不过我可不打算给他进攻的机会,在开门的刹那。两把sas仿若两道紫色的雷光,向着那个男人飞去。一把迷惑他的视线,另一把直插心脏!

唉。。。可怜杀手榜第十四的强者,竟然因为一个如此癖好的女人而失去了应有的冷静。看着空软软的倒地,我微微摇了摇头。不过这也不能怪空。毕竟在他面前的是排名第五的我,虽然身体变了,但是气势和杀气却没有减弱太多。就在他进门的时候,我周身磅礴的杀气瞬间穿透了他的身体。一方面紧张江崎优子的安危。一方面他根本想不到这个房间会有如此高手的存在,最后又被我那冰冷的杀气一冲,这才导致他只能匆忙躲过飞向自己脑袋的匕首。而无法躲过那道直插心脏的闪电。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呼。。。”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我走向了已经倒地的空。拔下了自己的匕首,然后再他的身上摸了摸,一把格洛克自带消声器手枪。一颗手雷。除此之外他的身上再无别的武器。是不是太过疏忽了?不过想想也对,如果是大动作的话当时准备武器也是来的及。再加上和自己主子在一起的时候,武器是不能带那么多的吧?

哐啷。。。

一声清脆的响声。我将自己的sas丢在了樱的面前。

“撒。。。我能做的都已经做了,接下来就看你了”坐在沙发上。我看着还因为江崎优子的一巴掌而摊倒在地的樱。脸上不带一丝情感的着。

樱揉了揉自己被打痛的脸颊,捡起了身边的匕首。缓缓的站起了身,向着江崎优子一步步的走去。

“你这个鬼。。。到底是何方神圣!”地板上,因为手脚被废而痛苦不已的江崎优子正一脸狰狞的瞪着我。

我的嘴角扬起了一丝邪魅。“re.style.”伴随着话语,一阵冰冷的杀气蔓延开来。江崎优子刚刚还满是狰狞的脸上已经开始浮现出了恐惧。不过这似乎并不能帮助她什么,因为在她面前的不是我。而是早已激动到颤抖的古贺樱。

噗!!!

没有再给江崎优子话的机会,樱已经迫不及待的将匕首送入了她的身体。

“哇啊啊啊!!!”江崎优子痛苦的惨叫着。可惜,隔着两道门,其它房间的人根本就听不到她的叫声。

“可恶的女人!你去死吧!”噗!

“混蛋!可恶!混蛋!”噗!

“我要为我的爸爸妈妈报仇!”噗!

每一句话都会跟着一次刀起刀落。樱不断地用匕首刺着江崎优子,而江崎优子的惨声叫也逐渐的变,最后失去了呼吸。是的,樱了结了嗜血妖花的生命。但是仿佛这并不能解除她对嗜血妖花的恨意,于是。一个静静坐在沙发上的男孩,脸上不带一丝情感地看着一个女孩正做着令人发指的一幕。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在一次深深的刺入之后,樱再也没有力气拔起匕首。跪在地上,眼泪正顺着她琥珀色的眼睛一滴滴的流着。是恐惧吗?亦或者是激动。我不知道。唯一知道的是,这个孩子面对如茨人间惨剧自始至终都没有呕吐过,这就已经比那些温室的花朵强的太多太多了。

我走上前,轻轻拍了拍樱的肩膀。“好了,那个女人已经被你捅成马蜂窝了。够了。”

“。。。。。。”

“怎么了?”

“。。。。。。”

“喂。你没事吧?”那个孩子并没有理睬我。于是我只能蹲下身子去看她的情况。

“呜呜。。。呜哇哇!!!”就在我蹲下的同时,我的耳边响起了她忍耐已久的哭喊。

“好了,好了。没事了,你已经成功的杀死了她了。”我轻轻安抚着樱的头。毕竟是孩子,从刚开始到现在,她所承受的东西已经是许多大人这辈子都没有甚至是不敢承受的了。哭一哭也是很正常的事。

大概两三分钟。所有情绪都已经发泄完毕的樱逐渐停止了哭声,只是不断的抽泣着。看着满脸泪痕与鲜血的樱,我不由的觉得有些好笑,就感觉好像是被画了个大花脸一样。

“你笑什么。。”樱抓住了我的胳膊使劲蹭了蹭自己的脸。呵呵,这丫头到是不傻。知道现在自己满身都是血擦不干净,所以才抓起我的衣服擦净了自己满脸的血痕。

“啊。没什么。”我并没有在意樱的动作。反正现在这身衣服早晚要丢掉的。“那。。。你杀了这个女人,之后你有什么打算吗?”我拉起了樱,向着房门外的客厅走去。这里的血腥气息太浓重了。实在让人恶心。

“我不知道。”樱的眼中闪过了些许的黯然。“爸爸妈妈都被那个女人杀掉了。现在我杀掉了她。为爸爸妈妈报了仇。但是我也不知道接下来我要去哪里。”走出了房间,外面客厅的环境相对好了很多。

“这样啊。那,有没有兴趣跟我离开这里?”

“诶?”樱惊讶。

“啊,在我把事情办完之后,跟我离开这里。我会给你找一个新的环境让你好好的生活下去。”

“为什么?”樱不解。“我们只是偶然才遇到的。为什么要帮我?”

“嘛。。。相见就是有缘,而且我也并不是在帮你,而是我个饶恶趣味罢了。”我耸了耸肩道。

“恶趣味?”樱歪了歪头。而后一脸警惕的看着我。“难道你喜欢调.教萝莉吗?我可不会因为一根棒棒糖就跟你走的哦。”

“。。。。。。”听了樱的话,我不由得满头黑线。这到底是谁教她的。“额。。。怎么会呢,其实我只是。。。”

“呀啊!!!!!!”

话还没完。一声颤抖的尖叫便灌入了我的耳朵。凝雪!听到凝雪的叫喊我也是身体微微一颤,急忙打开监视器,但是在监视器我看到的只有一片空白的花板。项链已经被丢在地上了。这才过了多久?迅疾和影杀他们的战斗已经结束了么?难道迅疾失败了?或者这根本就是个圈套?!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要赶快去凝雪那里才行!

“樱,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去做。你还回到刚刚那个衣柜里。如果两个时我没有回来的话,那就自己想办法逃走吧。就这样!”话落。我没有时间管樱是否听懂。一个箭步便奔向了房间的门口。

“等一下,至少告诉我你的名字!”樱喊道。

“明雅!”想都没想我就甩给了她这个名字。然后便消失在了门前。

“瘦狼!”跑出房间,我来到了走廊处,同时打开了手表上的通讯设备。“我这边解决了,剩下的杂鱼你自己搞定,我要去另外一边。这里有个孩子,保证她的安全。同时自己心点别让别人钻了空子!通讯设备可能已经被发现了,在被反侦察之前全部丢掉!快点!”没有给瘦狼回话的机会。我将手表狠狠地甩向了海面,向着凝雪所在的位置飞奔而去。(未完待续)

ps:上班郑。。抽时间弄了一章0.0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