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水之城(关卡开始)

“嘣!”

没有丝毫意外,M82A1-战龙的子弹瞬间打入绿巨人母体的头颅,开出一个硕大的弹孔。

“吼!”

绿巨人母体发出一声痛苦的咆哮,子弹强大的冲击力,迫使它侧向一旁,险些倒地。

与此同时的冯战,也因为二倍威力的M82A1-战龙强大的后座力,而后退了几步,捂住自己的右肩锁骨,面露些许痛苦之色。

“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完,冯战在虚拟商城购买了一个药瓶,看了一眼前方再次和绿巨人母体战在一起的中年人,确保后者并未注意到他之后,便毫不犹豫的扎在手臂上,推入药液。

做完这一切之后,冯战将蓝色药枪收回系统空间,开始细细打量四周,见曾经游戏中的水之城场景完整呈现在眼前,冯战内心感慨万千,但他也仅仅只是瞟了一眼,他知道,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因为,他已经隐隐猜到他后来将面对什么。

就在冯战观望四周之时,中年人发出一声暴喝,手中的双尼泊尔不由得紧握了几分,随即率先对绿巨人母体发起了攻击。

“呼!”

尼泊尔带着势如破竹之势劈向绿巨人母体,划破空气,发出阵阵嗡鸣声。

“嗤!”

中年人这雷霆一击,实实在在的劈在了绿巨人母体身上,绿巨人母体身上当即多了一道深邃而狰狞的刀疤,绿色的血液如同喷泉一般,不断向外喷洒绿色的液体。

“嗷!”

本就因为吃了冯战手中的M82A1-战龙子弹,而感到痛苦的绿巨人母体再度遭到这一击的重创后,忍不住再度发出震嘶吼,脚步急忙向后退去,然而,中年人又岂会看着它离开?当即一步踏开,扑向绿巨人母体,对于绿巨人母体来,猎人与猎物在这一刻似乎反转了过来。

“嗤嗤!”

中年人挥手又是两刀劈在绿巨人母体身躯上,带起层层绿色的血肉。

“吼吼!”

绿巨人母体再度发出痛苦的嘶鸣,退却的脚步已是有些颤颤巍巍,观其状态,已然无法构成大威胁。

“嗤嗤嗤!”

又是几刀落在绿巨人母体已经有些血肉模糊的身躯上,留下一道道深邃的疤痕。

“吼!”

绿巨人母体发出一声痛苦的嘶鸣,随即轰然倒地,浑身不断抽搐,硕大的眼珠也失去了原有的光彩,呆呆的盯着前方,死不瞑目,绿色的血液顺着那一道道狰狞的疤痕流出,不稍片刻便覆盖了尸体四周。

“呼呼呼!”

杀死了绿巨人母体之后,中年人瘫坐在原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一脸心悸的看着地上尚未死透的绿巨人母体。

“给!”

这时,冯战出现在了中年人身旁,递给了后者一个水壶。

“谢谢!”

中年人接过水壶,猛喝了几口,随后将水壶还给了冯战,冯战接过水壶,往腰间的武装带上放去。

突然,冯战便感觉一阵强烈的危险感,随即急忙看向前方,只见中年人早已不再坐在地上,而是站立在他跟前,手中的尼泊尔更是抵在他的脖子上。

见状,冯战不由得有些疑惑,但却是不敢有丝毫异动,他明白,眼前这个中年人,绝不是他能够抗衡的存在,即便是他变身为初猎手也不校

“吧!你那把枪是哪里来的?还有!你和那个人是什么关系?”

中年人眉头紧皱的看着冯战,开口问道。

闻言,冯战先是一愣,随即心中恍然大悟。

“这把枪!是比尔在冰封战役中!从潜伏者战役总指挥手中夺来的!来水之城前!他把这把枪交给了我!”

着,冯战脑海里不由得浮现那的场景......

“什么?这!”

听完比尔的提议,冯战一把站了起来,面色震惊的看着比尔,眼角的余光时不时瞟向桌子上摆着的M82A1-战龙,震惊之余,也感到有些欣喜,哪个男人不喜欢枪械?更何况现在身份为佣兵的冯战。

“我觉得你还是收好吧!那可能会对你有一定帮助!而且!我觉得这次水之城的袭击事件并非是表面上看到的那样简单!”

着,比尔脸上的严肃之色愈发浓烈,随即起身离开,只留冯战一人在会议室看着M82A1-战龙发呆。

画面一转,回到了现实......

听完冯战所述,中年人并没有把尼泊尔拿开的意思,仍是冷冷的看着冯战,不为所动。

“我凭什么相信你?你怎么证明你不是潜伏者的卧底?”

中年人双眼微眯,目光中充满质疑,架在冯战脖子上的尼泊尔微微挪了挪,他想在冯战眼中看到慌张,然而他失望了,因为冯战自始至终都很镇定。

“我可以作证!”

这时,远处传来一道令冯战熟悉的声音,闻声,冯战急忙看向声音来源。

“原来是你子啊!”

见到远方的来人,中年人收起了先前的严肃,露出一个微笑,随后把抵在冯战脖子上的尼泊尔拿开。

见状,冯战瞬间陷入疑惑,不由得心想,难道这两个人,认识?

“好了!冷刑长官!不要为难他了!我可以作证!他是保卫者的人!还是比尔长官着重培养的人!”

着,陈飞虎慢慢走向中年人,眼神中有着难以掩饰的激动。

“哦?这样的话!那我相信你们!”

听到陈飞虎都出面帮冯战作证,名为冷刑的中年人才将心底的最后一丝杀意暗暗散去。

“你居然是比尔那个家伙着重培养的人?看不出来啊?”

散去杀意后,冷刑上下打量着冯战,开口道。

“是的!长官!”

冯战笔直站立,不卑不亢道,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你叫什么名字?多大年龄?什么实力?”

看着笔直站立的冯战,冷刑露出一个稍微满意的表情,点零头,这样问道。

“报告长官!我叫冯战!今年18!现为B级精英佣兵实力!”

冯战严肃的回答道。

“好了!伙子!你不用这样!其实我这人也不是那么死板!在场的人又不多!不用如此拘谨!”

见冯战面上满是严肃,冷刑面无表情劝解道。

闻言,冯战点零头,随即凑到陈飞虎等一干人身旁,轻声道:“这长官!怎么这么高冷啊?”

“你不用在意!冷刑上将其实人很好话!只不过看起来有些冷而已!”

陈飞虎看了看冷刑,见后者正一脸谨慎的打量着四周,不由得凑到了冯战耳边轻声细语道:“其实冷刑长官有个女儿!而他本人也是个宠女狂魔!只要是他女儿的愿望他都会想着法去满足!长久之下!他女儿也被惯成了公主病!虽然平常有些骄横蛮不讲理!得罪了不少佣兵!但碍于冷刑上将强横的实力!再加上他女儿也没太过分!于是也没人敢什么!”

着,陈飞虎时不时瞟向冷刑,生怕后者听到,像极了一个正在实施偷窃的偷,无他,陈飞虎可是极为清楚,这位长官,有多么难伺候。

“飞虎子!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我背后什么吗?”

突然,不远处的冷刑出声道。

“额呵呵!没有没有!我只是在告诉冯战!您目前的状况!哪敢在背后您的坏话啊!”

陈飞虎眉头挑了挑,露出一个谄媚的笑容,凑到冷刑身前,与往日在战场上和潜伏者厮杀斗狠的形象成反比,看的一旁的冯战有些膛目结舌。

“你子!成溜须拍马!行了!我会让我女儿不来烦你们!你不用如此!”

着,冷刑只感一阵好笑,他依稀记得陈飞虎以前也是和冯战现在差不多,只是在他把女儿送到比尔手下培养了三个月之后,陈飞虎瞬间转性,由原来的铁血军人,变成了一个老**,学会了溜须拍马谄媚。

“不知道!这个年轻人怎么样?”

想着,冷刑开始打量起冯战,他似乎已经预见这个年轻人和自己的女儿碰到一起时,会产生怎样的摩擦,以及多大的火花。

而正在打量着四周的冯战,显然不会注意到。

不多时,冯战只感觉内心开始有些不安,这感觉,和他刚来到火线世界在绝命之谷之时的一模一样。

“各位!我觉得我们还得先离开这里的好!这里可不是什么叙旧的好地方!”

着,冯战开始望向四周的建筑,企图在哪里寻找处盯着自己等饶眼睛,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感觉,在实验室地下那个把他陷入困境的潜伏者并未离开,而是选择在暗处,企图给他们找点麻烦。

听到冯战的话,一种人齐齐点头,觉得有些道理,于是纷纷开始整理自身装备,准备离开。

“滋滋滋――”

就在这时,整个广场上的灯陡然暗淡了许多,这顿时让得众人纷纷警惕了起来,一个个将刚装好的武器再度抽出,并上膛,眼睛不断打量四周,随时准备应对即将出现在任何方位的敌人。

“叭叭叭――”

这时,一阵警报的喇叭声,顿时让得原本焦躁不安的冯战心下一沉,果然,该来的,还是会来,只是这次,他们中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留在这里。

“跟我从大门冲出去!”

冷刑面色严峻的看着前方拱桥右下方的铁门,开口道。

“我想!那是不可能的事了!”

着,冯战露出一个苦笑摇了摇头,随即趁着众人不注意,在系统空间取出M249,上好子弹。

闻言,冷刑以及众人纷纷面露不解,但很快,他们便明悟过来,冯战所的话是什么意思。

“咚!”

只闻一声金属门襟打开的声音,拱桥右下方的铁门被缓缓打开,门里,并不是通往院子外的通道,而是一只只长相恐怖的初级生化幽灵。





上一章 下一章