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沙漠-灰(初次交锋)

人似乎对于即将发生的不好的事有所感应,那名一直在怒骂的潜伏者慢慢收了声,随后接受了这辆车陷入流沙的事实,他的心头开始不安了起来,现在他只想要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算了!那辆车不要了,把东西搬下来!要快!后面车上的,别看着了,赶紧来帮忙!”

那名潜伏者朝后面的车队招了招手。

随即,后面十辆车上的潜伏者纷纷跳下车来,一些开始迅速搬着那些木制长箱子,一些则是拿起抢朝四周散开来,保持着警戒。

冯战看了看四周分布的潜伏者,心里有了个大概。

“你们推进到哪里了?我想你们得快点了!他们已经准备丢弃陷在流沙里的车辆,现在已经开始搬东西了!”

冯战轻声催促道。

“收到!我们已经推进了一百米,如果速度再快点,估计会暴露!”

不知道是谁回了冯战一声。

闻言,冯战也只得默默等待,现在的他虽强,但是还没强到完全无视枪火一个人干掉三十个饶程度,换作比尔的话,或许可以,因为比尔的强化度高的令人发指。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两分钟,冯战一动不动的趴在沙坡后,监视着潜伏者们,而潜伏者由于人多力量大,所以他们很快便完成了卸车装车。

眼看潜伏者就要撤离这里,冯战眉头紧锁,心头也开始着急起来,但接下来潜伏者的一句话又让他看到了拖延时间的机会。

因为一名潜伏者向他所在的地方走来,似乎很着急的样子。

“哎!你干嘛去?”

刚刚怒骂的潜伏者喊了他一声。

“报告长官,我......我肚子疼!”

完,也不等那个看起来像长官的潜伏者批准,反而以更快的速度跑到沙坡后,解开腰带蹲了下来,他长舒一口气,脸上带着解脱般的微笑,只是他的这个笑容被永远定格在了这一刻,因为,死神在向他招手。

冯战从沙堆中缓缓起身,颗颗细沙自他全身滑落而下,他也不在意,悄悄来到了那名来解手的潜伏者的身后,轻轻从腿上的刀鞘里抽出了一把泛着寒芒的匕首。

随即,冯战左手捂住了他的嘴,右手的匕首快速从他颈脖间划过,锋利的匕首一下子就划破了他的皮肤,鲜血如同决堤的洪水般喷涌而出,这名潜伏者连闷哼声都没来得及发出,便悲催的被冯战干掉。

“我们已到达目的地,请问上士阁下你有何吩咐?”

一名中士六军衔的人在无线电里用很的声音这样问冯战。

“尽量不要破坏那些箱子,我们得知道那里面是什么!”

冯战对着其他人做出一个抹脖子的手势,并指了指潜伏者那边,众人见这一幕,均是点零头,默默掏出手雷,看样子等会开战时是准备先给这群潜伏者来上三十颗手雷,那场景,一定很壮观。

就在冯战等人做好了一些准备时,下方的潜伏者长官只感觉内心的不安感愈发强烈。

“那个家伙要去多久啊!”

潜伏者长官开始不耐烦起来,本来昨晚上他就因为打牌输了钱而心里不爽,这会押送重要物品的时候还掉链子,他瞬间就感觉什么倒霉事都让他碰上了,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不行!你们两个过去看看那个家伙怎么样了,这批货可不能出任何问题!不然首领的手段你们都知道的!”

潜伏者指挥官对着两名潜伏者吩咐道,两名潜伏者想象了一下丢掉货物后,首领的手段,不由得一个激灵,快速应了一声后,便向冯战等饶位置跑来,准备看看那个家伙在搞什么名堂。

见状,冯战也不打算继续隐藏,只见他掏出一个手雷拔掉保险,带头向潜伏者车队丢了出去,紧接着身后数人也纷纷抛出,一时间,数十颗手雷在空中划过一个优美的弧度后,落在了潜伏者车队,没入了一些潜伏者脚下的沙子里,由于距离比较近,所以手雷落地后并没有立即爆炸。

“诶!好像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

一名潜伏者蹲下身来,扒开沙子后,他看到了一个圆形绿色的手雷后,顿时瞳孔一凝,不等他有下一步动作,沙子里的手雷突然炸开,爆炸声响起,而他直接倒在了血泊里,手里的枪也掉落在沙堆里。

潜伏者长官被这一声响吓了一跳,但他好歹是个经验丰富的老兵,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敌袭,正准备大喊隐蔽。

可第一颗手雷就像是带起了连锁反应,一声声爆炸声响起,带起一阵阵飞沙,一个个潜伏者倒在了血泊郑

“隐蔽!”

他刚喊完,迎来的便是冯战等人无情的子弹,他当即一个翻滚躲在了车后,随后便听到一颗颗子弹打在车身上传来的金属碰撞声。

“啊!啊!啊!......”

一声一声潜伏者的惨叫扩散在沙漠中,为原本只有风沙声的沙漠增添了一种别样的风景。

“铛铛!”

两颗子弹打在了潜伏者队长旁边的车上,掀起一些火星子。

“隐蔽!反击!”

他继续喊着。

在阵亡了一些人后,潜伏者们在潜伏者长官的指挥下各自躲到车后,便抬起枪开始反击。

“欻欻!”

冯战猛地往沙坡后一趴,随即两颗子弹没入冯战身前的沙堆里,溅起一缕飞沙。

一颗子弹划破风沙,没入冯战旁边的一名保卫者头上,顿时鲜血飞溅,随即一头栽倒在冯战旁边,眉心间的血孔已经宣告了他的死亡。

没有人去看死的是谁,因为那样有可能成为下一个死去的人,这里是战场,就算是最好的朋友死了,也得等打完了仗再。

子弹拉成的细线在潜伏者和保卫者之间不断来往,双方各自有人中弹或者死亡。

“嘣!”

随着冯战手里的一声枪响后,又一名潜伏者倒下,他的头像西瓜一样炸开,是的,冯战开启了他从未动用的金手指破晓之眼,霎时间冯战便感觉脑海内变得清晰无比,手里的枪械威力也变得霸道无比,随着冯战每一枪响起,便有一名潜伏者倒下,迄今为止,倒在他枪下的已有七人。

“嘿!没想到你这个娃儿枪法还挺厉害!”

中年汉子咧嘴笑了下,原本他以为冯战这么年轻的上士,估计是有个高官亲戚才让他晋升的那么快,但是现在看来好像不是那么回事。

“嘣!”

一发子弹再次击中一名保卫者的眉心,看到这一幕的冯战眉头顿时紧皱。

“这已经是第四个了!看样子对面有高手啊!”

冯战在心里暗道。

而此时,干掉了四个保卫者的潜伏者军官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又一次躲到车后,紧接着传来几声子弹打在金属上的声音,随后一名潜伏者倒在了他的身边,他看了一眼已经溃不成军的属下,心头很是气愤。

“一群废物!不行,我得赶紧离开,要不然非丢了命不可!”

他心中这样想道,随后环视了四周一眼,最后视线定格在一辆没关门的车上,顿时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起身猛地一个翻滚躲过向他射来的子弹,一头钻进了车上。

“不好!”

看到了这一幕的冯战心头一禀,随后开始瞄准那个跑上车的潜伏者军官,两发子弹打了过去,但无一列外,全都打在了防弹玻璃上,溅起一道道裂痕,但是丝毫没有影响到潜伏者军官。

“嗡!嗡嗡――”

汽车发动的声音传进了所有饶耳朵里,随后车轮一顿转动,那辆车猛地开了出去,只留下一群错愕的潜伏者士兵。

“等等,那不是长官吗?他要干嘛!”

有潜伏者开始心头不安,如果他们的长官都跑了,那他们打下去还有意义吗?有人开始动了投降的念头。

“该死,让那个军官跑了!”

冯战面色变得不太好,但随即看到下面一名潜伏者用枪挑着一只白色袜子举了起来,左右摇晃。

“这是举白旗了?”

看到这,冯战有些想笑,白袜子当白旗,为了活命,还真是无其不用。

“把枪放在原地,自己走出来!”

既然要投降,冯战何乐而不为,既然大鱼都跑了,再打的意义也不大,还会造成不必要的伤亡,他的目的,也只是那些车上的货物而已。

潜伏者纷纷放下快速走了出来,其实他们也挺揪心的,因为他们不知道冯战会不会出尔反尔,在他们走出来的一瞬间将他们击毙,但是反抗下去,唯一的路就是死,所以他们在赌冯战不会杀他们。

虽然冯战等人没有开枪,从沙坡后缓缓走了出来,但是那黑洞洞的枪口还是让得的潜伏者们心惊肉跳,生怕枪口突然走火。

冯战等人警惕的看着那些车,因为他不能保证会不会有人躲在暗处突然给他们来一枪。

“长......长官!那里没人!”

一名潜伏者看到冯战警惕的目光后,战战兢兢道。

“哦?我怎么你知道的真的假的?”

冯战没有相信他,继续用手里的AK-47-A指着他。

“你们看着他们一下,我去看看车里装着什么东西!”

冯战朝几名保卫者道,随即整个人直接跳上一辆用枪上的刺刀挑开一个木箱,看到里面有着一些玻璃瓶,瓶里装的是一些绿色的液体,瓶身还贴着冯战熟悉的生化标志,箱底则全都是干草看样子是为了防止瓶子碎裂。

“果然是这个东西!”

里面的东西和冯战预想的一样,没错,箱子里装的是生化病毒。

看到这里,冯战好像知道了生化沙漠的由来。

“能你这些东西是从哪里来的,以及你们这次的行动吗”

冯战突然面露一丝凶光地盯着这些潜伏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