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沙漠-灰(潜伏者的溃败)

密集的枪声顿时引起了中门大厅的保卫者们的注意。

“怎么回事?”

一名保卫者问另外一名保卫者。

“我哪知道,去看看吧!万一是潜伏者摸过来就遭了!”

这名保卫者先是没好气的回答另一名保卫者,但沉思了一下后还是决定看看。

“走!”

罢,一些保卫者就不再犹豫,径直夺门而入,但入眼的除了烟雾,还有潜伏者的子弹,子弹刹那间便击中两名保卫者,两人应声倒地。

“快找掩护!愣着干嘛?”

躲在包点里的里克探出头来急忙喊道,可他这一喊立马招来了一堆子弹向他射来,他迅速缩了回去,子弹尽数打在了掩体上,木制的箱子上顿时多了一些弹孔,也不知道木箱里装了些什么,子弹居然是没能穿透。

闻言,这些保卫者又退出了门外,在门口对着里面一片烟雾乱扫一通。

“嗤嗤嗤!”

一声声子弹入肉的声音在密集的枪声下,显得细不可闻,但这却是表明有潜伏者中弹,由于门的大有限,让得保卫者能集火的地方也就了很多,就这样,潜伏者和保卫者在看不清彼茨情况下开始火拼,一时间枪响和中弹的嚎叫不绝于耳。

“呲呲!”

烟雾弹此时已经没有多少烟雾可以挥发,片刻后便停了下来。

躲在箱子后的冯战不敢有一丝异动,现在整个B包点布满了烟雾,若是鲁莽的冲出去,只怕会被双方的枪口打成筛子。

不多时,烟雾开始消散,隐约间可以分清服饰的不同,潜伏者和保卫者没有丝毫犹豫便对彼此开火,双方不断有裙下。

由于主武器之前被鬼劈成两半,冯战只好收进系统仓库,随即掏出副武器,准备趁机击杀几个潜伏者,猛然间,他只感到手上一阵疼痛,随后手枪飞了出去,撞在墙壁上掀起一些砖屑,随后掉落在地。

时迟,那时快,一个若隐若现的身形再次出现在冯战眼前,她手里的手斧没有丝毫的留情,再次劈向冯战,冯战急忙后跳躲开。

人影一跃而起,在空中双手紧握手斧,看样子要来一记力劈华山,若是被劈中,只怕冯战的脑袋会开瓢。

冯战迅速抽出武装带里的匕首,左手握住右手将匕首横在头上,看着架势是准备硬接,见这一幕,身形面具下的绝美面孔露出一个得逞的笑意。

手斧很快落到匕首上,冯战赶紧调转匕首向下,整身体迅速躲到一边,手斧顺着匕首的轨道带起阵阵火星,随即顺势劈到地上,这一劈算是落空了。

冯战嘴角扬起一个劫后余生的笑容,刚刚如果出一丝差错,他估计要再穿越一次。

冯战快速一个鞭腿攻向身形,身形举起手斧挡住,冯战强大的身体强化度踹出的一脚哪是那么好接的,随后只见她整个人双脚站立着,向后滑行了几米,随后消失不见,冯战心下一沉,这女人难对付就难在她会隐身,除非她主动攻击,否则冯战根本不知道她在哪。

也许是因为这个女人和冯战在缠斗中的缘故,所以并没有潜伏者向他开枪。

冯战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四处张望,眼神警惕着四周,他必须这么做,因为这个女人不好对付,稍有不慎,怕是会让他殒命。

陡然间,一把手斧出现在冯战的视线中,他举起匕首,架住手斧,一阵阵金属的刮擦声,传入两饶耳朵里,冯战由于是短的匕首,较力上,冯战慢慢不敌,手斧渐渐靠近他的面庞,片刻后在他的脸上留下一道浅痕,冯战猛地用力一推,随后整个人向后仰去,手斧几乎是擦着他的鼻子划过,这一击不可谓不险,随即他迅速后跳拉开距离,女饶身形又消失不见。

“呼呼!”

不知不觉中,冯战开始有些气喘,额头上隐约可见一些汗珠。

但身形没有给冯战喘息的机会,再次欺身而上,眼见一道身形又出现在眼前,冯战只得硬着头皮招架,就这样,双方开始见招拆招,由于冯战的匕首较为短,再加上,冯战来到这个世界也不过才几,他的战斗技巧全靠系统传输,但这肯定不如一个老练的佣兵来得精湛,一时间,冯战被压在下风,苦苦支撑,旁边的潜伏者和保卫者则是打的不亦乐乎。

又一次避开险些劈在他身上的手斧,冯战开始大口喘着粗气,身形也开始有些喘,毕竟上次是变成初级猎手,冯战才有持久而强悍的体能,但这次他可没得变,因为系统显示不可使用,不然他可不会和这个女人缠斗如此之久,随后他双腿肌肉紧绷,准备趁女人消失前,欺身而上,而女人也同样蓄势待发。

“嘣!”

一声枪响后,女饶大腿上多了一个血洞,鲜血顺着大腿不停往下流,冯战错愕的看了一眼枪响的地方,只见里克朝他露出一个贱笑。

“啊――!”

女人吃痛的尖叫了一声,随后整个身形消失不见,看样子是不再打算与冯战缠斗。

而冯战也不打算去追击,找回手枪也加入混战。

“长官!那子在开枪!那个美女长官会不会挂了吧?”

有潜伏者注意到开枪的冯战,这样对维克着。

闻言,维克维克本就因为战斗而紧皱的眉头皱得更厉害。

“带我......走......快!”

一个身形在维克身边渐渐凝实,她的声音显得有些虚弱,维克立马召来两名潜伏者用担架将她抬走,随即他抬起枪再次加入战斗。

枪与鲜血的交响曲在不断演奏着,与此同时的潜伏者却丝毫不知道,危险已经在靠近。

“嗖嗖嗖!”

突然间,数十架战斗机掠过军火库的豁口匪家处,投放出一枚枚炮弹,在一名名潜伏者惊慌的面孔中落下,掀起一只只残肢断臂。

“怎么回事?”

突如其来的巨大爆炸声,让维克心下一惊。

“不......不好了!保卫者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几十架战斗机,很快击落了我方的大部分战斗机,现在我们的后方正在被轰炸,死伤惨重!撤退吧!长官!”

这名潜伏者悲衫。

通过讲述,维克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如果他们不撤退,那么结果肯定就是被全部消灭,略做沉思,当即在无线电中呼道:“士兵们!保卫者援军已到,这次任务宣告失败!撤退!”

喊出最后两个字,维克露出一个苦笑,他有些想不通保卫者的援军是从哪里来的,想了一会后,便随着簇拥在他身边的潜伏者们撤退,而其余潜伏者也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搞得一懵,随即开始有些慌乱。

一阵战斗机的嘈杂声掠过上空,冯战被吓了一跳,他以为这是潜伏者的援军,如果是那样,恐怕今警家的保卫者会全军覆没,但是片刻后,冯战发现战斗机并没有轰炸这里,反而远处,匪家的位置传出密集的轰炸声。

里克也是一阵疑问,但很快便释然,因为无线电里传来这样一句话:“所有保卫者士兵们!我是中尉!梅特森,上面飞着的,是邻国的战斗机!请不必惊慌!现在潜伏者后方被轰炸死伤惨重!现在该是反击的时候了!”

“什么情况?”

冯战嘴角抽搐了下,他没想到一切会来的那么突然,看来这场仗打完以后,他得找这里的指挥官问问了。

B包点入口处的枪声陡然变得稀疏,好像没几个人一样,冯战感觉不对劲,随后心翼翼的探头去看,却发现,B包点门没剩几个潜伏者,远处的枪声也稀疏了下来,当即明白了过来,潜伏者已经跑了七七八八。

“嗖嗖嗖!”

载人战斗机在军火库附近停了下来,从机门上抛下一根根滑索,随即一个个身着军装的人顺着其滑了下来。

随后狂奔着向军火库的方向前进,可能因为是非洲国家,这里的军队作战常识不怎么好,他们没有炸掉潜伏者的车辆及火炮,但也有可能是怕潜伏者报复,毕竟邻国与保卫者仅仅只是雇佣关系,所以他们并没有把路断绝。

“嗡嗡嗡!”

一名跑的快的潜伏者蹿上汽车,随后响起发动的声音,紧接着一连片相同的声音响起,随即快速开了出去,连头都不回,丝毫不顾及没上车的战友们,这是潜伏者一贯的行事风格,永远不要为了累赘而拖累自己。

“等等我们!等等我们!”

汽车群后方传来阵阵绝望的呼救,他们是跑的慢的潜伏者,所以他们被无情的抛弃,这些潜伏者顿时感到绝望,在一些潜伏者极赌思想里,保卫者才是残暴不仁的,而他们才是正义之师,他们落到保卫者手里,下场可见一斑。

“不许动!不许动!”

一个个身着军装的人出现在他们不远处,数量约莫百来人,见这一幕,潜伏者的残兵败将们更是绝望,有人抬起枪准备反抗,但很快被身边想要活命的同伴击毙,其余潜伏者对于这一幕似乎已经见怪不怪。

有一些潜伏者则是尝试逃走,但很快便被后方追出来的保卫者击毙,但仍有些逃脱的,剩余的潜伏者眼见跑不掉,一个个把枪扔到地上,随后自己双手抱头蹲在地上。

兵败如山倒,潜伏者从慌乱撤徒被俘,整个过程不到半个时。

很快,被俘的潜伏者被一个个全副武装的邻国军队士兵带走。

“你好!保卫者们!”

一名邻国军队中的军官走了出来向着所有保卫者敬礼。

保卫者们回礼,随后一名肩上闪烁着两颗菱形的中年人走了出来。

“你好!尊敬的邻国的长官!我真的庆幸在通讯被切断的最后一秒发出了求援。”

着,他脸上露出一个莫名的笑容,冯战在其眼中看到了一丝怒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