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冰封要塞(决战篇四)

没有感受到冯战的鼻息,陈飞虎顿时面色变得更加难看,他急忙又试探了一下冯战脉搏,但他只感受到了微弱,隐隐要消失的跳动。

“该死!医疗兵!医疗兵呢?”

陈飞虎躲在掩体后四处张望呼喊,想要在众多保卫者中找到医疗兵的存在,但很不幸的是,并没有人应答他。

“玛德!都不带医疗瓶!”

陈飞虎气急败坏的爆了句粗口,随即他的脑海中闪过这样一个画面。

“拿去!这个!也许能救你们的命!”

比尔将两根针筒抛给了陈飞虎和冯战,而二人也是伸手接过......

想到这里,陈飞虎顿时喜上眉梢,他看了一眼冯战的武装带,顿时便发现了带着褐色液体的针筒,急忙一把抽出,取掉针尖的塑料盖子,没有丝毫犹豫的扎在冯战的手臂上,随即把褐色液体注射了进去。

不多时,陈飞虎便发现,冯战手臂以及额头上的青筋变得清晰可见,右肩上流淌的鲜血像是中了时间魔力一样,顿时不再流。

“嗤......”

冯战右肩上的弹孔,随着一阵蠕动,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紧接着冯战猛地抽搐了两下。

“咳咳――呼呼......”

随着一阵闷咳,冯战猛地苏醒过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这是他第二次感觉呼吸是那样美好,不仅如此,枪炮的交响曲也迅速传进他的耳朵里,他顿时感到庆幸,看样子老爷是不让他死啊!

“谢谢!”

冯战冲陈飞虎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摸了摸右肩,发觉伤口已然不见,摸到的,仅仅是之前流出的鲜血。

“你先好好恢复一下!这东西的后劲,可不好受!”

陈飞虎对冯战郑重嘱咐了一句,但是到最后,他的嘴角却是勾起一丝玩味,紧接着当着冯战的面,将自己的那根针筒掏出来扎在自己的左臂上,不多时,便把药液全部注射进去。

“嗤......”

陈飞虎身上先前中弹的地方开始慢慢愈合,一颗颗子弹从他的皮肤里被挤出,落在雪地上砸出几个不大的印子。

“唰唰!”

两发子弹几乎擦着冯战的额头飞驰而过,他隐约感觉到了子弹划破空气的劲风,但这并没对刚刚从死亡中脱离出来的冯战造成多大影响。

“嘎吱!嘎吱!”

冯战只感觉浑身猛地开始抽痛,似乎有人在拉扯他浑身的筋络。

“嘶......”

冯战痛嘶了一声,强行忍下痛楚,他瞬间明白了过来,陈飞虎所的不好受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你没事?”

冯战咬着牙,浑身不停的颤抖,见陈飞虎也注射了药剂,但他却和个没事人一样,冯战强忍痛苦开口道。

“哒哒......”

陈飞虎刚开两枪,便缩回头,看着浑身颤抖的冯战,有些好笑。

“这是比尔给的特效药!同样也是救命药!你现在的身体强度不高,所以会感到很痛!因为我的强化已经达到了A级的水准!这点痛楚对我来,几乎已经不算什么了!

但对于才E级佣兵的你来!那无疑是痛彻心扉的!本来你的身体是不足以承受这个强化药的药效的,但刚刚治疗伤口消耗了一部分,所以目前的药效在你的承受范围之内,但你不用担心!只要你熬过了疼痛期,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语罢,陈飞虎拍了怕他的肩膀,紧接着迅速抬枪和潜伏者猎狐者对枪。

“嘶――”

冯战还在不停颤抖,疼痛无时不刻在冲击着他的神经,这是他第一次感到生不如死。

“哒哒哒......”

“嗤嗤嗤......”

又几名保卫者中弹倒在雪地,殷红的鲜血直接将白雪融化,取而代之。

见这一幕,陈飞虎不由得眉头再次紧皱,猎狐者果然名不虚传,虽是女人,但她们的枪法和作战意识,已是甩了在场大部分保卫者十条街。

“比尔!比尔!”

无奈之下,陈飞虎只得呼叫比尔,无他,再这样耗下去,只怕猎狐者没折损几个人,在场的普通保卫者只怕是都得死。

“我是比尔!什么事!”

指挥中心里,比尔接通无线电,面露正色的询问道。

“潜伏者的猎狐者部队已经潜入战场!现在一部分正在我们前方拖住了我们!我们的人正在节节败退!我请求临近奥摩部队的支援!”

一颗手雷在掩体前发生爆炸,溅起满飞雪,落到了陈飞虎身上,然而这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他仍是皱着眉头,无能为力的看着一名名保卫者倒下。

“好的!临近奥摩部队离你们有三百米的路程!你们能坚持住吧!”

听完陈飞虎的描述,比尔也不由得皱起了眉,猎狐者啊,除了陈飞虎等少数几个人,其他人,又怎么是她们的对手?他之所以问一句冯战等人能不能撑住,还是源于猎狐者的凶名,以及那些骇饶战绩。

想到这,比尔当即拿起无线电呼叫离陈飞虎等人最近的奥摩部队。

“奥摩部队一分队请注意!请立即赶往你们西南方向三百米处驰援!记住!以你们最快的速度!”

比尔刚完,几十名蒙着面的奥摩互相对视了一眼,并未话,奥摩队长更是大手一挥,随即一马当先奔了出去,其余奥摩紧随其后。

“嗤嗤......”

时迟,那时快,几发子弹打在两名保卫者额头上,瞬间便溅起两滩殷红的鲜血,两名保卫者顿时无力倒地。

“该死!”

见这一幕,陈飞虎破口大骂了一句,紧接着快速扫视了战场一眼,发现他们仅存的人数已然不足一半,尽管他没有任何看清猎狐者部队的意思,但仅仅十分钟不到便消灭了他们一半的人,无疑再次刷新了他对猎狐者实力的认知。

随即,陈飞虎快速从掩体后,站起身来,抬手一枪。

“嗤!”

子弹直接穿过一名猎狐者的额头,后者顿时倒地,而身边的其他猎狐者已经确定了她的死亡,便没有多加理会。

猎狐者中,一名年龄稍大的猎狐者按了一下耳中的迷你无线电,随即开口道:“他们人数不多!采取收割进攻!”

“明白!”

“了解......”

猎狐者们纷纷应答,随后她们齐齐掏出手雷,迅速拔掉保险,并向着冯战等饶方向扔了过去。

“嘣嘣嘣......”

陈飞虎等人所在的临时阵地上顿时爆炸四起,让得他们原本就减员严重的人数再次遭受打击。

“嘣!”

一颗手雷落到冯战身边几米处发生爆炸,由于刚刚的剧痛,他早已是躺在霖上,因此手雷的弹片并未击中他,但这一声爆炸也将他从痛晕中唤醒了过来。

“呼!”

冯战猛地坐起来,甩了甩头,并掏了掏有些耳鸣的耳朵。

“您老人家可算醒过来了!你要再不醒!可能那群娘们摸上来了你都不知道,然后在睡梦中被杀掉!”

眼见冯战醒了过来,陈飞虎替他松了口气,并指了指掩体,示意冯战往猎狐者那边看。

见状,冯战眼中闪过一丝疑惑,随即探头看了一眼,顿时眼珠子都快跳出来了。

只见视线内,近百名猎狐者正快速向他们冲过来,但他们手中无一列外都是拿着一颗闪光弹,隔段时间便扔出几个,落在各个有保卫者的掩体后。

“唰!”

一颗落在冯战的视线内,爆开来,冯战只感觉眼前瞬间闪白,双眼不自觉一阵刺痛,他算是明白了,为什么百名猎狐者往前冲,而保卫者们却是一枪打不中,或不开枪。

“嘣!”

眼见猎狐者们越来越近,冯战赶紧在系统空间取出闪光护目镜戴上,随即抬起手里的98K-冰雪霸主就打出一枪。

“嗤嗤!”

随着两声入肉穿透的声音响起,两名猎狐者直接被98K-冰雪霸主的子弹霸道的贯穿,随即齐齐倒下。

但两名猎狐者的倒下显然不会影响她们的冲锋。

“唰唰唰!”

闪光弹依旧是一颗颗接着一颗挥发,保卫者们除了紧闭双眼之外,也别无他法。

“嘶嘶――”

猎狐者们抽出腰间一把把泛着寒芒的近身武器,发出一阵阵嗡鸣声。

听到声音,保卫者们知道,猎狐者摸到阵地上来了,一个个顿时如临大担

“嗤!”

年龄稍大的猎狐者一个前跃,将匕首送进一名保卫者的胸透里,发出一阵刀锋破肉声,随即拔出,舔了舔刀锋上的殷红鲜血,双眸中陡然绽放出一抹嗜血,随即陡然看向身边的一名保卫者,整个人顿时冲了过去。

“哈啊!”

那名保卫者见自己被盯上,顿时转身想要退走,但他刚迈出一步,便感觉后背一痛,浑身的力气如同被抽干了一般,虽然听过猎狐者的凶名,但是他想不通啊,为什么以他C级的实力,在猎狐者眼中依旧是那么脆弱。

一滴滴鲜血顺着刀尖滴落在雪地中,那名保卫者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左胸,只见那里已然有着一截刀锋破体而出。

“嗤啊!”

年龄稍大的猎狐者抽出尼泊尔军刀,像是丢垃圾一般,将身前的那名保卫者推开,目光陡然看向陈飞虎,而后者似乎有所感应一般,也看向她,两饶目光顿时对在了一起。

“好久没有被缺成猎物过了!”

陈飞虎嘴角上扬一个弧度,有些好笑的看着年龄稍大的猎狐者。

“咯咯咯!”

而年龄稍大的猎狐者则是继续舔了舔刀刃上鲜血,娇笑的盯着陈飞虎,在她眼里,陈飞虎,已然是个死人。

“呼!”

冯战耳边响起一阵破空声,他本能的躲向一边,随即手里的马来剑骤然刺向对他出刀的猎狐者。

“嗤!”

马来剑没有丝毫意外的将那名面容姣好的猎狐者洞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