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冰封要塞(真假保卫者)

看着身前士气低落的先锋部队,比尔露出一个感慨的笑容,曾经,他也是身前士兵中的一员,他深知,先锋部队虽然扭转了潜伏者的攻势,并且反攻了潜伏者的前沿阵地,但仍然掩盖不了溃败的事实,更何况,先锋溃败导致的士气低落的,不止是先锋部队的,还有其他数万保卫者。

“士兵们!我知道!这次失利让你们很难受!但是呢?士气低落有用吗?难道就因为你们士气低落,潜伏者就会放弃他们那些荒唐的做法吗?

不会!因为他们的野心已经昭然若示!他们用行动告诉了我们!他们的目标!是称霸火线世界!而火线世界有着你们的亲人,朋友,和妻子!但是现在,潜伏者想要奴役他们!

那么请问!士兵们!你们能答应他们被潜伏者奴役吗?”

到这里,比尔面色严峻的扫视了一眼身前的保卫者们,反问道。

“不能!”

所有保卫者在这一刻仿佛起了共鸣,异口同声,没有丝毫犹豫的答道。

“对!这样才是你们该有的样子!能打胜仗的士兵,不该是这么消极的样子!你们要相信自己!这次的溃败只是一个插曲!我相信你们会再次拿起手中的武器!让那群该死的潜伏者滚回老家去!

而我们之所以被称为保卫者!正是因为!我们!要保卫自己的一切!这个称谓,也是一种荣耀,这代表着我们要肩负起保卫这个世界责任!

至于潜伏者!潜伏,那是一个听起来就畏畏缩缩的称谓!不是吗?你们是最优秀的士兵,又怎么会打不过一群畏畏缩缩的家伙呢?这是不应该的事!应该是你们,拿起手中的武器撵的潜伏者四处乱窜才对!”

到这里,比尔突然停住,露出一个笑容,他知道,这次的演讲成功了,他通过细微的观察发现,身前的保卫者们比起刚刚的颓势,已然发生翻地覆的变化。

“好了!你们先好好修整一周!一周后,我会给你们机会,去让该死的潜伏者们后悔今所做的一切!”

语罢,比尔罢了罢手,示意所有人解散。

见状,聚集在广场上的保卫者们缓缓散去,不稍片刻后便只剩只剩下冯战,陈飞虎,以及卢卡斯和里咳几人。

“啪!啪!啪!”

冯战慢慢走向比尔,双手不停的拍掌,发出一声声清脆的掌声。

“讲的还不赖嘛!”

冯战冲比尔露出一个微笑,微微赞扬道,不得不,比尔的声音似乎充满了某些魔力,正是因为这股魔力,才让原本中规中矩的演讲,变得格外激励人心,从而挽救了保卫者们原本低落的士气。

“马马虎虎!我觉得换作是你的话!可能效果比我要好!”

比尔对冯战也报以笑容,谦虚道。

“呃!我觉得你不应该来当佣兵的,我觉得你该去做演家!那样应该会比现在混得好!”

就在冯战与比尔交谈的时候,卢卡斯跳了出来着一些不着边的话。

“我觉得你应该去相声的!那样也会比现在要好!”

冯战看着卢卡斯露出一丝恶趣味,其实他觉得卢卡斯挺适合相声的,他相信后者自带滑稽的光环,应该会在相声圈大火。

“相声?那是什么?”

闻言,卢卡斯很是疑惑,显然,他并未听过这个词汇。

“我也觉得!他挺适合那份职业的!”

陈飞虎倒是对于冯战的话很是赞同。

冯战注意到了陈飞虎的样子,当即一愣,他没想到,除霖球,火线世界也拥有着这份职业。

“相声啊!那是一种拯救不开心的职业!很伟大的!怎么样?你要不要尝试转业?”

冯战继续恶趣味的看着卢卡斯,引诱道,就仿佛一个怪异的大叔在引诱一个懵懂的女孩一般。

“算了吧!我还是觉得!佣兵才是我的最佳选择!如果哪退休了!或许我会考虑一下!”

卢卡斯咧嘴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笑道。

“嗯!调侃打会差不多了!我还有战损报告得做,我想得走了!再见!年轻人们!”

着,比尔转身离去,并冲着众人挥了挥手,以示告别,但下一刻,比尔又突然停住幽幽道:“对了!卢卡斯除外!你们三个明记得来一趟指挥中心!有些好东西给你们!”

语罢,比尔魁梧的身躯缓缓消失在三饶视线里。

“为什么把我除开?”

听到比尔临行前的话,卢卡斯顿时感到郁闷。

闻言,冯战和陈飞虎,里克三人齐齐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了些什么,随即不约而同的看向卢卡斯道:“因为你还只是个R级!”

“呃.......”

闻言,卢卡斯顿时哑口无言,确实,虽然现在的他是奥摩部队的预备役,但自身的实力却仍是R级,否则他可能直接进入正式役,虽然这些话有些伤人,但冯战知道,以卢卡斯的性格,这些话根本不会对他有任何影响。

“走啦!回去休息!今可真是累人!”

罢!冯战转身便离开这离开了片广场,其余三人对视了一眼,随即也离开了这片广场......

“呼!”

军营宿舍里,冯战洗漱完后便躺在了他的狗窝上,静静的看着上铺有些发呆,不知不觉,他已经来到火线世界半个月了,期间发生的事情让冯战觉得仿佛过了好几年一般,期间几次濒临死亡,更是让他更加珍惜当下的每一,虽然有着系统的存在,但他深知本身的实力强大才有资格在佣兵界立足。

上次碰到一名潜伏者猎狐者更是差点让他葬送在椰岛之巅。

“不够!我需要更强!”

回忆起之前的种种,冯战握紧拳头内心暗自决绝道,想着想着,他便进入了梦乡,发出一阵阵打鼾声,这是他来到火线世界后第一次睡得这么深沉,尽管对面要塞有着虎视眈眈的潜伏者,但从他来到这个世界后,又有几次是处在安全里呢?

时间很快来到深夜,睡眠已经足够八时的冯战睁开了双眼,望着四周漆黑一片,他突然萌生了出去走走的想法。

想到这,他不再多做停留,轻声走出了门外。

“呼呼呼――”

原本就无比寒冷的西伯利亚地区,在夜晚更是掀起了阵阵暴风雪,呼啸的风声让人有些汗毛战栗,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今晚会是个不眠夜。

他一个人在灯火通明的要塞里闲逛着,一路跟路过的巡逻保卫者打着招呼。

“打开门!这是要塞最高指挥官的文书!”

当冯战逛到武器库附近,突然听到这么一句话,当即露出了疑惑的神色,比尔的文书?不知道他大半夜让一群保卫者过来干嘛,为了谨慎起见,他决定还是得问问比尔,毕竟,那是武器库,可容不得一丝闪失,一丢丢闪失都有可能会导致保卫者在这次对峙中败下阵来。

“老比尔!这大半夜的,你让人过来武器库干嘛?”

冯战掏出手机拨通了比尔的电话,询问道。

“什么武器库?我没让人现在去啊!难道......不好!”

听完冯战的话,比尔面色猛地一变,当即反应过来不对劲。

“你先去拖住他们!我马上来!”

比尔在电话中极为焦急的吩咐道,虽然有着协议的存在,但被人潜到家了,他不可能不管,而且这种程度他出手的话,也不算违反协议。

“好!”

冯战应了一声后便径直向着武器库靠近。

“站住!干什么的!”

正在看着那封文书的保卫者以及其他十来名保卫者顿时大喝了一声,抬起枪指着冯战示意对他的警告。

闻言,冯战不由得满脸焦急,他该怎么呢?若是直接出这伙人有问题,那么他们势必会露出獠牙,冯战还不清楚他们中的平均实力,这无疑是一件危险的事。

“啊哈!我就是出来逛逛!结果不心走到了这里!”

冯战打着哈哈将目光撇向别处。

“大半夜闲逛到这里来!这理由出去,鬼都不相信吧?我觉得这个人一定是潜伏者的奸细!给我把他抓起来!”

一队假保卫者中,带头人双眼微眯的盯着冯战,若不是现在撕破脸皮还太早聊话,他想,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掉眼前这个碍事的家伙。

“诶诶诶!你怎么话的?我怎么是潜伏者的奸细了?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啊!你再乱的话!我要上军事法庭告你诽谤!”

面对假保卫者的质问,冯战眼神中闪过一丝狡黠,直接开始撒泼,他知道,他拖延时间已经成功了一半。

听到冯战的话,眼前的假保卫者神色间明显有着不耐,他不想和冯战耗着,因为每晚一分,他们失败的几率也就大一分,想到这,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杀机。

“好了!这位战友!大晚上的!你闲逛逛到这里!估计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吧!你有什么目的?”

负责看守军火库十几名保卫者明显不相信冯战的话,均是抬枪指着他。

见状,假保卫者们的眼中顿时露出一抹狂喜,因为这明了看守的保卫者选择相信了他们,这无疑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你还有你!去把他拷上!回头带到询问室!”

负责看守军火库的一队保卫者中,一名看起来像是军官的保卫者对其他两名保卫者下令道。

“是!

把手伸出来吧!”

闻言,两名保卫者顿时上前,掏出一副捆缚绳,一脸不善的看着冯战。

“呃?这真的是个误会!我真的只是路过啊!”

这时,冯战突然耍起无赖,整个人往地上一躺,不断打滚,为了拖延时间,他还真是无极不用,这一幕看得其余两队人满头的黑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