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沙漠-灰(冰释前嫌?)

“是你?”

冯战认出了这个人,他赫然便是刚刚离开议事厅里的特里斯。

“是我!”

特里斯摊了摊手,一脸无所谓。

“你不是走了吗?呆在这里是想干什么?”

冯战双眼微眯的看着特里斯,随时警惕着他的动作。

“其实吧!我觉得你们保卫者就不应该存在,你们拿了佣金就该老老实实做你们应该干的事,但你们却逼我最敬佩的长官下跪,这让我很愤怒。

所以我本来想着打晕几个人,算是出口气收点利息,但既然你自己送上门来了,那就不要怪我了!”

着,特里斯看向冯战的目光变得不善了起来,在他看来冯战能参加刚刚的会议,绝对走了后门,所以他并没有太把冯战放在眼中,脸上的不屑暴露了他心里的想法。

“噗!哈哈哈!你是孩子吗?”

冯战捂着肚子大笑,一旁的特里斯气得满面彤红,冷笑连连心中暗道:“笑吧!等会你就笑不出来了!”

特里斯的目光中闪过的一丝怨毒被冯战所捕捉,他的脸色也开始变得不善了起来。

“所以呢?”

冯战好奇的摊了摊,面容轻蔑的看着特里斯,丝毫没有将他放在眼里,因为刚刚在议事厅看到特里斯仅仅只是上等兵的军衔,就这种强化程度也敢来挑战冯战,那不是厕所里打灯,找死吗?

“去死吧!”

特里斯不再废话,暴喝一声,快速向冯战袭来,同时手里的拳头带着凌厉的劲风,速度之快一般上等兵根本反应不过来,但他的速度在冯战眼里如同蜗牛一般。

“速度还行!力量嘛!你是娘们吗?”

冯战很轻易的接住了他的拳头,眼里的嘲讽之色更甚,随即轻轻用力一推,特里斯整个人往后倒退了几步,险些摔跤。

“可恶!我杀了你!”

特里斯从腿上的武装包里抽出匕首刺向冯战,脸上尽是疯狂之色。

冯战摇了摇头,一记鞭腿直接将他手上的匕首踹飞出去,随后整个匕尖直接没入旁边的一道墙体里。

“啊!――”

特里斯捂着右手痛苦的嚎叫着,冯战则是无喜无悲的看着他,眼神中带着一丝杀意,若不是因为现在保卫者和邻国是雇佣关系,以冯战的性子,恐怕会直接杀了眼前这个人。

很快,特里斯的嚎叫引来了几名正在巡逻的保卫者的注意,几名保卫者走过来看了一眼嚎叫的特里斯,目光先是一愣,随后看向冯战。

“把戴森指挥官叫过来一下吧!我找他有事!”

冯战对着几名保卫者吩咐道。

“好的!长官!”

几名保卫者应答了一声后,便消失在了这里,不一会,戴森便领着他们回到了这里。

“怎么回事?冯战上士?”

看了一眼面色痛苦的特里斯,戴森问了一句。

“他在送完情报后没有出基地,打晕了领路的两名士兵,便想对今白的事报复一番,刚刚把主意打到了我的头上,所以我就想让他明白一些道理。”

冯战摊了摊手,一脸无辜道。

“知道了!你回去吧!这件事我来处理吧!”

戴森沉思了一下后,便示意冯战可以回去,冯战见状便离开了这里。

“准备车辆,把他送回去吧!”

戴森闭上眼掐了掐眉心,这件事要是处理不好,恐怕有的是麻烦。

一夜流逝的很快,第二,昨晚被点到名的人在广场上站立的整整齐齐。

“现在开始点名!”

“冯战!”

“到!”

“格瑞德·里克!”

“到!”

......

每点到一个名字便有一人出列铿锵道,随后所有人上了去军火库的车,时间流逝的非常快,没过多久,他们便来到军火库。

“立正!敬礼!”

随着邻国指挥官一声令下,所有邻国士兵皆是齐齐敬礼,表示欢迎。

“冯!我们又见面了!”

特里斯咧嘴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目光中也几乎找不到任何憎恨,好像昨晚的事情就没发生过。

“你好!”

既然对方主动问好,冯战当然不会丢了礼仪,只是他的心中有些诧异,不过他也没去多问。

“很高兴再次见到你们!保卫者的精英们!之前的事是我对不起你们,但是这次,我们不会再这么做了,我们的人将和你们并肩作战!我们要让那些疯子潜伏者知道我们的厉害!不能让任何一只军队看我们!你们是不是啊!士兵们!”

不得不邻国指挥官真的很会做人,见面先是自己赔了个不是,随后又出一股激励人心的话。

“是!”

军火库里,警家发出一声震喊声。

“明白了!那么潜伏者什么时候会来?”

冯战懒得多,直接这样问道。

“这个我们也不是很清楚!根据线报,应该不会很久,少则两三,多则一周。”

邻国指挥官为冯战耐心的讲解着,殊不知,特里斯眼神中带着一丝杀意的看着冯战,而这一幕并没有为任何人所察觉。

“情况差不多就是这样!我希望你们能暂时驻扎在这里,等此次赶走潜伏者,我们便会转移这里的武器和设备!这些东西对我国很重要,所以!拜托了!”

到最后,邻国指挥官直接九十度鞠躬,吓得冯战立马将他扶起。

扶起邻国指挥官后,冯战看了一眼里克。

“你是队长!你来安排接下来的事吧!”

冯战虽然挂着副队长的头衔,但是他根本不想管那么,索性直接甩给里克。

里克招了招手,示意几个人这次的另外七人凑过来,声商讨着些什么。

见这一幕,邻国指挥官张了张嘴,有心想要什么,但是他也不方便过问,于是就此作罢。

“这次你们七人就听托尼少尉的命令!”

邻国指挥官转头对这次行动的士兵叮嘱道,并指了指肩上闪烁着一颗菱形的中年人,其余七人闻言,俱是点头,特里斯又看了冯战一眼,他有些猜不透保卫者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好了!该交代的都交代完了!我还有些事,就不多做停留了,你们好好配合友军,千万不要内乱,明白吗?”

临走前,邻国指挥官还不忘叮嘱道,最后带着莫名的意味看了一眼特里斯,实话,他最担心的就是这个容易暴躁的年轻人,随即自嘲的摇了摇头便懒得多管。

随后邻国士兵的车队和保卫者的车队相继离去,冯战再次瞟了一眼特里斯,他总感觉这个人会是个麻烦,但他并没有在特里斯身上看到,哪怕一丝憎恨,再次沉思了一会,冯战便不再多想,但他的内心会一直警惕着特里斯。

由于之前的事情,保卫者士兵和邻国士兵们的气氛有些不太对,双方都安静的过分,大约僵持了十分钟,特里斯便率先打破安静的氛围。

“你好!冯战长官!昨晚的事情是我不对,我万万没想到您的身手竟然这么好!”

特里斯径直走出邻国的队伍,对着冯战就是一阵阿谀奉承的话,就好像他真的诚心悔过了一样,但这些仍没有让冯战打破戒心,其余邻国士兵皆是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特里斯,就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特里斯在邻国军队中,以暴躁闻名,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特里斯对一个茹头哈腰。

“难道那个叫冯战的保卫者上士真的很有本事?”

这是所有邻国士兵心中共同的疑问,但是人家不愿意,他们也无法强求,但是有了特里斯带头话,保卫者与邻国士兵之间气氛也不再显得那么僵持,于是双方开始和气的聊起来,一很快便过去。

由于之前匪家那里被炸出一个巨大的豁口,没人看是不行的,于是保卫者和邻国士兵们各自派出了两人前往,其余人就聚在一起吃晚饭。

伙食不算丰盛,但是能补充他们身体所需的能量,聚餐进行到一半,特里斯召来一个邻国士兵,附在他耳边了些什么,士兵会意的点零头,随后离去,再次归来时拿出了一样东西,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注意到他,一些士兵当场咽了一口口水。

“来来来!冯战长官!之前的事情是我不对!口头上不足以表达我的歉意,让我们干了这杯八二年的拉菲,便化干戈为玉帛,如何?”

特里斯一脸真诚,让冯战看的都不好意思拒绝,但是他现在有任务在身如果喝酒的话,那算违反纪律,但是看里克一副我没看到表情后,他犹豫了一下。

“冯战长官!你这是不肯原谅我了?”

着,特里斯的表情突然变得颓废,而冯战正好是吃软不吃硬的性格,再加他看到里克已经和其他士兵开始推杯换盏起来。

一咬牙,冯战便端起酒杯,正好,他也想尝尝整被人们挂在嘴边的八二年的拉菲是什么样的。

看着玻璃杯里的红色液体,冯战一咬牙直接一饮而尽,随即长舒一口气。

“好!冯长官果然好酒量!来,我们再来一杯!”

着,特里斯准备再次冯战倒上一杯拉菲。

“不,不能再喝了,现在我们可是在执行任务啊!”

冯战一把夺过杯子开始推辞道。

“诶!这怎么能行?都已经开瓶了,不喝完会浪费的!再,有冯战长官您在,潜伏者就算来了,也绝对有来无回。”

特里斯奉承了冯战一句,接着又从冯战手里夺回杯子再次满上。

酒这个东西就是那么其妙,只要喝了一杯,那绝对逃不开第二杯,就这样,特里斯一杯杯敬冯战,一直到后半夜,所有人酒气熏熏的进入自己的睡袋里休息。

“是的!他们已经都喝醉了!什么?要等明中午?

那好吧!幸好我在他们的酒里加了一些安眠药不然绝对撑不到中午!”

夜色下,一道看不清的人影好像在喃喃自语些什么,但听起来更像是在汇报着众饶状况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