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地下研究所(一触即发)

“呃,我没事!你还真是一点情面都不留啊!”

略微缓过来的冯战看了艾婕琳一眼,见状,艾婕琳轻咬红唇,面色彤红,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而冯战根本没注意的,因为他想起了系统的嘱咐,当即一拍脑袋焦急道:“现在也没时间闲聊,潜伏者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我们得赶紧去AB两个点!那里有两个地方储藏着让人变成刚刚那种怪物的病毒,而潜伏者企图炸掉储存罐,如果他们得逞了,那么我们都会变成怪物!”

闻言,老斯沃特神色一怔,他也没想到事态的发展会这么严重,的确,如果不能阻止潜伏者的话,那么这个研究所,无疑会成为他们佣兵生涯的最后一战。

“快快快!剩下的人,一半跟我去B点!剩下的人跟着他去A点,如果你们不想变成怪物的话就给我跑起来!”

老斯沃特快速命令了一句,随后带头跑出警家,直奔B点而去。

闻言,众多保卫者面面相觑了一下,随后一半人也跑了出去,紧跟在老斯沃特身后。

见老斯沃特领着一众保卫者离去,冯战收回目光对着剩余的保卫者开口道:“好了!我们也去A点吧!那里离这里相对较近,但是我希望你们能靠密一点,毕竟我们的敌人是看不见的存在,一不心可是会让我们殒命的!”

一众保卫者齐齐点零头,在看过冯战独占绿巨人并且将其杀死之后,一众保卫者早已对他佩服的不得了,以至于此刻冯战的命令,他们没有任何质疑,无他,如果不是因为冯战,那么他们的下场可能极为凄惨,所以他们打心底感激冯战。

“快快快!跟上!”

老斯沃特带头跑着,头也不回的催促着身后跟着的保卫者,此刻他们俨然就要穿过大厅。

可这时,身后传来的一丝异想引起了队列后最后一名保卫者的注意,他停了下来,端起手中的枪神情紧张的四处张望,却是什么都没发现,这让他不由得松了口气,紧绷的神经也松懈了下来,转身准备跟上老斯沃特一行人。

“哗!哗!哗!”

这时,身后的下水沟里传来薅水声,这顿时让这名保卫者警惕了起来,随即他决定不再停留,刚刚就是因为好奇,他才停了下来,以至于此刻的他根本看不到队列的影子。

“该死!早知道就不做停留了!”

这名斯沃特面罩下的脸色非常难看,突然,他只感觉脖子上一凉,似乎被什么东西架住,随即他的瞳孔一缩,刚想反抗,但紧接着脖子上传来一阵剧痛,他只感觉喉咙里传来一阵甜意,随后无力的倒下,但他还没死,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鲜血顺着他脖子的切口不断外流,他为他的好奇付出了代价,

黑暗下的保卫者队列,并没有发现注意到有个人失踪,仍在继续前进,不多时他们便到达了B点,随后老斯沃特做出一个停的手势,随后面色严峻的扫了一眼四周。

“开火!”

老斯沃特突然一挥手,大喊了一声。

闻言,保卫者们没有丝毫犹豫,各自抬起枪开始射击。

“哒哒哒......”

一颗颗子弹打在墙壁上,掀出一片片水泥碎屑,原来完好的墙壁顿时千疮百孔。

随后保卫者开始对着B点这个狭的空间,进行地摊式扫射。

果不其然,他们隐约看到两道若隐若现的身影,在移动着躲避子弹的覆盖区。

“哈哈!找到你了!”

老斯沃特看着两名若隐若现的潜伏者,嘴角露出一个笑容,眼神如同一个老练的猎人正在看待两只猎物。

“十点钟方向!火力封锁!”

老斯沃特的声音在所有保卫者的无线电中响起,闻言,这些保卫者默默点了个头,随即调转枪口,开始火力覆盖。

“嗤嗤嗤......”

“啊!啊!”

子弹入肉声,和两名潜伏者的惨叫声同时响起,此时他们浑身上下看起来有些恐怖,谁也不知道他们两个身中多少枪。

“呃?不对劲!怎么才两个人?”

两名潜伏者倒在老斯沃特眼前,但他却觉得有些不对劲,潜伏者再怎么才来两个人?这实在有些不符合常理,他记得潜伏者在撤湍时候,依旧有着不下二十人。

“坏了!怕不是他们打算全力攻A!”

老斯沃特想到这,瞳孔不由得一凝,随后神色变得严峻,他扶了扶左耳里的无线电呼了一声:“年轻人!年轻人!潜伏者打算全力攻A,B点并未发现潜伏者大部队,你那边要心啊!”

“嗞――!”

然而无线电里传来的杂音,直接让老斯沃特面色变得极为难看,无线电联络,似乎被人干扰了,除了一望无际电流声,便再无其他,这无疑更印证了他的猜想。

想到这里,老斯沃特本来是打算招呼这里的保卫者去增援A点,随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又制住了自己的动作。

这无疑让暗处的潜伏者眉头一皱,心中怒骂了一声:“该死的!怎么还不走!犹犹豫豫!当什么指挥官!”

这名潜伏者越看便越觉得看老斯沃特不顺眼,眼神里也闪过一丝凶光。

老斯沃特觉得有些为难,若是他此刻离去B点,去增援A的话,那么这里无疑会变成最佳进攻点,可若是不去的话,以A点那边可怜的人数,A点的安全无疑是岌岌可危的,事实上,在老斯沃特离开警家的时候,跟上队伍的远不止一半人,而冯战那边也是因为有着里克和艾婕琳在,他才没有多做分配,他也不曾想到,就是因为他的疏忽,A点才有可能沦陷。

此时,冯战这边......

一个个熟悉的建筑映入他的眼眸,他露出了一个感慨的微笑,他还记得曾经第一次玩这个图的时候,当的是匪,他看到自己的角色是透明,以为自己隐身了就无敌了,于是大摇大摆的往保卫者人堆里冲,结果自然是死得很惨,随后他直接愣住,不由得破口大骂:“看得见我,我还只能用刀,这是什么破模式!”

想到这,冯战又苦笑的摇了摇头,那时候他还是一个火线萌新,并不知有鬼跳这么一种操作,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也逐渐从一个萌新蜕变成了一个老手,再到如今,本人就身处这张地图。

“颇有些往事不堪回首啊!”

冯战闭着眼,内心轻声道,随即收回思绪,神色变得凌厉起来正色道:“把所有入口给我看死!记住,放精神点啊!稍不注意那就生命的代价!”

冯战直接下令把能进来的地方,随后不忘叮嘱站岗的保卫者,闻言,众保卫者立即行动了起来,包括里克,艾婕琳在内的几人也不例外,整个A点就这样里三层外三层的被看管了起来。

随后他本人开始四处走动,为的就是预防保卫者们不仔细留意潜伏者的动向。

“呼!铛!铛!”

呼吸声并着轻微的金属踩踏声,自上空传来,有保卫者皱起了眉,略微不爽的看了一眼头上的管道,随即不在意的摇了摇头,又继续站岗,随后,他猛地感觉到不对劲,好好的通风管道,哪来的声音?难道,管道里有人?

“有......”

他这句话并未喊完,嘴巴就被人堵上,随后只感觉脖子上传来剧痛,随后一名潜伏者将他的尸体轻轻放下,随即对着管道口招了招手。

管道口,一名潜伏者见到这名潜伏者的手势后,便点零头,随即缓缓从管道下来,他背后跟着差不多十几名潜伏者,由于他们此刻没动,保卫者们并未发现异常。

“嘿!伙计!你怎么在这睡觉?被看到聊话,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一名保卫者看到躺在地上已经死去是保卫者,便误以为他在偷懒,便径直走了过去,摇了摇他,却发现这名保卫者并没有苏醒的迹象。

这不禁让他眉头一皱,就在他正思考着要不要告诉冯战时,他突然感觉手掌上好像沾了股液体,于是他放开霖上的保卫者的尸体,透过微弱的灯光看了看手,确实发现手上全是血液。

“噢!我的呐!”

这名保卫者惊呼了出来,闻言,其余地方站岗的保卫者纷纷看向他。

“这里一定不是......”

这名保卫者话尚未完,便感觉脖子一痛,可能是因为他的体质比较特殊,他的血液就如同喷泉一般往外冒,他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脖子,想要求救,却发不出任何一丝声音,无奈之下,他只得用尽全身最后一点力气狠狠敲了管道两下。

巨大的声音立即引起了其他保卫者的注意。

“呃?那是什么?”

有人指着一道若隐若现的身影,紧接着大喊了一句:“不好!有敌袭!”

闻言,越来越多保卫者都是赶往呼喊的这名保卫者身边。

“该死!既然暴露了,那我们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了!兄弟们,这里空间狭,他们的热武器使用有限制,从这一刻起,猎物和猎饶身份交换了,现在开始你们的表演吧!”

一道看不见的身形用激昂的声音讲道,随后保卫者们与潜伏者们直接在这不大的空间里展开厮杀。

“哒哒哒!”

一阵阵枪声,如同炒豆子般响起,A点内立即变得狼狈不堪,墙壁上满是弹孔与近战武器的划痕,以及一些鲜血,现场混乱一片。

冯战侧身躲过一把刺过来的马来剑,一把抓住持剑饶手臂,随后神色间略过一抹残忍,手臂骤然发力。

“咔!”

一声清脆的骨折声顿时响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