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美丽的误会

一曲终了,所有人都愣了一下,随后酒吧内响起潮水般的鼓掌声,这首神曲到底出自何人之手?所有人都迫切的想要一睹真容。

随后冯战慢慢从台后走了出来,“竟然这么年轻?”这是场内的一些老佣兵的第一想法,而场内的女性,包括一些女佣兵看着冯战较为帅气的面孔,顿时一个个双眼泛着绿光,恨不得生吞了冯战。

见到这一幕的冯战赶忙跑回包间,样子颇有些狼狈,引得大厅内一阵轰堂大笑。

“怎么了卢卡斯?你好像很惊讶?”

包间内,冯战看着呆住的卢卡斯,诧异道。

“冯!你简直是个才,这么棒的神曲你是怎么创作出来的!”

卢卡斯没想到冯战还懂音律,还能自己创作神曲,原本他以为他已经很了解冯战了,但是事实每次都告诉他,不,你不了解这个人。

冯战尴尬的笑了下,内心挺愧疚的,因为这根本不是他自己创作的,这首歌是在穿越火线开始公测的时候一起出来的,他也只是照抄而已。

又和卢卡斯推杯换盏了一会儿后,冯战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主要还是因为他也已经带有醉意。

“你把她俩送回去吧!我把陈飞虎上校送回去!我想今晚你应该会非常的愉快!”

卢卡斯递给冯战一个暧昧的笑容,识趣的没有去扶两个女人,而是直接扛起陈飞虎走出了包间,冯战回给他的白眼,他自是没看到。

“唉!你你俩,不能喝还逞什么强!”

冯战看着昏睡的两人出了这么一句话。

以冯战现在的身体素质,本来是可以直接把两个女人扶着出去,但是那样难免会引来一些怪异的目光,冯战可不想这么惹人注意。

“唉!命苦啊!就这么做了一回免费苦力!”

冯战左边一个,右边一个扶着两个女人,还是忍不住吐槽了一下,若是其他男性听到冯战这么一句话,那肯定会打死冯战这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家伙。

此时的色已然暗了下来,冯战搀扶着两个女人行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他们现在所在的是十三号地区临近的城镇里,就算在十三号地区爆发生化病毒之前,这里也早已是佣兵们的乐园。

“战!再来......一杯!我还要喝,你别拦......我!”

半梦半醒的罗谢尔,嘴里还不忘着些胡话。

“好好好!回去再喝啊!要乖!”

冯战满脸汗颜的回答胡话的罗谢尔。

“嗯!嘻嘻!好......”

罗谢尔仿佛真的听到了冯战所,也不再撒酒疯,但是下一刻,冯战便脸色一变。

“呕――!”

罗谢尔直接吐在了冯战肩膀上,引来路人纷纷侧目,但呕吐就好像会传染一样,卡琳娜也直接吐在了冯战另一边肩膀上,顿时,胃酸的味道充斥着冯战的鼻腔,并向四周蔓延开来,这下有些路人开始不淡定了,三两成群的聚在一起,对着冯战指指点点。

“长得挺帅的,没想到居然跑去酒吧......!”

“就是啊什么人呐!”

这些议论冯战的人大多是普通人,冯战自然是不会去计较什么,不顾路人更加惊骇的目光,直接扛起两女快步离开。

来到佣兵公寓区,冯战凭着记忆找到两个女人住的这一栋。

“额......我好像也没有钥匙!”

冯战挠了挠头,随即看向两个女人。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冯战面带歉意,随后心翼翼的把手伸进两饶包里摸索着钥匙,在此期间冯战就像一个偷一样,生怕两女中的某个人醒过来,然后大喊一声流氓,那样他不被这栋楼的其他保卫者佣兵打死就怪了。

一会儿后,冯战在包里摸到了钥匙,正当他要把手缩回来的时候,罗谢尔突然抱住他的手臂,饶是他有醉意,呼吸变得粗重了起来,因为他的手臂被罗谢尔环抱在了胸前,并且抱得很紧。

冯战甩了甩头,尽量让自己不要去乱想,随后轻轻将手臂抽了出来。

“啊!不要走!”

罗谢尔突然喊了一声,这也把冯战吓了一跳,他看了看罗谢尔,发现这是她无意识的话,又看了看四周,发现空无一人,松了口气,冯战打开房门,扶着两女走了进去,把两女扶坐在床边。

随后冯战便陷入了尴尬的境地,因为,两个女人不仅吐了他一身,就连她们自己身上也没能幸免。

看样子需要换套衣服,但是谁来呢?冯战?那第二两个女人醒过来之后,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被换了,问冯战谁换的,他该怎么?

“算了!死就死吧!”

随着酒精的后劲上来,冯战慢慢的也不去想这些,很快他便处理好了被两女吐得到处是的衣物,被酒精麻痹的他只感觉脑袋越来越昏沉,他把两女放躺好,一头倒了下去。

一夜过的很快。

“啊――!”

冯战被两声尖叫声唤醒,他错愕的望着两个女人,下一秒便赶紧捂住正在尖叫的两饶嘴。

“好了!别叫了!你听我把话完!”

冯战慌张的解释道。

两个女人眼角带着泪花的看着冯战,随后一起点了个头。

见她们点头,冯战松了口气,拿掉了捂在两女嘴上的手。

“冯战!我看错你了!”

卡琳娜面带怒色,眼角的泪已是蓄势待发,罗谢尔则是抱着双腿,轻声抽泣着,如同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嘴里还不断念叨着“长官怎么可以这样。”的话。

冯战努力回忆着昨晚,他依稀记得,他自己脱了衣服后,便一头栽倒,但他绝对什么都没做。

看了看用被子把自己紧紧包裹住的两个女人,他不由得汗颜。

“行了行了!亏你还是战地护士,你自己身体有没有异样,你自己不知道吗?再,我总不可能隔着被子那啥吧!”

闻言,卡琳娜表情马上变得错愕,看了看身上,发现确实没什么异样,顿时松了口气。

“真的耶!”

并没有感受到异样的罗谢尔脸上由哭转笑。

“所以我就嘛......”

着着,冯战就发现两女的眼神不太对,罗谢尔还好,而卡琳娜则目光充满怀疑的看了一眼冯战,被一个护士怀疑有问题,冯战当即就坐不住了。

“卡琳娜!你那是什么眼神?”

冯战非常头疼,如果真干零什么,那这两个女人肯定会哭死,但是没干点什么,又要遭到怀疑的目光,简直里外不是人。

“长官!你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

罗谢尔非常不识适夷来了一句,顺便看了冯战一眼。

卡琳娜白皙的手掌捂嘴偷笑。

弄的冯战一脸黑线,随即他眼珠子一转,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看的两女心里惊了一下,随后便看到冯战往腰间伸手的动作。

“你干嘛?”

卡琳娜惊恐道。

“你不是怀疑我有问题吗?来来来!我这就证明给你看!”

冯战继续邪笑道。

“不......不我相信你!你没病!”

闻言,冯战当即停下了这个动作,卡琳娜是真的被吓到了,罗谢尔则是好奇的等待着冯战的下一步动作,但是看到冯战停下后,脸上不由得露出失望的神色,看得冯战直接一个爆栗过去。

“不要老是打我的头!”

罗谢尔吃痛的捂着头顶,眼角再次泛着泪花,而嘴里却是倔强道。

罗谢尔本来就很美,再露出这么一个表情,冯战直接愣住,随即甩了甩头,再次看向两女,也许是因为解释心切,冯战没注意到两女此刻只是用被子包裹着自己,而身上......

“你还看!”

拿起一个枕头向冯战砸了过去,虽然没做越轨的事,但既然事情都弄清楚了,卡琳娜自然是不会再让对方看。

冯战赶忙起身,穿上那一身还带着异味的衣服,狼狈的溜了出去。

卡琳娜复杂的看了一眼被冯战关上的房门,心里有开心,有失落,甚至有些惆怅。

“这种事,就算是长官,没到结婚后,也不行!”

罗谢尔满脸羞红的看了看房门,美眸中闪烁着一些异样的神采。

卡琳娜敏感的捕捉到了罗谢尔最后一句话。

“没到结婚后,也不行吗?卡琳娜啊!卡琳娜!你有竞争对手!为什么你要对他这么凶?只是让他看看,又不少块肉!现在好了吧!人都被你气走了!”

卡琳娜在心里自责道。

“呼!终于逃出来了!不然继续下去,恐怕真的会犯罪!”

冯战劫后余生般的松了口气,却发现卢卡斯和陈飞虎站在不远处,两饶脸上俱是带着不明的意味看着冯战,冯战狐疑了一下,便向他们走了过去。

“嘿!冯!昨晚你一定过的很充实吧!”

看着走近的冯战,卢卡斯露出一个贱笑,不断打量着冯战,似乎想看看他有什么变化。

“滚!”

冯战直接给了他一个字。

“诶!你子真是艳福不浅!咱十三号地区营地,最漂亮的俩美女都让你泡了去!我可是惦记了好久呢!”

陈飞虎看着有些狼狈的冯战,也开始不正经了起来。

“你们快别了!”

冯战看着两个不正经的人,头疼道。

“好了!不调侃你了!我来是有命令转达的。”

陈飞虎突然收起流侃正色道。

“什么命令!有新任务了?”

冯战疑惑的看着陈飞虎。

“嗯!明来指挥部!到时候上峰会亲自告诉你!我还有事,先走了!”

语罢,陈飞虎便开车走了,临行前,冯战依然能看到,他的嘴角带着调侃的笑意,看的冯战都想打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