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冰封要塞(决战篇八)

“可恶!这运气可真好!”

感受着冷雪凝不断加大的怪力,冯战不由得咬牙切齿,企图压回去,但雪地里留下两条长长的脚印划痕在不断告诉他,他不可能以力胜之。

“呃!”

冯战猛喝一声,整个人侧身躲过冷雪凝手中尼泊尔的劈砍,但紧接着冯战便能感觉到到一阵劲风,当即将马来剑反手向下握住,将双手架在胸前,作出格挡之势。

“噔!”

冷雪凝右脚的鞭腿狠狠踢在了冯战格挡的双手上,他当即感受到一阵强烈的冲击,整个人不由得向后滑行,在就有一段拖痕的雪地上,再填了两倍拖痕,整个人才停下身来,眉头紧锁的看着冷雪凝。

“该死!这女人!不是A级也是B级里的佼佼者!麻烦有点大了!”

冯战试图平复下,不断颤抖的双手,心头这样想道。

“呃?可以嘛!你是B级?”

见冯战在她手下走过了两招而不倒下,冷雪凝顿时饶有兴趣的看着冯战,露出一个魅惑众生的微笑。

“B级?不好意思!我只是C级而已!”

面对冷雪凝的质问,冯战轻声一笑,随后再次摆开架势。

“是这样吗?为什么我感觉你有B级的实力?”

语罢,冷雪凝直接冲向冯战,手里的尼泊尔对准他的头,当头劈下。

“好快!”

感受着头顶上方的丝丝凉风,冯战双眼微眯,他不敢硬接,当即再次侧身双手握紧马来剑,用剑尖向冷雪凝劈砍而来的尼泊尔迎了上去。

“砰!嘶――”

在触碰的一刹那,冯战赶紧将马来剑倾斜,尼泊尔顺着马来剑的倾斜度擦出颗颗火星子,随即劈到地上,这一击算是宣布落空。

随即冯战急忙一个后跳,和冷雪凝拉开距离,面色凝重的看着后者。

“呼呼呼......”

冯战开始有些气喘,一滴汗液自额头滑落,但来及落地,便被周围极寒的气冻成一颗冰块,然而他没空去在意,他所在意的,是眼前这个女人。

似乎他每次对上的,总是比他强个一两级的对手,但这次这个女人,似乎比他强了不止一星半点,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这个女人并未出全力,先前和冯战的交锋,他也只是当成玩闹而已,虽然想不通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但他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是全力以赴。

不等冯战继续思考下去,冷雪凝一步踏开,整个人冲冯战爆射而去。

见状,冯战当即一个闪身,跳向一边,而冷雪凝这一击则是狠狠踹在了一扇普通钢制卷帘门上。

“咚!”

随着一声金属被敲响的声音响起,卷帘门顿时扭曲变形。

“嘶――”

旁边的冯战见到这一幕,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神色震惊的看着冷雪凝,不由得心想:“难道,自身强化度达到了一定程度!可以无视金属的硬度?”

不等冯战继续想下去,冷雪凝再次欺身而上,手里的尼泊尔没有任何留情的劈向冯战的腹部,由于距离太近,冯战根本来不及躲闪,只得眼睁睁看着尼泊尔在他的瞳孔中不断放大。

“结束了么?果然,强化差距太大了!”

冯战心头这样想到,然而下一刻,他的脸上便爬满了错愕,因为冷雪凝这一记劈砍错开他的腹部,劈向地上,宣布落空,随后冷雪凝漂亮的脸颊上露出一个笑容。

“她这是什么意思?”

冯战的脸上满是错愕和不解,他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刚刚冷雪凝明明可以要了他的命,但她却没有那么做。

“为什么......”

不等冯战追问,冷雪凝再次给他一记鞭腿,冯战急忙伸手去挡。

“噔!”

鞭腿结结实实的再次踢在了冯战格挡的手臂上,强大的冲击力顿时将他再次踢得滑行了一段距离。

冯战稳住身形,双手隐隐作痛,这个女冉底什么意思,能杀了他又不杀,但又要和他打,不待冯战继续想下去,那个女人再次扑了上来,手中的尼泊尔直取冯战的颈脖。

见状冯战急忙抬马来剑去挡。

“砰!”

一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自冯战身前传来,然而这次的碰撞冯战却并没有感到任何冲击力,因为一个人已经挡在了他的身前。

冯战看向那人,只见那人左手抵着刀背,右手抓着刀柄,观其面容,赫然是唐七,他手中的尼泊尔和冷雪凝手中的尼泊尔架在一起,看他咬牙切齿的模样,显然不是很轻松。

“愣着干嘛!帮忙啊!”

见冯战愣在那里,唐七面色焦急的喊道,手中的尼泊尔被冷雪凝压的离他面门越来越近。

“噢!好!”

冯战急忙应了一声,随即手中的马来剑向冷雪凝的腹部刺去。

“呃?”

正在和唐七较力的冷雪凝注意到了冯战,当即柳眉一皱,浑身猛地发力将唐七推开。

“砰!”

刚推开唐七,冯战的马来剑便致她的身前,她迅速格挡,两把刀刃瞬间碰在一起,发出金属独有的嗡鸣声。

被冷雪凝推开的唐七,一个踉跄险些摔到,稳住身形后便看到因为和冷雪凝较力,而浑身青筋暴起的冯战,眉头一挑,当即喊道:“兄弟!坚持住!我来了!”

罢,便再次扑了上去。

“你俩有完没完啊!两个大男人对付我一个!真当老娘好欺负啊!”

见唐七如同附骨之蛆一般,再次扑了上来,冷雪凝当即打破了一脸高冷的形象,破口大骂道,随即手中握住尼泊尔的力道增大了几分。

“砰!”

冯战手中的马来剑和唐七的尼伯尔对着冷雪凝当头劈下,冷雪凝当即把尼泊尔往上方一横,三把武器顿时撞在一起,溅出一阵火星。

唐七和冯战两人合力的力量何其之大?冷雪凝当即有些招架不住。

“可恶!这两个蠢蛋!”

冷雪凝银牙紧咬,心中暗骂,随即一记鞭腿直袭唐七的腹部。

见状,唐七瞳孔一缩,当即收回尼泊尔,随即横在身前,随着唐七的压力消散而去,冷雪凝顿时压力大减,对于仅剩的冯战的压力,她有些漫不经心,踢向唐七的鞭腿力量再次增大了几分。

“叮!”

冷雪凝玉足上的高跟军靴顿时踢在尼泊尔上,发出一阵清脆的敲金属声,巨大的冲击力让得他不断向后滑校

“嘶――”

随着鞋底和雪地的摩擦,唐七最终稳住了身形,随即一脸凝重的看着冷雪凝。

“还有你!”

冷雪凝看向仍在身前的冯战,美眸中顿时显露出一丝凶光,玉足直接向冯战腹部踹去。

见状,冯战瞳孔一缩,也学唐七,将马来剑横在身前。

“叮!”

又一声清脆的声响,冯战也没有丝毫悬念的滑行了一段距离,直接滑倒唐七身后。

“这娘们!下手真TM狠!喂!兄弟!没事吧!”

唐七甩了甩有些胀麻的手臂,不爽的吐槽,随即回头看了看冯战关切道。

“没事!还是先想想怎么对付她吧!”

冯战也甩了甩手臂,没有去看唐七,而神色凝重的看着冷雪凝,思索着应对办法。

“得!我觉得你想再多办法也没用!这女人起码是A级高等佣兵!我不是她的对手!刚刚的交手,我想你也应该发现了,咱们就算两个人也够呛!”

唐七直直盯着冷雪凝,发觉对方也没有先出手的意思后,便向冯战解释着。

“A级高等?那是什么?”

见冷雪凝暂时没有动手的意思,冯战不由得问道。

“这你都不知道?那你是怎么当佣兵的?”

听完冯战的疑问,唐七顿时瞪大双眼,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啊哈哈!我这不是刚当佣兵才不到一个月吗?不清楚不也很正常吗?”

看到唐七的模样,冯战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解释道。

“什么?不到一个月?”

唐七和冷雪凝异口同声的道。

“喂!老娘们!你学我话干嘛?”

想到之前的种种,唐七顿时心生不爽,指着冷雪凝质问道。

“你叫我什么?”

听到唐七的称呼,冷雪凝眉间闪过一丝不耐,俏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怒意。

“额呵呵......”

看到冷雪凝的怒意,一滴冷汗自唐七额头滑落而下,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砰砰砰......”

周遭潜伏者和保卫者的厮杀的武器碰撞声震,时不时都会有保卫者或潜伏者被对方按到地上,然后几刀扎死,这片广场上犹如修罗地狱一般。

然而任他们厮杀的再如何惨烈,也没有人去袭击站在场中央的两个人,潜伏者和保卫者双方的人如同好了一般,在那两个人战立的周围空出好大一块空间,任由两人就这么一直站立着,互相看着对方,谁都没有先动手的意思。

“怎么?你没什么想的?”

站立了半晌,比尔率先开口问道,语气中听不出任何一丝波动,无喜无悲,然而熟悉他的人都会知道,这才是他最可怕的时候,因为这代表他真的生气了。

“呵呵!我想我没什么好的!毕竟!我们已经站在对立面了!不是吗?”

罗伯特摊了摊手,露出一个笑容,看着比尔,眼神中似乎有着些许感慨。

“你最好还是忏悔一下吧!那样!我可能会让你死的痛快点!”

着,比尔双眼微眯,涌现出些许杀机。

“哈哈!你怎么还和以前一样自大狂妄?你真的以为!我还是二十年的我吗?你就那么自信!你一定能杀了我?”

罗伯特捧腹大笑,嘲讽之意不言而喻。

“我想等会!你应该不出这样的话来!”

语罢,比尔从腰间缓缓抽出一把刀身为褐金色,一眼便能看出气势不凡的尼泊尔。

“这是?”

罗伯特看到这把尼泊尔后,顿时面色一变。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