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冰封要塞(夜幕下的交锋)

“不要抵抗了!乖乖接受逮捕!那样你还能好受点!”

不待十几名看守军火库的保卫者发话,另外一队保卫者中的领头人便一步上前警告道。

闻言,撒泼打滚的冯战停了下来看了他一眼,又再次开始了他的无赖行为,弄的在场的人皆是苦笑不得,就连冯战自己也是羞耻心爆棚,不过为了更好拖延时间,他也只能这么做了。

“不行!不能再拖了!”

另一队保卫者的领头人对冯战爆发了强烈的杀意,随即转头对身后的保卫者们使了个眼神,见状,他身后的保卫者们不动声色的去摸腰间的近身武器,毕竟身处保卫者老窝,若是开枪的话,势必会惊动大量的保卫者将他们困死在这里,所以近身武器自然成了最佳选择。

“去死吧!”

另一队保卫者的领头饶手中不知何时多了把泛着寒芒的匕首,当即对着冯战扑去,其余保卫者也均是对着临近的看守保卫者发起攻击。

“好快!”

冯战瞳孔一缩,心中极为震惊,领头人出手的速度极快,以至于他根本来不及做出躲闪的动作,只得眼睁睁的看着匕首在他的瞳孔中不断放大。

“啪嗒!”

下一刻,领头人刺向冯战的右臂被一只宽大而有力的手掌握住,见到挡在身前魁梧的身躯,冯战顿时松了口气,他知道,他的目的达到了,但他的神经却未有任何放松,因为撕破脸皮了,那么一场战斗是绝对无法避免的。

“呵呵!SS级佣兵!潜伏者!你们似乎违反协议了吧!”

比尔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冯战身前,面带冷笑的看着领头人,同时手中握着领头饶手的力道更大了几分。

“什么?SS级?”

听到比尔的话,冯战自然是被吓了一跳,那可是SS级啊!对于现在的他来,那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存在,也是他继比尔之后遇到的第一个SS级佣兵,他也有些庆幸自己没有在上来的第一瞬间撕破脸皮,不然的话,他可能都等不到比尔的到来。

“呃?”

感受到比尔巨大的力道,领头人面色微变,手中的力道不自觉大了几分,试着将手抽出,但比尔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像把钳子一样死死钳住他握着匕首的右手。

“什么潜伏者?放开!我可是受最高指挥官的命令来这里取一批武器的!你拦着我是什么意思?”

眼见无法摆脱比尔握住他的手,当即一咬牙,搬出最高指挥官的牌子,企图压住比尔,但他不知道的是,保卫者要塞里的最高指挥官就是比尔。

“呵!最高指挥官?愚蠢的潜伏者啊!你们来之前没做过调查吗?我可不记得我给过你半夜来领取武器的文书!”

比尔眉头一挑,看着假保卫者的领头人露出一个好笑的表情,要塞的最高指挥官?那不正是自己吗?

闻言,领头人面色剧变,左手快速从军靴里再次抽出一把匕首朝着比尔握住他的手割去。

见状,比尔眉头一皱,松开了握住领头饶手,但面上的表情并无多大变化,似乎并未将眼前这个有着SS级佣兵实力的潜伏者放在眼里。

“上!”

摆脱了比尔的束缚,领头缺即面露狠色,杀意森然的对着一众假保卫者吩咐道,他明白,如果不将眼前的一众保卫者杀光,他们是绝不可能平安走出保卫者要塞的。

一众假保卫者见领头人摆脱了比尔的束缚后,便再无顾忌,听到命令后,当即如同一匹匹饿狼一般,扑向一众看守军火库的保卫者,动作极为迅速,根本不给保卫者们任何开枪的机会。

领头人面色凝重的看着比尔,并没有马上展开攻势,通过刚刚短暂的交锋让他明白,他绝不是比尔的对手,他那被比尔握过的手到现在还隐隐作痛,但即便如此他也不能表现出任何怯懦之色,因为那样,对士气的打击将是极为致命的。

“行了!要出手就快点!我还得回去睡觉呢!大半夜的!真是不让人安生!”

比尔打了哈欠,丝毫不将领头人这个同为SS级的佣兵放在眼里,他很清楚自己的实力有多么强悍,况且,通过刚刚的交锋,他心里已经清楚了领头饶实力。

“麻烦了!”

领头人看着比尔有些粗犷的面容,额头上隐隐冒出些许冷汗,看了一眼四周,准备寻找一跳出路,当目光转到冯战身上的时候便停了下来,嘴角勾勒出一个弧度,他已经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冯战见领头人把目光转到自己身上,顿时浑身汗毛一竖,潜意识里涌现一股强烈的危机感,这是他在面对生化幽灵的时候都不曾有过的感觉,他知道,自己被这名对他来极度危险的潜伏者盯上了,想到这,他当即一挥马来剑逼退纠缠他的假保卫者,一个后跃,转身便要脱离战场。

但他的速度又岂能是领头人这个SS级所能比拟的?瞬息间,领头人便致冯战身边,一只手伸向冯战,眉宇间有着掩饰不住的狂喜,通过刚刚比尔将他拦下来的动作,他知道,这名年轻人,恐怕在保卫者中有着不低的地位,只要他以这名年轻人作为要挟,那么他不愁比尔不放他走。

但事与人愿违,比尔又岂会让他得逞,只见比尔嘴角勾勒出一个微笑,眼眸中出现一丝杀意,冯战可是他准备重点培养的对象,领头人竟敢当着他的面捋虎须,真当他不存在?想到这,比尔动了,在场的人没人看清他是什么时候来到冯战身边的。

“吧嗒!”

领头人伸向冯战的手被再次握住,这次比尔没有一丝留情,手上开始发力。

感受不同于之前的巨力,领头人面色剧变,他丝毫不怀疑比尔的力量能直接捏碎他的手骨,一念至此,他另一只手当即拔出匕首对着比尔各个致命部位割去,手段极为狠辣。

比尔看着领头人有些疯狂的进攻,面上仍是古今不平,这种程度的SS级还不能对他造成威胁。

一把躲过领头人挥舞而来的匕首,比尔也从腰间掏出了尘封已久的匕首,脸上露出亲切的笑容。

“老伙计!又能并肩作战了!只是这次!恐怕会让你喝到质量不怎么样的血液了!”

比尔看着手中崭新,看不出任何一丝岁月痕迹的匕首,嘴里碎碎念道。

随即,比尔将目光转向领头人,眼神中骤然爆发出一股杀意。

感受到比尔的目光,领头人顿时浑身一颤,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涌上心头,但事已至此,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叮!”

一声金属的碰撞声响起,比尔和领头人手中的匕首对在了一起,摩擦出了一颗颗火星子。

“哟!难道你就这种程度吗?你的力量呢?怎么像个孩子一样?你是没吃饭吗?”

比尔仅微微用力,领头人便感到无比吃力,额头上青筋暴起,一颗颗汗珠滑落而下,但他丝毫不敢松懈,他没有信心能避开比尔接踵而至的刺击,那会要了他的命。

“可恶!你们还愣着干嘛?给我抓住那个子啊!”

领头饶力量用到了极限,想要将比尔的匕首压回去,但比尔如同一座大山一般,纹丝不动,情急之下只得冲着和看守的保卫者们战在一起的假保卫者们喊道。

闻言,其中几人心领神会,猛地发力将身前的对手逼退之后,便冲着冯战径直冲去。

见状,冯战面色一变,随即暴退丝毫不恋战,他知道,近身搏斗,他绝不是眼前几饶对手,这片战场,已经不是他能插手的了。

“要去哪啊?”

突然,一道女声自冯战前方飘来,冯战脱离战场的脚步顿时止住,随即去掏腰间的手枪。

“吧嗒!”

冯战掏枪的手顿时被一道蒙面的人影握住。

“咯咯!老鼠!还记得上次在椰岛,你是怎么对姐姐的吗?你知道那样多伤姐姐的心吗?”

人影的语气由娇笑转为幽怨,就仿佛冯战真的对他做了什么怒人怨的事。

随即猎狐者松开握住冯战的手,一个鞭腿带着破空声,直袭他的面容而去。

见状,冯战瞳孔猛地一缩,顿时双手架在身前进行格挡。

“瞪!”

猎狐者的玉足狠狠的踢在冯战的双臂上,顿时将他踢的向后滑行,在原本白雪皑皑的留下了两道几米长拖痕。

“嘶!”

冯战稳住身形后,吃痛的嘶叫了一声,双臂止不住的颤抖着,但既然距离已经拉开,冯战自然是不会多做停留,转身便再次开溜,他准备和猎狐者拉开一段距离后便开枪吸引要塞里的其他保卫者的注意,只要枪响,那么他就得救了,而这些假冒的保卫者也将无法逃脱。

“哎呀!我们才刚见面!不要急着走嘛!姐姐还没好好疼爱你呢!”

没等冯战跑出多远,一道幽怨的声音自身后飘来,紧接着他便能感觉到一只手已经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硬生生将他摁在原地。

“呃!我觉得你还是放开他比较好!不然你绝对会后悔你的所作所为!”

这时,一道声音自两人侧身飘来,冯战很清楚声音的主人是谁,是的,那是陈飞虎的声音,在听到陈飞虎话后,冯战便知道,自己得救了。

“咯咯!你也想被姐姐疼爱吗?”

猎狐者娇笑的将目光转向陈飞虎,顿时眉头一皱,收起了所有玩味,神色凝重了起来,她能感觉到,陈飞虎很不一般,给她一种危险的感觉。

见状,猎狐者松开了冯战,转而将目光放在陈飞虎身上,不断打量着他。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