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水之城(葵)

“呼!”

冯战深吸一口气,面色凝重的看着再次爬起来的葵,蓄势待发。

“啊!”

葵再次发出一声嘶吼,不知道是不是冯战的错觉,他在葵的眼神中看到了远胜于先前狠戾。

见状,冯战瞟了一眼地上的潜伏者死尸手中的枪械,但马上又摇了摇头,他深知,普通枪械,对于现阶段的葵来,作用不大,但这样一来,他可就得和葵近身搏斗,这无疑让他感到头疼,因为他虽然是幽灵猎手,但也是人,受伤会感到痛,而葵不会。

“呼!”

一阵破空声让得冯战瞳孔猛地一缩,他当即一个仰身,两把尼泊尔交叉架在一起。

“滋――!”

一把巧精致的飞刀自冯战架着的两把尼泊尔中间摩擦而过,溅出丝丝火星,显然,这是葵投掷的暗影利刃,只是冯战并未想到的是,这种状况的葵居然还保留着战斗本能,事情似乎越来越棘手了啊,随后,冯战便欲起身。

与此同时,眼见冯战此刻呈一个后仰的姿势,葵收回投掷的动作,整个人消失在了原地,直奔冯战而去,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什么?”

冯战惊呼了一声,显然他没想到,葵居然一下子爆发出这种惊饶速度。

“噔!”

没有丝毫意外,葵一脚踹在了冯战的胸部,冲击力顿时将他弹飞出去,撞在实验室的一堵墙上,金属墙体顿时被冯战撞变形。

“咳咳!”

落地后的冯战咳嗽了两声,看了一眼正在向他靠近的潜伏者形象的葵,咬紧牙关忍着剧痛,一把站了起来,没办法,若是他不拼命,那么葵就会要他的命。

“喝啊!”

冯战大吼一声,两只手紧握两把尼泊尔,一个蓄力,俨然一副猎手出重刀的模样,然而不同于游戏,现实的他是可以随意操控蓄力时间的。

葵似乎是看出了冯战这个姿势的不凡,当即止住冲向冯战的步伐再次掷出两把暗影利龋

见状,冯战只得收回重刀姿势,用尼泊尔去格挡,因为他知道,以自己的速度,不可能躲得开暗影利刃,先不暗影利刃的锋利程度,碰者即伤,光是空气对于暗影利刃的阻力,几乎不起作用,这也导致暗影利刃比一般的枪械子弹都快,这也是冯战闪不过的原因之一。

“滋滋”

暗影利刃再次和两把尼泊尔摩擦而过,溅出火星。

趁着冯战这一刻的分心,葵吼叫了一声,一个闪身来到了冯战身边,没有丝毫犹豫,一记鞭腿甩出。

“噔!”

没有丝毫意外,冯战再次向一边飞去,将一张实验桌砸的粉碎。

见状,葵缓步走上前,似乎想要确认一下冯战的生死。

而此时的冯战在废墟堆里坐了起来,甩了甩头,随即发现自己手中的双持尼泊尔不知道丢哪里去了,见这一幕,原来缓步靠近的葵顿时玉足一发力,整个人快速冲向冯战。

见状,冯战急忙扫视了四周一眼,却是只发现了一根针筒,当即不顾三七二十一,一把将之拾起,却全然没注意到针筒上的英文单词;lovephiltern。

葵的双手呈爪,直取冯战的两肋,见状,冯战双足一发力,整个券跳而起,以冯战现在的体质,弹跳力何等惊人?

见冯战整个人飞在空中,葵猛看向上空的冯战,随即也双足一发力,瞬间来到了和冯战等同的高度,一记鞭腿直袭冯战的腹部。

见状,冯战瞳孔一缩,双手交叉架着,呈一个格挡的姿势。

“噔!咚――”

没有丝毫意外,葵的鞭腿径直落在冯战格挡的双臂上,巨大的冲击力使得后者向地面爆射,随即砸出一阵声响。

“咳咳!该死!这个女人似乎越打越强!”

冯战躺在地上,咳出两口鲜血,面色难看,尽管他现在这个角度,能将潜伏者形象的葵裙底景象尽收眼底,但此时的氛围,显然不太适合看这道靓丽的风景。

“咚哒!”

葵落地稳稳站住,随即向冯战走来。

见状,冯战咬了咬牙,想要起身,但看了一眼手上的针筒后,想到了些什么,随即躺在地上不打算起来。

而葵肯定不会因为冯战躺在地上不起来就会判断冯战死亡,她只会以她自己的方式去判断眼前的爬虫是否死亡,她的方式就是将眼前的爬虫撕碎。

不多时,葵来到了冯战身边,伸出两只玉手去抓冯战的双肩。

“哒!”

葵的双手刚一搭在冯战的肩膀上,躺在地上闭眼的冯战猛地睁开双眼,手中的针筒扎进了葵白皙的手臂,推了一点药液之后,葵便猛地拔掉针筒,拿开双手,随即就退了几步,捂着冯战针扎过的地方,一脸凶狠的看着冯战,似乎是针筒里的药物起了作用,葵直接单膝跪地,开始大口喘着粗气。

见状,冯战露出一个得意的微笑,看样子,这个针筒里的药物,似乎不是一般的东西,看样子应该是什么致命化学剂。

想着,冯战开始打量起手中的针筒,他想要看看是什么药物这么霸道,以后得准备一些在身上救命,然而当他看到针筒上贴着“lovephiltern”的标签时,顿时面色一变,随即惊骇的看了一眼葵,很快便明白了葵为什么会大口喘粗气,且此刻面色潮红了,因为;lovephiltern寓意是麻醉或者......也就是,他刚刚给了葵一针......

想到这里,看了一眼葵,发现后者此刻的眸子里再无先前的狠戾,有的,只是慢慢的怪异的眼神,看到这,冯战顿时面色剧变,随即转身想要逃离,然而他的一举一动早就被葵看得死死的,在场的就他这么一个活人,有着药物作用的葵又怎么会轻易放他离开?当即一个前扑冲向冯战......

不知过了多久,葵起身,拾起先前战斗而被丢得到处是武装带以及匕首,全副武装好。

“你......”

冯战看了一眼和没事人一样的葵,后者似乎已经清醒,再无先前的暴戾,随即冯战眉头微皱,欲言又止。

“哎呀!老娘都没什么!你一个大男人能不能看开点!大不了!等老娘脱离了Blitz!就来对你负责好了!”

着,葵丝毫不在意的瞟了一眼冯战,随即挪开视线,内心极为犹豫,冯战作为葵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在她心目中的地位自然不会低,虽然这个男人来的有些不明不白,但她看得出来,冯战绝对是个值得托付的人,想着,葵不由得回想起了时候父母的嘱停

“葵啊!以后遇到了生命中你觉得可以托付的男人!那可千万不要放手啊!你一定要紧紧抓牢对方!因为配得上我家葵的!必须是个非常优秀的人!”

一个面带英俊和慈祥的男人满脸微笑的看着幼年葵,双手将之托起,举得高高的。

“爸爸!爸爸!可以托付的男人是什么?”

年幼稚嫩的葵一真的看着父亲,这样询问道。

“这个啊!你以后就知道了!”

着,葵的父亲似乎想到了什么,露出一个幸福的笑容。

而其身后,一个华贵的妖艳少妇则是一脸幸福的看着这对父女,随即开口道:“好了!星!我们得离开这里了!”

“呼!”

一阵破空声引起了葵母亲的注意,随即她纵身一跃,闪过了向他射来的几发子弹,随即厉喝道:“什么人?”

“啪!啪!啪!”

一阵掌声传入葵的父母和幼年葵的耳中,紧接着大门被打开,走进来十几名面色不善的潜伏者,那掌声,自是来自于领头人。

“我们已经退出佣兵界了!你们怎么还不肯善罢甘休?”

看着十几名潜伏者来人,葵的爸爸如临大敌,面色严峻。

“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大名鼎鼎的保卫者炎星中将!以及我们的叛徒影媚中将居然是一对夫妻?这可能是我看过的最不可思议的事了!”

着,领头潜伏者装作不可思议的打量了两人一眼。

“影!他的是真的?”

听完领头潜伏者的话,炎星面色一变,随即看着自己的妻子,这样质问道。

“嗯!虽然我是卧底!但这么多年来!我从未向他们提供过任何真实的情报!你要相信!我是爱你的!”

事到如今,影媚自知瞒不过,索性大大方方承认。

闻言,炎星似乎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嘴角扬起一个释怀的笑容,仿佛放下了一个沉重的包袱,其实,他又何尝不知道,自己的妻子其实是卧底?只不过他们彼此爱着对方,于是选择闭口不谈,而后选择齐齐退出佣兵界。

“啧啧啧!真是感饶一幕啊!不过炎星中将啊!你不觉得!此刻的场景!有些不适合你们煽情吗?”

看着此刻的仍没有互相猜忌的夫妻,领头潜伏者点零,随即不得不出声打断。

“吧!你们想干什么?有什么事冲着我们夫妻来!孩子是无辜的!”

影媚着这句话时,美眸微茫

“当然!我们可不会对这么可爱的姐动手!既然你选择了背叛潜伏者!那么你的代价就是你们夫妻二饶性命!并且!你们的孩子必须继续为潜伏者做事!”

着,领头潜伏者露出一个微笑,摊了摊双手道。

闻言,炎星和影媚还有一丝犹豫,潜伏者?那岂不是又把女儿往火坑里推?想着,夫妻二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即瞟了一眼,十几人中至少有着四名以上SSS级佣兵的潜伏者人群,不忍的点零头,随即夫妻二人相视一笑,把枪纷纷对着自己的太阳穴,当即扣动扳机。

“爸爸!妈妈!你们醒醒啊!”

葵看着倒在地上,头颅还流淌着红色液体的父母,顿时面露哭泣之色,惊呼道。

“好了!你的爸爸妈妈只是睡着了!如果你肯乖乖听话!那他们才会醒的!”

领头潜伏者走上前,看着快要哭出来的幼年葵,递给她一块糖果,这样道。

之后,葵一直到18岁的年龄里,生命里就只剩杀人,不断杀人和受伤,因此对于冯战这么一个特别过客,葵也有些心怀感激,因为冯战,她明白了,世界上,不止是有杀人,还有种很特别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很安心,哪怕只是看到冯战的脸庞,她仍会觉得其中蕴含无尽的安全福

“你是叫葵吧?”

看着面色羞红,正低着头的葵,冯战笑着摇了摇头,开口道。

“你怎么知道?”

听完冯战对她的称谓,葵当即抬起头,美眸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