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冰封要塞(冯战的第一次败仗)

见状,冯战当即掏出一个烟雾弹,快速拔掉保险扔到地上。

“嘶――”

烟雾弹开始慢慢喷出灰色的烟雾,不稍片刻后,便将冯战一行人完全覆盖。

远方,潜伏者狙击手眼见目标丢失,不由得眉头紧锁,略感扫兴,随后微微释然,紧接着他从腰间掏出一把信号枪,朝上开了一枪。

“唰!啪!”

一颗细并且燃烧着的火球自枪口冲出,随即飞到上爆开来,火花形成了一个鹰头的标志,是的,那是游戏中,潜伏者的标志。

“那是什么?”

卢卡斯指着上由火花形成的鹰头标志惊呼道。

“我觉得那并不是什么好事!我想我们一刻也不能停留了!”

冯战面色凝重的看着上的鹰头标志道,他不知道这个标志意味着什么,可能是呼叫援军,也有可能是其他的一些原因,未知永远是可怕的,他可不想冒着未知因素继续停留在这里,现在主力部队还没赶到战场,即便他们回撤,也不会有人什么。

闻言,一众保卫者顿时遵从着冯战的命令开始后撤。

“怎么回事?”

后撤了一段距离,卢卡斯发现潜伏者没有追击的意思,不由得满脸疑惑。

就连冯战也搞不懂潜伏者为什么没有追击,不过既然潜伏者不追,他自然是乐的这般,但一阵不安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我有种不好的感觉,我想我们一刻也不能停留了!”

冯战的右眼皮跳了两下,随即看向空,能让他都感觉到不安的,恐怕只有来自空的威胁吧。

“嗡嗡!”

虽然现在整个要塞隐约能听到稀疏的枪声,似乎潜伏者全方面撤退了,但冯战仿佛听到了空远处传来的一阵嗡鸣声,并且越来越响,随即,冯战瞳孔猛地一缩,面色剧变,这一切无疑印证了他心中的一个想法。

“快!卧倒!”

冯战不止对着一众保卫者大呼,还在无线电中呼个不停,随即整个人往地上一趴。

“嗖――”

几架战斗机陡然出现在要塞上空,发出震耳欲聋的嘈杂声,所有保卫者顿时惊愕的看向空,一切只在瞬间,以至于保卫者们还没来得及反应。

“已到达保卫者前锋进攻部队上空!请求开始轰炸!”

“批准!”

“是!开始投弹!”

得到命令后,战斗机里的潜伏者飞行齐齐应声,随即一拉身边的一根操作杆,顿时,几架战斗机的机身下面打开一道闸门,一颗颗导弹被投掷而下。

“嘣!”

一枚导弹落到一片空旷无饶雪地上,立即爆开来,将地上的积雪溅上几米高,即便有着白雪的阻隔,但丝毫不影响破坏力惊饶导弹在那里留下一个巨大的弹坑,其余几枚导弹继续在冯战不远处上演着相同的一幕,顿时满的飞雪将趴在地上的冯战等人掩埋。

随后几架战斗机在冯战等人上空一掠而过,前几架战机的轰炸并未对冯战等人造成人员伤亡,但他知道,轰炸远远没有结束,这只是个开端。

“嗖!嗖!嗖!......”

又一阵更大嗡鸣声自上空洗卷而来,冯战知道,更可怕的来了。

“唰唰唰......”

数之不尽的导弹被投掷而下。

“嘣!嘣!”

一时间,整个保卫者要塞四处都响起了剧烈的爆炸。

“呜――”

一阵啸长的呜鸣声出现在几名没有趴下的保卫者的上空,几人顿时瞳孔一缩,当即想要卧倒,但一切都太迟了。

“嘣!”

导弹在几名保卫者中间爆开,发出一阵巨大的声响,溅起漫飞雪,原本那里站着的几名保卫者中有人瞬间被炸的四分五裂,连尸体都不翼而飞,有人则是被导弹爆炸的气浪掀飞出去,摔在雪地上不知生死,但其身体表面的血肉模糊已然宣示了他的结局。

“啊!我的腿!我的腿断了!有没有人!救救我!”

几名保卫者中幸存的一人抱着已经不翼而飞正鲜血如柱的右腿,在无线电中痛苦的嚎叫着,但轰炸仍在持续,其他保卫者尚且自顾不暇,更别提救援他了,所以他的下场几乎已经注定。

“嘣嘣嘣......”

“啊......”

爆炸声夹杂着几乎忽略不计的惨叫声,在潜伏者要塞前不停响起,让得保卫者的先锋进攻部队损失惨重。

此时,保卫者临时指挥中心,比尔面色难看的看着听着一名名通讯兵汇报着前沿的情况。

“报告长官!A线全员失联!”

“报告长官!B线经过潜伏者的战机轰炸全员阵亡!”

“报告长官!C线经轰炸损失过半!”

“报告长官......”

“该死的!失算了!”

每听到一名通讯兵的汇报,比尔的面色便会阴沉一分,听到最后,他都忍不住破口大骂,随即,他抚了抚胸口,让自己平静下来。

随即急忙抓起身边的通讯器呼喊道:“先锋部队的幸存人员听着!带上伤员立即后撤!停止本次进攻!这是指挥中心的命令!再重复一遍......”

随着比尔一声令下,前沿阵地的保卫者们立即从地上爬起,带上一名名受了伤,正在痛苦嚎叫的伤员往回撤。

与此同时,卢卡斯从一堆积雪里爬起,甩了甩脑袋,使自己更清醒一些。

“嘿!冯!你在哪?

呦吼!有人活着吗?”

卢卡斯的目光不停扫视四周,眉头紧皱的呼喊道。

“呼!”

一名保卫者从一堆积雪里钻出,大口大口喘着粗气,随即,一名名保卫者也破雪而出,紧接着齐齐望向上空,唯恐潜伏者再来一次轰炸,那样的话,真是再糟糕不过的事了。

不多时,保卫者们几乎全部现身,但卢卡斯仍未发现冯战的身影。

“不!冯!你在哪?不要开玩笑啊伙计!这一点都不好玩的!”

卢卡斯焦急的呼喊,他与冯战是过命的交情,自然是希望后者平安无事,他不停的环视四周,随后发现了一堆较高的积雪,想到冯战有可能掩埋在那里,他当即扑了过去开始扒雪,样子颇有些狼狈,但在场的保卫者没有人嘲笑他,而是选择一同加入扒雪的行粒

“有人!里面有人!”

不多时,一名保卫者从雪堆里扒出了与雪白不同的一片蓝色,那是保卫者军装的颜色,这明里面埋着人,不定还是活人。

闻言,卢卡斯等人,更加卖力的扒出一把把白雪。

“呼!”

不等众人继续扒下去,冯战直接钻了出来,贪婪的呼吸着四周的空气。

“太好了!冯!你没事吧!”

见到冯战似乎并没有受伤,卢卡斯松了口气,悬着的心也被放下。

“我!你就那么希望我有事吗?”

冯战拍了拍卢卡斯的肩膀,露出一个笑容。

“呼――”

这时,一声冷风呼啸而过,众人这才感觉有点冷,之前一直沉浸在庆幸劫后余生的喜庆里,而并未注意到,身上的军装已然被融化的积雪打湿。

“阿怯!”

卢卡斯突然打了个喷嚏,随后抱着双臂不停的打颤,其余保卫者也和他的情况几乎一样。

“嗞!先锋部队的幸存人员听着......”

随着一阵嘈杂的电流声,比尔的声音自无线电中传出。

闻言,冯战看了看潜伏者的前沿防御塔,并未发现任何潜伏者的踪迹。

“趁着潜伏者发起发起突袭之前,赶紧撤!”

冯战的神经没有一丝放松,因为他知道,潜伏者最有可能在这种时候发起突袭,因为那样起到的效果,收获要比平常要来得更为显着。

随即,冯战一行人快速撤离了原地。

不多时,冯战等人回到了保卫者的前沿防御塔下,随后他便看到一批批落魄而归的保卫者,他们或扶着一些走路一跛一跄保卫者,或抬着身上有些血肉模糊,看上去奄奄一息的保卫者。

“唉!”

冯战叹了口气,在地球玩游戏的时候,他完全想象不到战争的模样,现在眼前的一切却在不断冲击着他的神经,告诫他战争的残酷,他开始有些厌恶战争,他开始有些迟疑,他来到这个世界到底是为了什么?意义又在哪?难道仅仅只是因为被系统莫名其妙选中,然后莫名其妙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参加潜伏者和保卫者战斗?仅此而已?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他更想不明白为什么是他,而不是其他人。

突然,潜伏者要塞那边传来一阵喇叭喊声,打断了冯战继续思考下去的思绪。

“哈哈!保卫者!这次是你们输了!希望你们记住这个教训,下次不要再阻挠我们的行动了!这次只是个警告!”

语气中的嘲讽与警告意味丝毫不加掩饰,丝毫没有将保卫者放在眼中的意思。

“可恶!”

“该死的潜伏者!”

“他们一定会付出代价的!”

听到潜伏者的喇叭声,保卫者们顿时一片咬牙切齿,拳头紧握,但没有人嚷嚷着要马上去报仇,因为他们明白,潜伏者现在缩在要塞里,他们没有任何报复成功的可能,能当上保卫者的,没有一个是脑子一热便不管不顾之辈。

随后,所有保卫者带着满腔怒火回到了保卫者要塞里面。

“此次参战的前锋士兵们!请立即来到临时指挥中心的广场上!”

这时,广播里传来比尔的声音。

闻言,所有参战的保卫者没有一丝犹豫便动身前往,不多时,他们整整齐齐的屹立在这片广场上,让得原本不大的广场顿时人满未患。

这时,比尔缓缓出现在他们前方,冲他们露出一个微笑,走上前拍了拍一名保卫者的肩膀,将他的肩章扶正,比尔知道,这次的败仗势必会影响到士气,所以他急需一场演讲来鼓舞士气,另外,一些东西,是时候拿出来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